梵高百余封亲笔信将在荷兰展出

日期:2020-05-05编辑作者:舞蹈

“几年前被偷的东西,几年后被可能是小偷的人公然拿出来拍卖,该怎么保护被窃人的利益呢?”日前,一批涉嫌失窃的书画艺术品在杭公开拍卖,引发了市民极大的争议。当事人中国美术学院教授马其宽在亲眼目睹了自己的藏画被全部拍出后,愤而将拍卖公司告上法庭,只为求艺术品一个“清白身”。

荷兰后印象派大师梵高生前亲笔撰写的约120封信件将于今年10月份在阿姆斯特丹梵高博物馆展出。这将是迄今最大规模的梵高信件展览。

盖伊·尤伦斯——北京最大的私人美术馆开创者,他收藏的18件重要中国绘画精品成功拍得人民币1.7亿元。

近日,艺术市场的两个大鳄——佳士得拍卖行和亿万富翁Eli Broad对市场发出了一个光明的预测。 佳士得宣称:目前市场的低迷很可能是短期,而且和以往严重的衰退相比较,这次的情形没有那么严重——尽管2009年的销售额一定会大幅下降的。但全世界的富人们仍然对高档物品有强劲的需求,从优质的葡萄酒,到珠宝,这些将有助于推动昂贵的艺术品市场在2010年得到恢复。 佳士得说,迄今为止的拍卖,比如上个月在香港进行的拍卖就表明卖方将很快被吸引回来,这会让更多优质作品出现在市场。 而Eli Broad则说,当代艺术的下滑看来已经到了“稳定下来”的程度,因为价格已经到了一个更实际的水平。在Art Basel接受采访的时候,他用一句话说明了目前市场的状况:价格更低,质量更高。

老人善心昨天 换来今天的尴尬

据媒体16日报道,梵高博物馆当天表示,参观者将通过此次展览“见证他的梦想和失望,友谊和争斗,他与疾病抗争以及他为创作那些能够经受时间考验的艺术而消耗一切的热情”。展览将持续3个月,展出的大部分信件是梵高写给自己最小的弟弟的。除信件等文字作品外,还将展出梵高创作的油画和素描作品等。

今年三月,尤伦斯宣布他将调整一部分藏品,来为其位于北京798包豪斯风格建筑内的私人美术馆——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筹集资金。这位现年74岁的比利时商人早年主要涉猎中国古代书画,由于80年代中期经常往返于中国和比利时处理家族糖品生意,他对艺术的兴趣逐步扩展到了中国当代艺术。尤伦斯基金会拥有大约1500件绘画,雕塑,装置和影视作品。

今天上午,在线记者获知,此案的民事诉讼将在下月4日开庭审理。而几天来悲愤难言的马教授终于能获得一点安慰,他的老同学,宁波工艺美术研究所前所长曹厚德用亲笔信证明他是册页的所有人,而中央美术学院的张立辰教授更是冒着大雪从北京赶来杭州声援同窗。面对记者,两个善良的老人再次回忆了20年前书画失窃的一幕。

据介绍,梵高博物馆共保存有超过800封梵高信件,而已知存世的不过902封。由于信件与一般展品不同,它们容易受损,而且对光线十分敏感,因此公开展出极少。不过,博物馆决定,将在不久之后以书籍的形式让这些珍贵藏品与更多公众见面。

尤伦斯艺术博物馆三月时称:“从北京保利拍卖中获得的资金将用于资助北京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的经营及购置更多的艺术精品。”

马其宽教授和张立辰教授早年系浙江美院同窗好友,1965年毕业时托美院裱画师各做了一本蓝皮封面的宣纸册页。执着于艺术的马教授在随后的20多年时间里,通过自己的老师、同学等各种关系,陆续求得了十几位名师的墨宝,这里面有陆抑非先生的芭蕉鸡雏,陆俨少、顾乾伯、朱屺瞻先生的山水,李震坚、周昌谷、程一发、方增先先生的人物等。一直到1985年,马教授去北京看望老同学张立辰教授,这本册页还只收集了13幅作品,“每一幅都来之不易,非常有收藏价值。”就在那年,马教授留下这本册页请张立辰教授帮忙向中央美院的刘勃舒先生求画。

梵高于1853年3月30日出生在荷兰一个乡村牧师家庭,被认为是荷兰继伦勃朗之后最伟大的画家。他的主要代表作有《向日葵》《鸢尾花》等。1890年,他在巴黎附近的一处麦田举枪自尽,终年37岁。

《写生珍禽图》是一件由北宋徽宗皇帝精心绘制的水墨手卷,长5.25米,被一位上海买家以6171.2万元在保利08春拍夜场购得。此前台北寒舍空间总裁王定乾曾对此作品有过评价:“从其艺术内容,学术价值,稀缺性来说,这件作品是绝无仅有的,”他还估计《写生珍禽图》将在4000万至5000万元成交。尤伦斯此次拍卖的其他作品也均有不俗表现,如陈逸飞1979年作《踱步》以4043.2万元人民币成交,张晓刚2001年作《血缘大家庭系列》以1680万元成交,刘小东1990年作《阳光普照》以683.2万元成交。

1986年1月,张立辰将册页交给了刘勃舒先生。数月之后,刘勃舒发现放在中央美院国画系办公室柜子里的册页找不到了。“可能是学校里的员工或师生拿了册页,当时我考虑到如果报案,可能会影响这个人的前途,还是放他一条生路吧。”马教授虽然很痛心遗失了册页,但是碍于人情没有深究。而张教授更是以己度人的认为“文人窃书不算偷,画家盗画也能算偷,既然有人真心喜欢拿去了,丢了也就算了。”两个好朋友的宽容,换来了今天这本册页上的画被拆散了出现在杭州的拍卖行里。 “20年前,这本册页对我来说仅仅是艺术上的追求。今天,这本册页虽然价值数十万元,但这里有比金钱更重的师生情谊。”马教授激动的说:“真正搞艺术的人,是绝不会惟利是图地把老师赠送的画拿出来卖。现在很多朋友师长认为是我出卖这些画册,对我的名誉造成了极大的伤害。”

“这是买家对尤伦斯藏品品质的肯定”,尤伦斯的中国代表Dimitri de Failly先生说,“这个结果其实也是一个信号,说明中国拍卖市场并没有失去活力,中国的藏家依然对优秀的艺术品充满热情”。

拍卖公司坚持没错 不怕法庭见

既然是涉嫌失窃的艺术品,为什么还要坚持公开拍卖?随后记者与浙江丽泽拍卖有限公司取得了联系。公司有关负责人希望通过媒体阐述他们的两点看法。首先,丽泽拍卖公司认为这批书画艺术品是正当委托,所有程序都是合法合理的。其次,马教授提到的失窃案已经过去了二十年,这么长的时间里,任何情况都有可能发生,而马教授又不能出具令人信服的证据证明当年书画是失窃而不是丢失等其他可能情况,所以他们才不同意撤拍。 对即将到来的官司,,丽泽拍卖公司表现出乐观态度。 还艺术一个清白 路还很漫长 与此同时,马教授的委托律师也显得信心十足。他说,这次上庭目的就是要求丽泽拍卖有限公司当庭说明拍卖书画的委托人的身份,同时归还这些册页里的书画原物,如果不能归还原物将考虑其他赔偿方式。 “现在我们手头有马教授当年索画委托人的书面证明,也有人证,而拍卖出去的书画也有明显的痕迹表明系册页上取下,所以我认为胜诉可能比较大。”但这位王律师也认为,虽然官司打赢的可能性很大,但是已经拍卖出去的书画艺术品原物还能不能被悉数追回却很难打包票。他告诉记者,在18日拍卖之前,他已经向法院提交了扣压拍卖书画的请求也获得了执行。但在拍卖前一天这那14幅作品被解封,并全部被拍走。 王律师还认为,下个月的诉讼可能还只是一个开始。如果拍卖公司说明了书画委托人的身份,那么官司的被告就要改变,就好比顺藤摸瓜,需要一路打下去。 虽然未来申诉路还很长,但是马教授没打算放弃:“既然事情已经出来,当事人也浮出了水面,我想时间可以证明一切,官司总要打下去的。”

记者手记:在拍卖行业中,遇到类似的纠纷也不少。业内人士认为,这其中涉及到一个商业道德的问题,就好比拍卖会上出现某某名家的一张假画,人家委托方也没犯法,但画家本人跑来跟你说这是假的,负责任的拍卖行一般尽量说服委托方撤拍,先压一压再说,等事情有个结果再拍不迟。 而法律界人士则认为,这中间涉及到马教授和委托人双方各自举证的问题。马教授要举证东西的确是自己的,委托人也要举证东西不是偷来或捡来的。在委托人是否享有物品的所有权以及委托是否合法有效尚存争议的情况下,拍卖公司从考虑交易安全以及各方当事人利益的情况下,最好还是暂缓拍卖。

“偷走的东西过几年拿出来卖”,从这件事情上也可看出,在保护物品的所有权和物的交易方面,目前我国还存在一些法律空白。

本文由澳门唯一金莎娱乐发布于舞蹈,转载请注明出处:梵高百余封亲笔信将在荷兰展出

关键词:

世界最大艺术品交易商频卖赝品

全球美术登记公司近日发布了一个48分钟的关于达利赝品画的资料视频,视频包括了对德国负责艺术犯罪案件的总侦探...

详细>>

2010拍卖业十大事件暨蓝皮书发布会在京举行

佳士得最棒稀世佳酿拍卖现场 由桃园新影视剧团付加物,北昆有名气的人李宝春、黄宇琳领衔主角,依据曹禺先生同...

详细>>

李宇春歌友会唱新歌 京剧亮相引爆全场

前些天午后,天猛然下起了中雨,可是在西御街新盛剧场,仍有广大耆老冒雨而来。他们都是斯图加特的大戏业余爱...

详细>>

京剧团团长畅谈女足世界杯 直言玫瑰因铿锵而美

前往北美、港台和日本等地区征集拍品,已经成为今年大牌拍卖行的共同动作。 北京保利可能是去全球征集拍品最勤...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