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品拍卖赝品横行 假的拍拍就真了

日期:2019-11-27编辑作者:舞蹈

宋庄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艺术家群落,在各地艺术区普遍面临拆迁之时,它如同一块艺术家生活创作的乐土。无论是在人文社会生态和政策环境支持等方面都相对优越于其他艺术区。从好的方面看,当然一切都好,但要专找不好的方面看就仿佛一下子截然相反了。

图片 1

在中国的绘画艺术品市场中,存在着很大的非理性矛盾,我琢磨了好几年,直到最近才想明白了一点,说出来供大家参考。

早听说拍卖行业赝品盛行,没想到已猖獗到肆无忌惮的地步。最近,笔者与一位本地知名画家在广州参加一场艺术品春季拍卖会,举目皆是大名家的作品,林墉的美女,李苦禅的花鸟,黎雄才的山水,方楚雄的狐狸,甚至连徐悲鸿、张大千、齐白石、黄胄等大师的作品都有,这位画家惊喜之后大为惊讶,竟然九成以上的作品是赝品,而且赝品之中还有从未谋面却标着自己大名号的作品。

艺术家的社会位置在哪里?

宋徽宗赵佶的《瑞鹤图》

时常有画家来与我谈办展的事,我现在习惯先问他们一个问题:你是想展示艺术还是想卖画挣钱。你想展示艺术就别在意钱,一切随缘。你想挣钱就应随行就市,以卖出为标准,别老扯着艺术不放。我这个问题问得赤裸裸,总是让不少画家们陷入扭扭捏捏之态。我告诉他们,其实这两个想法都应该很光明正大,用不着左右为难。展示艺术本身就是件很风雅的事儿,能博得众人一声哇也就够了。而挣钱更是件开心的事,这世上有几人不做此想?问题在于这两件事要摆到一块儿做难度真的很大,因为画家们都想让自己的才能得到市场的认可,他们目前的认知标准是:画卖得价钱越高,说明艺术水平越高。反之,如果画卖得便宜了,则是自贬身价,说明艺术水平不高。而画廊和画商们,更是希望卖高价,挣大钱。他们的理念是自己签约画家的画价格卖得越高,越能证明自己懂艺术,懂投资。而老百姓的想法却恰恰相反,都希望买到价廉物美,甚至是物超所值,有投资价值的作品。这样一来,既要让人哇一声,又要让人大掏腰包就很不容易了。这说明在中国的绘画艺术品市场中,存在着很大的非理性矛盾,我琢磨了好几年,直到最近才想明白了一点,说出来供大家参考。

不知是拍品价格诱人还是赝品包装得好,对于这些所谓的名家大作,买家十分踊跃,有的买家只要见到大名头的作品露面,不论真假也不论好坏,甚至不管价格,凭着自己雄厚的财力踊跃竞投,志在必得。一位买家告诉笔者,太值了,花2000多元就买了八张画,而且都是大名头。

前一阵子,宋庄新建了几个公交站台,在广告栏里打出了中国宋庄:世界上最大的艺术家郡落。本是群落,却打成郡落。宋庄的郡落一事似乎暗示着宋庄这个曾经因偶然原因自发形成的艺术家聚集区,已经被政策接管,因此政府是要加强对其引导和调控的。对于宋庄,当地政府看到的是接管以后的经济利益。先不说宋庄某些画家能拍卖到上千万元的画作,光说好几千位艺术家住在这里,吃穿用度,买房置地,都是对宋庄经济收入的一大利好。而更重要的是,借助艺术家资源,不仅可以从政策里得到专项的财政补贴,还可以大行招商之道,并通过房地产开发而增加GDP。毕竟,对于宋庄这么一个地处北京边缘又毫无特色的村镇来说,把艺术当做产业来经营,对于经济、政绩都是大有好处的。政府把从房地产开发中获得的利益拿出一部分来,帮助艺术家,有利于构建和谐,繁荣中国当代艺术创作。但同时,对这些艺术家的管理,有点让你只见胡萝卜,不见大棒。在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时代,可以利用艺术家发展经济,你想画什么就画什么吧,只要能卖钱。目前宋庄的规划好像是一种太过美好的梦幻,原生态艺术区、卡通动漫产业区、多功能服务区等互不矛盾。而现实的实现和规划之间会不会可能相去甚远?艺术和产业如何可以共生共赢?在更大的利益面前没准哪天风向转变,大棒一出,艺术家便又要找寻下一个流浪的暂居地。在前不久,还有艺术家在宋庄文化创意产业集聚区规划建设的宣传挡板前拖着花圈表演《宋庄》行为,他们的行为表达出他们心中乌托邦梦想终究会破灭的结果。乌托邦这个名称总是给人一种不详的感觉,它本身是一种美丽的幻想,又是一剂精神鸦片,短暂的快感过后只能是慢慢的腐烂。

近日,吉祥对幸福的憧憬展览在辽宁博物馆启幕,集中展出了中国历代的吉祥图案。

咱们在艺术上是不是特别牛

看着此情此景,我的朋友画家有点无奈,本想找主办单位理论,但想到拍卖行有潜规则不保真,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拂袖而去了。

而现在798艺术区周边地区,大大小小的艺术区都有面临被拆迁的命运,迈进2010年的第一天,不确定的可能性798及周边艺术群落青年作品展在宋庄美术馆开幕,策展人不无忧虑的提出,在艺术区拆迁的背景中我倒觉得去哪里居住是次要的,在这个问题的背后是,艺术家在我们这个社会的位置在哪里?全国各地艺术群落也在或多或少的担心自己的下一步处境。居住在南京幕府山艺术区的毛焰说:不管政府怎么规划,艺术家应该懂得珍惜现有时间和空间,投入尽可能多的精力创造出好的作品。在艺术家不断诉求自己所有的创造力和应得到更多的尊重之时,目前艺术家确实也应该首先反思自己在社会中的位置和给予社会的能力。

据悉,此次展览设置了最原始的期望福寿延年,永恒不变的追求合家幸福,心灵深处的声音富贵祥瑞三个主题,囊括了书画、丝绣、陶瓷等多个种类的60件展品。其中,宋徽宗赵佶的真迹《瑞鹤图》精彩亮相,古时汉人认为鹤是长生不死的神禽,宋徽宗通过祥云瑞鹤来隐喻吉祥。同为皇帝级别的展品还有明宣宗朱瞻基的画作《万年松图》,这幅画以万年松来表达明宣宗希望长寿的意愿。辽宁省博物馆馆长马宝杰介绍,画家们通过各种具体的动物、植物或其他事物,通过隐喻、比喻和谐音等象征手法表现于绘画、织绣、陶瓷等艺术品上,表达渴望幸福、平安的愿望。而百子千孙、状元及第、八仙祝寿、鸳鸯、龙凤、双喜字均是最为常见的吉祥图案。此外,除了中国古代吉祥图案外,中国近代著名画家齐白石、张大千寓意吉祥的画作《天竺绶带鸟图》《并蒂》等也在展览中展出。

首先,我认为要想明白一个大前提:咱中国人现今在艺术上是不是特别牛?是不是比洋人还牛?比老祖宗还牛?在西方美术史上,毕加索号称是人类历史上一百年才能出一个的绘画艺术天才。也是百年来唯一一个在活着的时候作品就进了罗浮宫,并且靠卖画发了大财的艺术家。梵高、莫奈这些大师们都是穷死的。而在咱中国,目前虽然还没有哪位大师的作品能进罗浮宫(也许是咱中国人根本不屑于进),但在活着的时候,而且是在年纪轻轻、欢蹦乱跳的时候,就能靠卖画发大财的画家却可以论堆统计。至于那些发中财发小财的画家们至少在四至五位数之间,咱们是比洋人牛!

据我的这位朋友说,赝品盛行,这在艺术品拍卖业中犹如病毒传播,危害极大。市场上究竟有多少赝品?众说纷纭,无法作确切统计。有说多达90%,有说超过一半,有说占1/3。

有野心和创造力的艺术家少之又少

据称,这些展品或藏于辽宁省博物馆,或藏于故宫博物院,其中近八成展品是首次面世。

至于老祖宗,那就更不在话下了,连皇帝老儿都无法与咱们的当代艺术家比。那宋徽宗虽说是个昏君,书画却是一代大家。但充其量也只能达到咱们当代的一半价格。那乾隆爷把紫檀龙椅卖了,也只能与当代打个平手,你说这现今的艺术家牛不牛?

拍卖赝品,似乎已经不是新闻了,早已有之,只不过近几年随着收藏业红火,越演越烈罢了。在刚结束不久的香港佳士得春拍中,中国近现代书画专场中一幅题为《松树》、署名吴冠中的纸本设色镜心作品最终以158万港元的天价成交。画作作者吴冠中知道后主动出面表示,这是假画。吴老的举动很值得称颂,他消灭了一个毒瘤。可惜,这样坚持正义的艺术家似乎不多,如今大部分受毒瘤侵害的艺术家都像我的画家朋友那样被迫麻木,变得习以为常,也就懒得去争辩。

在宋庄,仅仅有那么不超过两位数的天价艺术家,但却结结实实的编织了一个宋庄梦。许多什么都没有的艺术家来到宋庄开始了其职业艺术家生涯。于是,没成名的开始模仿成名的,成名的开始复制自己以前的,新来的效仿常住的。和西方很多艺术潮流或者运动一样,宋庄的艺术现象在实践的推移中不断重复自身。然而,我们不得不喟叹有创造力的艺术家太少了,能保持创造力的艺术家更少,命运不会反复垂青走同一条道路的人。宋庄当代艺术家的创作力无可挽回的衰落下去。从2007年开始,宋庄来了不少留着大胡子、喜欢穿道袍或者抄写金刚经的人,他们以前常在潘家园、琉璃厂一带活动,现在他们带着各种书画协会的头衔来到宋庄。一时间,宋庄出现了很多经营传统艺术的商店。在宋庄走上一圈,看得最多的已经不是前几年的大脸或者俗妞,而是厚德载物、听琴图、松下问童子。虽然传统的书法绘画现今已大多堕落成民俗工艺,且不说其前卫性,就连时代性也让人颇为怀疑。当然这样的东西很得暴发户、老板们的喜爱,看看山水仿佛重回自然了,看看某位手录的唐诗宋词,仿佛胸中顿有层云生了,看看金刚经,仿佛罪孽洗清,能得涅槃寂静了。这类人倒是在宋庄如鱼得水,拿着工艺品说是大师书法。小时候曾经有人摆地摊,把别人的名字写在纸上,借用中国字具有象形性的特点,字写出来如同某种图案。宋庄就有很多这样的艺人自称大师,只不过他们用了上好的墨汁把字画在了更大的宣纸上,然后生拉硬拽的送某名人几幅字或者画,最重要的是要有名人和自己的合影为证。这类如今也要和当代艺术扯上关系,笔者不觉顿生无聊之感。

编辑:文凌佳

编辑:admin

编辑:admin

编辑:admin

本文由澳门唯一金莎娱乐发布于舞蹈,转载请注明出处:艺术品拍卖赝品横行 假的拍拍就真了

关键词:

2010年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的六点疑问

《芷兰雅集艺术月谈》讲座为固定课堂,由北京晨报发起,《北京晨报典藏版》、《和讯网》收藏频道和《文物天地...

详细>>

虎年广东艺拍热点在哪 新投资潜力股是哪类

拍卖会书画拍品预展 承德外八庙被盗卖的文物 随着牛年广东艺术品拍场的压轴大戏广州艺拍公司2009年冬季拍卖会以...

详细>>

CCAA中国当代艺术奖十五年将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

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全是查税门的事儿,某日跟金融圈的一个朋友聊起来,他很快便反应,这件事不仅仅是查税那么...

详细>>

海上朵云翰墨风华 朵云轩春拍开槌在即

学院美术发展至今天,与欧洲早期以大卫、安格尔等为代表的追求形式完美、内容典雅的学院派时期相比,已截然不...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