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州博物馆首次修复纸质文物

日期:2019-09-17编辑作者:舞蹈

图片 1 修复古代书法作品

  来源:合肥晚报 

  大英博物馆现任馆长哈特维格-费舍尔(Hartwig Fischer)对于博物馆的修葺和改陈有着宏伟的计划,然而作为世界上最开放的博物馆,大英博物馆无法在闭馆的情况下进行翻新,施工只能按阶段进行。与此同时,作为“属于全世界的博物馆”,英国的“脱欧”或将影响大英博物馆的“开放性”。此外,大英博物馆还面临着巨大的经济压力。改陈、脱欧、经济压力,包括对于一些国家的文物申索要求……对于这些问题,馆长费舍尔前不久一一进行了回应。
温和与距离

  文/袁跃兴

  记者 罗序文 通讯员 黄志刚 李红

图片 2

图片 3

  原标题:这样的书法艺术让人看不懂

  7月12日,湖北日报全媒记者在荆州博物馆纸质文物修复室看到,两名文物修复师正默契配合,小心翼翼对明朝“万历首辅”张居正的书法作品进行多达10余道工序的修复。

  7月14日晚10点半,央视一套《开讲啦》 “触摸古今、传承文明”系列节目第三期开始播出,安徽大学原校长、党委书记,现任清华大学出土文献研究与保护中心常务副主任的黄德宽作为主讲嘉宾,通过讲述有趣的文字故事、与青年代表互动答疑,给观众上了一堂有关汉字和中国文化的生动一课。

  两年前费舍尔成为大英博物馆馆长

  最近,一位中国大爷走红网络,别人用笔写字,他竟然用注射器写字。在他走红的这段视频中可以看到,几位姑娘手举宣纸,他手持几支灌满墨汁的注射器,以魔幻的舞步,边走边用注射器在纸上射出一条条墨迹。有人说,这是天马行空的书法艺术;也有人说,这明明就是“注射器呲墨”“鬼画符”。究竟是江湖杂耍还是艺术?各方莫衷一是。由此,关于“书法大师们到底有多野”的文化报道也引起了人们关注,因为当今书法界种种光怪陆离的现象并非今日才开始。某些所谓的“书法大师”,热衷于以所谓“先锋”“探索”之名,在书法艺术创作上剑走偏锋,以丑为美,哗众取宠,故弄玄虚,此种种乱象早已在圈内引起不少争议。

  荆州博物馆纸质文物保护修复项目负责人毛芳介绍,此前荆州博物馆重点对青铜器、漆木器和丝织品等文物进行修复,对纸质文物修复尚属首次。

  破译一个甲骨文奖励十万元

  哈特维格-费舍尔(Hartwig Fischer)两年前接任尼尔-麦克格瑞格(Neil MacGregor)成为大英博物馆的馆长。他办公室的蓝墙上没有任何装饰,办公室内摆放着带玻璃门的书架、书桌、椅子以及两扇面向博物馆前厅的巨大的推拉窗,但是却没有任何能表现费舍尔品味的装饰品,比如类似他的前任馆长麦克格瑞格摆放在办公室的由艺术家艾尔-安纳祖(El Aanatsui)创作的发光雕塑,维多利亚与阿尔伯特博物馆馆长特里斯特拉姆-亨特(Tristram Hunt)在办公室中展示的史丹福郡瓷器,还有泰特美术馆的玛利亚-巴尔肖(Maria Balshaw)收藏的保拉-雷戈的作品。

  书圣王羲之在《书论》中说:“夫书者,玄妙之伎也,若非通人志士,学无及之。”另一位大家张怀瓘曾对书法做出概论:“玄妙之意,出于物类之表。幽深之理,伏于杳冥之间。岂常情之所能言,世智之所能测。”中国书法史上的这两位书法大家都讲到了书法艺术是一种“玄妙之伎”,书法的一动一静之间深藏“幽深之理”“玄妙之意”,如果不是“通人志士”,仅仅具备“常情”“世智”,是难以理解书法艺术也无法企及其艺术审美的境界的,这的确反映了书法艺术的独特之处和欣赏书法艺术的条件。但或许正是因为书法艺术的这种“玄妙”“幽深”“杳冥”,给那些所谓的“书法大师”留下了“剑走偏锋”“天马行空”“故作惊人玄妙”的空间,而一般书法爱好者或观众,也往往因此被这些“大师”的名号唬住而不敢有丝毫质疑和异议。

  毛芳说,荆州博物馆馆藏文物17万余件,其中历代书画2975件(套),藏品体系完整,具有很高的历史、文化和科学价值。书画文物存放时间长,会出现不同程度病害现象,主要表现为污渍、折痕、脱壳、断裂、残缺和脆化等。为有效保护书画文物,该馆采取分期分批保护修复。

  破译一个甲骨文,奖励十万元?节目开始不久,主持人撒贝宁便向黄德宽求证这一疑问。黄德宽肯定了这一说法并提到,目前发现的甲骨文单字不到四千,而真正认识的还不到一半,还有两千多个不认识。这也就意味着还有两亿多的奖金等待着大家。但真有那么容易得到奖金吗?撒贝宁借胡适的一句话说道:破译一个甲骨文和发现一个小行星的难度差不多,可见其难度之大。

  而在费舍尔馆长的办公室内,仅在壁炉旁边摆放着基克拉迪群岛人像的复制品,这还是前任馆长的遗留物品。在他书桌的台灯前放置着一个小小的赛巴巴像,是印度朋友送给他的礼物,赛巴巴被尊为灵性大师。

  这些“书法大师”是怎样“剑走偏锋”“天马行空”“故作惊人玄妙”的?有一位“书法大师”,跪爬在一张有一间房间大小的纸张上进行书写,未见其书艺如何,但书艺之外的跪爬的功夫实在了得,有人调侃说,“不光是他家那不要钱的纸墨,奋不顾身的动作更是达到了人笔合一的超脱。”国内某书法男女组合曾在威尼斯举办了一场轰轰烈烈的艺术展。他们不仅使用红墨这一书法中的大忌行书,更具“开创性”的是行书者让她的妹妹代替自己提笔写字,而且是把笔夹在下半身扭动运行。还有人把少林身法与武当铁拳融入书法里面;把摩尔斯电码与打点计时器融入创作里;有的把人捆绑倒竖用头发胡乱描画;有的“砍刀书写”;有的独创“溺水书体”……可谓花样翻新、无奇不有,让人看到的是一个丑化的、混乱的、分裂的、颠倒的书法世界。

  此次保护修复古代书画118套224件,文物修复专家先利用现代科学仪器检测文物的材质、制造工艺、病害等,以此作为保护修复依据,然后有选择、慎重地使用化学试剂、清除文物的污渍、微生物损害等,最后进行慎重揭裱。针对部分残损严重的书画,文物修复专家还要进行修补残缺,补齐镶料、天地杆等。

  那么,古文字学家又是怎么破译甲骨文的呢?在演讲前,黄德宽就为大家解析了几个有趣的甲骨文。他说:“我们有一个误解,以为早期的文字都是象形的。但文字是记录语言的,其实古文字的破译更是要放在语句当中进行分析和考证。”

荆州博物馆首次修复纸质文物。荆州博物馆首次修复纸质文物。荆州博物馆首次修复纸质文物。  费舍尔说,与这些相比,他更希望将注意力集中在博物馆的藏品和观众上。但是单调的办公空间也反映了他的个人特征:他为人热情友好,但奇怪的是,却与人保有距离,他的雇员们将他与前任麦克格瑞格馆长的领导方式进行了比较。麦克格瑞格馆长喜欢在员工食堂随机询问员工的工作,而费舍尔馆长则与人保持距离,谈吐温和小心,总是在展馆中低调巡视,演讲时让人猜不透。尽管如此,他仍是一个让人敬畏的人,对博物馆也抱有极大的雄心——他的计划如果能得以实现,将会对大英博物馆产生跨时代的影响。

  这就是时下书法界那些所谓“书法大师”们让人大开眼界的种种创作。这种书法“作秀”,形式大于内容,丢失了艺术的本体而变成了行为艺术,是以一种极端的方式呈现的江湖杂耍而非书艺展示,实是对书法艺术的亵渎。少数人对于书法传统的“离经叛道”,导致书法的艺术价值和审美标准莫衷一是,导致广大群众觉得书法变得越来越看不懂了。

荆州博物馆首次修复纸质文物。  书画修复项目从2015年5月启动,前期要申报国家文物局,并进行论证和评估,实际修复始于2016年5月,至今修复工作进展顺利,预计在明年5月前完成首批118套224件古代书画馆藏文物的保护修复工作。

荆州博物馆首次修复纸质文物。  汉字是唯一沿用至今的古老文字

荆州博物馆首次修复纸质文物。  雄心与务实

荆州博物馆首次修复纸质文物。  如今,书法艺术界正面临这样的尴尬,一提书法艺术,直言“看不懂”的人算是客气的,更有人认为他们乱来、招人厌。这说明书法艺术中,艺术精神价值正在沦丧,丧失了艺术趣味和审美趣味,更消泯了艺术理想与信仰追求。当代书法艺术无论是表现与社会生活的联系,还是表达作者的内心经验,抑或宣泄自己的情感,都不能失却艺术的灵魂,必须有一个真善美的标准。面对书法界如此的乱象,艺术工作者们是否该反思一下呢?

  随着历史的演变,楔形文字和古埃及文字等象形文字都已淡出历史舞台,汉字是唯一沿用至今的古老文字。

荆州博物馆首次修复纸质文物。  费舍尔馆长今年56岁,在大英博物馆任职前曾任德累斯顿艺术收藏馆馆长。他计划将大英博物馆陈旧的外表修葺一新并重新布置所有的展厅。若不了解到这个工程的规模,人们可能觉得听起来没有那么了不起。我于是开玩笑说,这个工程可以与至少耗费了35亿英镑的威斯敏斯特宫的维修相提并论。

  这是怎么做到的呢?黄德宽在演讲中提到了中国文字的发展过程。汉字在中国古代不叫汉字,叫文字。“因为我们的文明从来没有断裂,也让我们的文字沿用至今。甲骨文是记录在龟甲兽骨上的文字,而随着时间推进,我们慢慢将文字记录在青铜器和竹简上,成语‘学富五车’的由来,就是因为古时用牛车拉竹简,才用‘五车’来说明学问高。直到纸张和印刷术的发明,才有了现在记录文字的方式。文字体现了古人的智慧,汉字记载了历史和文化,可见我们悠久的中华文明与文字之间有着密切的联系。”

图片 4

  期待年轻人关心汉字、关心汉语

  大英博物馆

荆州博物馆首次修复纸质文物。  非物质文化遗产口技传承人方浩然在节目现场模仿起了鸭子和公鸡打鸣的叫声,逗笑了现场观众。同为青年代表的中国美术学院的孙楠带来了重新包装设计的古文字,画面上的古文字看起来显得更年轻,更具活力。

  费舍尔馆长说,事实上大英博物馆有3000个房间,而相比来说威斯敏斯特宫只有1100个,并且大英博物馆的基础设施,如电、气和水的管线都需要马上维修。他脑海中设想的是和卢浮宫的“宏伟计划”类似的大工程,这项工程包括贝聿铭设计的玻璃金字塔入口,在1993年花费了几乎7.8亿英镑。而近年来装修的荷兰阿姆斯特丹国家博物馆则花费了3.75亿英镑,而且博物馆在维修期间向观众关闭了10余年。

荆州博物馆首次修复纸质文物。  对于传统文化的传承和教育,黄德宽说:“传承是一个自然延续的过程,其实每个人都在自觉不自觉地传承,我特别期待年轻人关心汉字、关心汉语,热爱传统文化,并且有意识地引导我们的下一代。做文化、做教育、做传媒的,也要很有意识地把传统精华和现代社会结合起来,这样才能促进中华文明的复兴,才能更好地走向世界。”

  但是大英博物馆的情形与荷兰阿姆斯特丹国家博物馆不同,费舍尔谈道:“我们不能关闭博物馆,完全不可能。”大英博物馆是英国最热门的旅游景点,去年接待了590万观众。因此,施工需要按照阶段进行,而这也意味着将会持续很多年。目前正在评估维修计划的价格,而另一个问题则是谁来为这笔钱买单?费舍尔注意到了卢浮宫和阿姆斯特丹国家博物馆都是“由政府资助”修建。

  他希望通过改陈后,所有的展览更加连贯, 内部逻辑联系更紧密。这意味着埃及、希腊和罗马文物需要进行重新布置,现在这些文物分散在两层楼之间。正如费舍尔所言,“文化交流一直推动着人类历史向前发展。”

  采访结束后,我们参观了博物馆的大展览空间,那里正陈列着精美的罗丹作品和古希腊雕塑。这是在费舍尔馆长领导下策划的第一个大型展览,展览审视了艺术家对历史的理解如何影响了艺术家的创作生涯,从展览视角中也可以窥见大英博物馆翻新计划的一些端倪。

图片 5

  博物馆内部

  属于全世界的博物馆

  现在来考虑翻新大英博物馆,这个时机意味深长。大英博物馆是世界上仅有的几个“百科全书式的博物馆”之一。正如费舍尔所说,大英博物馆是“向世界开放的属于全世界的博物馆”,然而,英国现在正处于“脱欧”的边缘。我问他如果是在2016年6月24日会不会接受这份工作,费舍尔说:“当然,而且一点也不会犹豫。”他的观点和曾任维多利亚与阿尔伯特博物馆馆长,也是费舍尔曾经工作过的机构德累斯顿国家艺术收藏馆的前任馆长马丁-罗特(Martin Roth)观点相反。 罗特在2016年9月离开维多利亚与阿尔伯特博物馆,人们认为他的职位变动与英国脱欧不无关系。

  费舍尔认为博物馆的工作需要从长远的角度观察,去理解整个人类历史,而英国脱欧只是世界动荡历史中的一个时刻。但是他同时也谈道:“每个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是来自于欧洲,而欧洲在战争的废墟中重建,这对我来说非常重要和珍贵。博物馆在很大程度上可以让人们在摈弃政治立场的条件下反思如何做出正确的决定,可以为人们提供思索、反思和辩论的空间。”费舍尔是一个地道的欧洲人。他在汉堡长大,曾在意大利和法国学习,在瑞士和德国工作,他的妻子在巴黎担任心理咨询师。通过他的经历也不难猜到他的个人观点,虽然现在他作为公务员要保持中立。他表示:“每一个来到大英博物馆的人都不会被视为是外国人,我们是一个世界博物馆。虽然大英博物馆是英国创建的,但全世界的文明都为博物馆做了贡献。”

  帕特农神庙的部分雕塑,一直是希腊和英国争论的焦点

  确实,全世界都为博物馆做出了贡献,但并非总是自愿。博物馆的收藏和英国黑暗的帝国主义历史不可避免地交织在一起。越来越多的国家希望大英博物馆能够归还他们的文物,不光是希腊要求归还帕特农神庙雕塑,还有许多其他国家。比如,埃塞俄比亚一直以来要求归还英国殖民者在1868年从马格达拉(Maqdala)掠夺的文物。

  费舍尔的回答是,博物馆将会对自己的陈列进行更多的审查。他说:“博物馆必须对此完全公开,这是首要职责,罗塞塔石碑的历史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石碑发现于公元前196年,上刻有3种语言,专家们通过石碑解读出已经失传千余年的埃及象形文。人们对事物充满好奇,追求新的知识。当时正处于‘大博弈’的时代,同时伴随着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的扩张。而正是这个时代促成了这样一种无法理解的语言得到破译以及增进了人们对埃及文化的理解。

图片 6

  帕特农神庙的部分雕塑,一直是希腊和英国争论的焦点

  把博物馆看成一个国际项目是一个很好的想法,甚至可以将博物馆作为与那些外交关系紧张地区的人们进行交流的空间。费舍尔去年12月曾经造访了伊朗。他说,“当你欣赏罗塞塔石碑的时候,可以读到许多不同的观点,我们尊重这些观点。”但是尊重观点是一回事,保管这个藏品又是另一件事,“这正是我们的分界线。这是一个分界线,但是在这里所创造的是对人类的重大贡献。因此尽管我尊重这些观点,但我总是说,我们在这里的创造对所有公众开放。大英博物馆为人们欣赏文化遗产提供了绝佳的场所,这种机会并不多见。这也是大英博物馆的重要价值,并且非常珍贵。”

  现实的经济压力

  尽管大英博物馆是英国的象征,世界知识的殿堂,然而它本身却面临着巨大的经济压力。大英博物馆从英国政府得到的资助在过去十年都未见增长,因为通货膨胀政府的支持反而相应地减少了35%。从2006年到2017年,研究、藏品保护和策展部门砍掉了44个岗位。费舍尔解释,岗位的减少符合比例,情况实际上比较复杂。在活动和公共部门的工作岗位数量显著增加,筹款部门的职位也增加了,这也反映了时代的变迁和工作重点的变化。

  由外包公司雇佣的60位后勤人员在外包公司倒闭后聚集在博物馆门口抗议,希望能够重新回到大英博物馆的编制之中。但是就这一点费舍尔馆长却淡然地答道:“长期以来,我们有相应的制度,这是经过长时间的思考形成的。”他没有回答是否会继续雇佣他们,但是他的肢体语言却表现出了“不”。

  费舍尔所在的德国对文化事业支持力度较大,虽然近期压力也很大,但是政府的支持是普遍的,并不需要一点一点费力地争取。在博物馆举办音乐会是费舍尔馆长非常热衷的一件事情,而在大英博物馆的展厅可以演奏从利盖蒂、诺诺到日本寺庙的音乐。“博物馆经常和音乐家合作,当观众在欣赏作品时能够听到音乐将会带来不一样的观赏体验。耳朵会让你看到更多的东西,眼睛会让你听到更多的声音。”具有讽刺意义的是,这个音乐节是和德累斯顿博物馆合办的,而出资方则来自于德国外交部。

  对于费舍尔馆长来说,让他印象最深刻的是他的员工对公共使命的责任感。“这里做任何事情都会考虑是在为谁服务。在复杂的学术辩论中,你永远不会迷失于 ‘我们的公众如何从中获益?’这个问题,能在这种环境下工作,我每天都非常珍惜。”

图片 7

  大英博物馆外观

  (注:本文作者夏洛特-希金斯(Charlotte Higgins)是英国《卫报》文化版的主撰稿人。由湖南省博物馆编译)

本文由澳门唯一金莎娱乐发布于舞蹈,转载请注明出处:荆州博物馆首次修复纸质文物

关键词:

王子悲歌 海昏侯5号墓之谜

新华社北京1月31日电(记者屈婷、袁慧晶)王子刘充国的脚下,静卧着的四件青铜小兽,成为这冰冷墓穴中最温情的...

详细>>

探秘京城20家深藏不露的博物馆

来源:TimeOut北京 “石之美者为玉。”浩如星河的长江石中夹杂着和黄龙玉品相、质地接近的高品质石料。由此,有人...

详细>>

盘点2017中国艺术市场 听听专家怎么说

来源:艺术市场 (原标题:特大邮币卡诈骗案义乌部分进入公诉 上万投资者受骗) 陈晓登台介绍守护国宝文物 来源...

详细>>

豆瓣9.1到9.4 《如果国宝会说话》文物拍出烟火气

1月13号,深圳荣珀琥珀集团在深圳市少年宫举办少儿成长公益虫珀科普展,采用多元化科普教育方式,为少年儿童科...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