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里斯作品—六万英镑被买走

日期:2020-05-05编辑作者:美术

伦敦.-今天透露,威廉莫里斯的两种罕见的设计和制作作品,在慈善机构的艺术基金会帮助下,于昨天出现在拍卖现场。这些作品是6月10日在拍卖会上被买走,共六万英镑,其中三万英镑来自艺术基金。

昨天下午两点,重庆市今年首场文物艺术品拍卖会在三峡博物馆举办。据拍卖会主办方华夏拍卖介绍,本次拍卖会成交率达到50%,一定程度上反映出我市文物艺术品交易开始回暖的迹象。 拍卖会上一共有29位买家持号牌入场竞价。上半场竞价中,拍卖师推出的拍品主要为书画,记者看到,29位买家频频举牌,书画精品如戴卫的《黄山梦之松》以及明代张儒的《钟馗探妹》等都顺利拍出。 到了下半场拍卖师推出瓷杂玉器时,竟然出现一件接一件流标的情况,连拍卖师也感叹,“看来大家对瓷杂不太感兴趣啊!”就在拍卖师感叹完不久,一件宋代的定窑花口瓶又引起了一轮激烈叫价,以每次10万元的加价幅度,从起拍价80万元迅速加到120万元后,被持10号牌的买家收入囊中,成为整场拍卖会的标王。 据统计,昨天下午实现拍卖总额近500万元,成交率达到50%。据悉,华夏拍卖去年的秋季的成交率为37%,昨天的拍卖会不管是成交总额、标王价格还是成交率都呈现回暖的迹象。业内人士分析,这个成绩一来是因为我市今春仅此一场拍卖会,买家们积蓄了一定的购买热情,二来因为市场确有回暖迹象。华夏拍卖也坦言,“预计也就20%多的成交率,这样的成绩确实超出意料了!”

6月13日是中国的第四个“文化遗产日”。近年来,随着社会各界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逐渐重视,各地挖掘和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力度越来越大,申请非遗的热情也方兴未艾。但是,在这股热潮中,一些地方对非遗项目或随意改造,或过度商业开发,原本纯粹质朴的非遗开始变了味儿。

2007年年末,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全球金融风暴,使得中国的经济也深受其害,房地产、股市应声下跌,连一向坚挺的艺术品市场也未能幸免。在当前这种严峻的形势下,是否还有值得投资的书画佳品呢?前两年,当国画、油画市场十分火爆时,在西方被称为“画中女王”、地位与油画并驾齐驱的水彩画在中国书画拍卖市场却一直是不受重视的“丑小鸭”,名家水彩画板块能否在全球金融危机的形势下,脱颖而出变成未来中国藏市大“黑

第一件,原始设计的'果实'壁纸,描绘树叶,柠檬,桔子和石榴的淡黄色背景,艺术家是在纸上用水粉覆盖铅笔。这件作品是c.1862的莫里斯WilliamMorris,马绍尔Marshall,,福克纳Faulkner和公司制作,并在反面刻有艺术家手记。

“很多地方的民俗歌舞申请非遗时,乡镇先改造,到县里再改造,到省里又改造一次,来到北京已经面目全非。”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巫允明教授研究民族歌舞近30年,看到经过重重“改造”后的非遗“歌舞表演”感到十分痛心。

马”呢?

第二件是一个'罂粟'和'花环'的壁纸设计,描绘的罂粟创作于1880年。作品是水彩覆盖铅笔和蜡笔,正面和反面都标有作者手记,这属于莫里斯WilliamMorris得作品在人群中已经变得流行的稍后阶段,他的设计变得更加正规化。

非物质文化遗产为何频频“变脸”?怎样才能更好地传承非遗?14日,在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田野的经验——第三届中日韩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方法论坛”上,专家们表达了他们的忧虑和建议。

水彩画是从20世纪初期传入中国的,上海曾是中国水彩画的发源地和创作重镇。不少享誉全国的海派名家如林风眠、王师子、李咏森、张充仁、陈秋草、陶冷月、哈定、谢之光、沈绍伦等都画过水彩画。但是到了“文革”时期,由于水彩画的色彩比较透明,讲究轻快、活泼,被人们认为不适合表现宏大的主题。还有水彩画入门较容易,因为凡是上过学的人都知道并且学习过水彩画,从这个意义上讲,水彩画的知名度要比国画、油画高得多。由于人们不太把水彩画当回事,因此对其关注程度不是很高。翻开近10年来各大拍卖行的书画拍卖图录,很少能看到为水彩画单独开辟专场的,最多也就是在西画专场中放入几幅。

借鉴古典罂粟和摘要花卉图案的设计是最有可能是受莫里斯得朋友——资深艺术家爱德华伯纳琼斯的影响。

“河北井陉县的‘拉花’秧歌本来非常有特点,扭起来肩、肘、腕连动。前一阵我看了一场非遗传承人的演出,肩和肘都不动了,就只剩下手腕花了,完全没了自己的特色,这跟别的秧歌有什么区别?”巫允明遗憾地说,目前我国各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申报实行层层审批,一些地方唯恐当地的民俗歌舞太“土”或者不够“美”,于是添枝加叶,随意改造,经过乡、县、省层层改造,到了北京就面目全非了。

名家水彩画终获市场青睐

图片 1

中国艺术研究院苑利教授也见过很多莫名其妙的改造:侗族大歌改造成美声唱法,梆子戏改造成京剧,苗族舞蹈改造成现代霹雳舞……苑利表示,“一种文化能历经千百年岁月洗礼而传承至今,说明这种文化必然有一种无法替代的魅力;改造后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已经失去了起码的历史认识价值。”

作为一种“舶来艺术品”,名家水彩画在书画市场中的价格远没有达到油画和国画的水平。但拍卖市场终究还是公平的,当国画市场经过前几年的炒作进入调整期,油画市场因“爆炒”而扶摇直上的时候,人们终于将眼光放在了价格与价值严重背离的名家水彩画上。这从2006年8月13日落槌的上海崇源“中国名家水彩画”专场就可看出,80件拍品中成交了52件,成交比例为65%,总成交额达148.3万元。其中成交额超过10万元的共3件,依次为陶冷月《风景》17.6万元、徐芒耀《老农与羊》10.45万元、王师子《水彩组画》10.45万元;2007年初,深圳华奇也举办了一场中国当代水彩名家精品邀请展暨专场拍卖会。着名画家关维兴的水彩作品《卫星从这里升起》以45万人民币的高价刷新了国内当代水彩画拍卖的新纪录,此次拍卖掀起中国水彩画拍卖收藏的一个小高潮。

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专家委员会副主任乌丙安教授说,很多地方有贴窗花的习俗,虽然有的很朴拙,但是通过剪窗花、贴窗花,人们渐渐进入春节祈福的仪式中,这才是窗花的精神旨归,因此朴拙也是一种美,如果都按某些外行的意愿改得同样精致,谈何“文化多样性”?

目前,我国名家水彩画拍卖最高纪录是徐悲鸿的水彩绢本《群马》,在北京翰海2006秋季拍卖会上,成交价为561万元人民币。《群马》是徐悲鸿在日本留学期间的重要代表作品。作品描绘了马群健壮活跃和原野的勃勃生机,场面宏大,在马匹的刻画上显示出了徐悲鸿的“西方画之可采入者融之”的理念。与画家本人的油画、国画作品相比,561万的价格只能算作中等,徐悲鸿的油画《放下你的鞭子》在2007年曾拍出7200万元人民币的天价;还有吴冠中的水彩画《苏州园林》成交价为159.5万元,而吴冠中的国画《交河故城》却在2007年曾拍出4070万元的高价。其实无论是传统风景,还是历史题材,名家水彩画与他的其它类型作品相比,也都颇具特色,像陶冷月的《风景》、张充仁的《欧洲风景》,就兼具了东方意境和西方写实风格,充分展现了画家的艺术造诣。

日本1950年通过《文化财保护法》,政府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已有56年。东京文化财研究所名誉研究员星野紘告诉记者,在此期间,日本也曾出现过将歌舞伎、能戏等舞台化的现象,但是又都由于经营困难消失了。原生态的民间歌舞比经过舞台化改造的歌舞更有价值,如今已经成为日本社会的共识。

水彩画板块仍属艺术市场“原始股”

商业化催生变味儿的民俗

目前水彩画的现状是价格与价值严重“倒挂”。国画、油画为何能受重视,是因为它的市场认可度高。一件作品,无论你有多高多大的价值,最终要看市场认可与否。市场认可你,就能拍出高价;反之,则拍不出理想的价位。水彩画的拍卖就存在着这样的问题。从价位方面看,名家水彩画作品价格普遍较低,在当下油画作品身价大涨之后存在着一个很大的补涨空间,人们可以用很大众化的价格收藏到很好的作品甚至精品。再说偏低的价位也使得赝品也不像国画那样泛滥,对书画爱好者和藏家来说在选择上多了一些放心和保障。

保护非遗警惕“工具理性”

由于名家水彩画蕴涵着巨大的升值潜力,所以投资风险更小,收藏价值则更高。同样档次画家的精品力作,水彩画的价格往往是国画价格的1/20,而国画的价格又往往是油画价格的1/10。如果你花50万元,投资油画只能买到二流甚至三流画家的作品。除非你瞧准了这个画家潜力非凡,否则长远升值空间很小。可如果投资水彩画呢?50万元足够让你挑上10幅中国当代一流画家的精品力作。可以说当前名家水彩画仍然是艺术品市场的“原始股”,择机买进应是一桩包赚不赔的生意。如在上海崇源“中国名家水彩画”拍卖专场中,海派名家哈定的《静物·茶壶》成交价仅为3114元;涂克的水彩画《风景》成交价也仅为7265元。由此可见,目前国内认可水彩画这个市场的人还不是很多,这也正好为将来的升值创造了很大的空间。目前我国的名家水彩画在国际上很受认可,关维兴的画在西方展出的时候,很受观众热捧。现在他的画几乎都在欧美卖,国内很难找到。

当非遗越来越受社会关注的时候,一些“聪明人”尝到了“非遗旅游”甜头。于是,那些原本在特定时间祭祀祖先的歌舞习俗频频在旅游景点的舞台上亮相,观光客看不懂的部分统统被大肆改造,不但失去了文化的个性,原本对祖先、天地和神灵的敬畏也荡然无存,只剩下一张华丽而空洞的“皮”。

如何收藏与投资名家水彩画

“最要命的是,很多地方将文化作为发展经济的工具来利用。祭祀祖先的仪式是拿来表演和消遣的吗?作为消遣的能不变味儿吗?”乌丙安教授反问。

在书画市场,赝品已成为一个老大难问题,尤其是中国古画,赝品问题已经对它的市场造成了巨大的伤害。但目前市场上名家水彩画的赝品却极少发现。这是因为水彩画本身不容易被仿冒,它可谓是一个“天然防伪”的画种。众所周知,油画是布本,而且颜色是可以堆砌上去的,即使有一笔画错了,也可以用其他颜色堆上去,重新来过,因此它临摹起来比较容易。但是水彩画如果临摹的话,就难多了,因为水彩画不易改动,一做修改画面就容易显得脏,且须有较高的功底,因此目前临摹的人很少。水彩画入门容易成精品很难,主要原因就在于它的用水很难控制,能不能控制好画纸上的水,是十分显功底的一件事。如果能把一个画家的画临摹得一模一样,那这个临摹的人的技巧就已经十分高超了,他只要卖自己创作的画就可以了,何必再去临摹别人的画骗钱呢。

曾多次到中国西南地区考察的星野紘也发现,中国一些地方将非遗项目当作“观光资源来利用”,他认为非遗并不是一成不变的,但商业化对非遗来说,冲击太大,以至于无法把握。

投资名家水彩画可挑选名家作品,尤其是名家作品中的精品。目前水彩画整体价位较低,一线水彩画家的作品也只有几万元一幅。当然,还可挑选自己熟悉的画家,找自己喜欢的作品。一般来讲,对于初涉此道的投资者而言,可以先试着用总资金的20%左右介入水彩画,最高不要超过30%,毕竟艺术品的流通速度比较慢,短期之内转让的话,那就没有太大意义了。最重要的是投资者要耐得住寂寞。艺术品投资是个长线投资,对于刚刚兴起的水彩画市场而言,则更是如此。要有个3年或更长时间的准备。水彩画市场价格的“爆发”是需要一定时间的。这个过程也许要10年,也许5年就实现了。毕竟,水彩画的价值发掘,还得靠市场去推广、去运作。

“文化遗产一旦被产业化,就难免被按照商业规律解构和重组。”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冯骥才指出,“很多地方将文化遗产简单地与地方政绩和经济收益挂钩。往往是某一遗产申报成功,列入名录,便大举开发。把文化遗产开发当作土地或矿产一样开发,其结果是热闹一时,不仅所获经济成果十分有限,而且会对文化遗产本身造成根本性的破坏。”

“文化涉及人的心灵和信仰,把信仰降低为一种工具,这种文化的矮化是非遗保护工作中一个最大的问题。”一位学者表示,“‘工具理性’的盛行使一些人失去了敬畏感,而民俗最美的地方恰恰就是这种虔敬的精神。”

四川省北川羌族自治县的羌族口弦艺人王安莲告诉记者,当地很多年轻人宁肯唱流行歌曲也不愿意学自己的传统歌舞乐器,他们觉得传统的东西“很土”。有学者表示,这种文化自卑也是非遗项目轻易被改造的内因。

“1983年,我到羌区时,这里的羌族人都穿民族服装,我还因为没穿当地服装,被当怪物一样指点了半天。但2002年再去时,牛仔裤、T恤衫已经随处可见,再也没有人议论我的打扮了。”巫允明说,真不知道这究竟是进步还是倒退。

在采访中,专家们也表示,在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工作中,一定要尊重文化的主人,尊重主人的文化,这样才能调动起当地人民的“文化自信”,解决某些非遗项目后继乏人的难题。

金荣华教授来自台湾的中国文化大学,他告诉记者,每次在台湾少数民族地区做完田野调查,他一定要把照片和出版的调查报告寄给接受访谈的老乡,还会和老乡保持长久的联系。金荣华说,他们是文化的主人,要让他们感觉到自己是受尊重的,为自己的文化感到骄傲。

巫允明还建议,非遗方面各个领域的专家要严格记录非遗项目的本来面目,国家有关部门也应该定期检查非遗的传承状况,防止“长官意志”和商业化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肆意篡改。

“文化的个性站立起来了,文化的主体就有了自豪感。”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刘铁梁表示,学者的工作就是做深入的田野调查,揭示文化的特性和意义,从而让文化主体挺立起来。

同时,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刘魁立教授也提醒,既要保护人类文化的多样性,也要把民众的主体性、现实境遇和要求切实地考虑进来,真正把文化遗产的保护工作变成一项发自民众而又服务于民众的事业。

本文由澳门唯一金莎娱乐发布于美术,转载请注明出处:莫里斯作品—六万英镑被买走

关键词:

6171.2万暗自的安分守己假假

伦敦苏富比将于7月8日开始欧洲大师拍卖周,此次拍卖共分三个专场。其中8日的夜场拍品尤为精彩,经典大师精品辈...

详细>>

比利安娜:反思走火入魔的艺术市场

第53届威尼斯双年展在水城开幕之际,第40届巴塞尔艺术博览会也于今天起到14日在瑞士巴塞尔举行。从全球各地云集...

详细>>

佳士得极品稀世佳酿拍卖现场一

奥运媒体联盟北京专电昨天,忧郁王子巴乔终于抵达北京。到京后,他足足睡了一个下午,晚上,身着唐装的神采奕...

详细>>

旅日艺术家吴汝俊:用京剧在中日之间架“鹊桥

2011年3月15日,北京荣宝第70期艺术品拍卖会在北京亚洲大酒店举行了预展。本次拍卖汇聚了中国书画、古董文玩、油...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