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日艺术家吴汝俊:用京剧在中日之间架“鹊桥

日期:2020-04-28编辑作者:美术

2011年3月15日,北京荣宝第70期艺术品拍卖会在北京亚洲大酒店举行了预展。本次拍卖汇聚了中国书画、古董文玩、油画雕塑、艺术类图书、茅台酒、普洱茶、紫砂壶、珠宝等近2000件艺术品亮相本年度的首场拍卖。

图片 1

图片 2

京剧交响剧诗《梅兰芳》诞生两年来,伴随她的争论一直不绝于耳。在戏剧界能听到,在普通观众那里也能听到。称赞的人,认为这是一种很高艺术理想的体现,是雨后的一片彩霞,是山谷中的一汪清泉,是戏剧创作特别是京剧创作方面一个很重要的收获。不赞成的理由也很充分,他们认为梅先生是伟大的京剧艺术家,他的艺术、他的人格、他的故事影响十分广泛。这个戏不能代表梅先生的一生。也有的认为,这个戏在结构上存在重大缺陷,事件不连贯,悬念感不强,甚至头绪不清。中国戏剧界每年有很多新戏出现,也会有很多争论。但是围绕这个戏争论的激烈程度,认识的差异程度,却是前所未有的。这真是一个令人十分感兴趣的事情。 那么京剧《梅兰芳》到底是一出什么样的戏呢?她到底告诉我们什么呢?这出戏选取梅兰芳先生抗战期间的几个生活片断,揭示在民族危难时期,一个伟大艺术家的内心痛苦和愤怒、挣扎和呐喊,歌颂梅先生贫贱不移、威武不屈的崇高气节和伟大人格力量。没有故事吗?应该说传统意义上的故事是没有的。有的只是祭江、散花、别姬这些诗化的篇章。没有冲突吗?冲突有的,但不是传统意义上环环相扣、充满悬念的冲突,而更多的是人物内心的痛苦和矛盾。结构呢?有人说是情之所至,笔之所至, 汹涌澎湃,一泻千里。也有人认为过于随意,过于松散。

在中国书画专场中,北派齐白石、李苦禅,海上陆俨少、谢稚柳、程十发,金陵傅抱石、钱松岩、亚明、宋文治,长安黄胄、何海霞、方济众等,均有精品之作呈现。在当代书画专场中,亦不乏王明明、刘大为、史国良、冯远、白伯骅、白雪石、王成喜、范曾、何家英、赵国经、王美芳等名家之作。

吴汝俊饰织女

苏富比将于下月5日在会展中心举行2011年中国书画春季拍卖会,届时将呈现张大千、齐白石、吴冠中等人的308件书画作品,总估价逾1.5亿港元。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是主创者的功力不够?驾驭不了这个分量很重的题材?还是他们另有一种向往,另有一种艺术冲动呢?

在古董文玩专场中,官窑明永乐青花缠枝花卉纹碗,堪称青花瓷中之精品,胎质细腻,白釉肥润。内外壁绘缠枝花卉,构图疏密有致,青花发色浓艳,铁锈斑深入胎骨,为明永乐青花器之标准,保存完好,极为难得。另一件窑变釉贯耳壶,清乾隆年制,高34厘米,窑变釉,窑变釉是唐英督理景德镇御窑厂时仿钧窑釉色所繁衍出的一个创新品种。

殷秋瑞饰金牛 王平饰牛郎

记者从昨日举行的媒体预展上获悉,这次拍卖会包括「『杰平收藏』张大千山水画精品」、「墨海观澜:从干嘉至民国书法作品专辑」、「白云堂旧藏明末清初画扇面」等多个专辑,题材广泛,质量上乘。

据说原先是写过故事的。写梅先生蓄须前后和日本人及汉奸的斗争。高潮很强烈。梅先生为了拒绝给日本人演出,不顾生命危险,注射伤寒疫苗,高烧不退,几度昏迷。这都是在真人真事的基础上加工而成的,有很强的戏剧感染力,起伏跌宕,扣人心弦。主创者们曾经一度沉湎在这个构思的成功里,甚至写出了剧本初稿。对初稿大家也一致赞同。因为那绝对是我们想象中的这一题材、这一人物的成功表达。但主创者们总觉得心有不甘,他们不肯就此罢休,他们犹豫不决,他们自己跟自己较劲,自己跟自己过不去,决不肯踏上这条似曾相识但还算平坦宽阔的路。他们瞄着一处陡峭的山峰,山上风景绮丽。他们最后出尔反尔,异想天开,另辟蹊径,他们决定选择一条更加陡峭更加险峻的道路上山。他们也曾有过争执,有过探讨,有过彻夜不眠,但他们毕竟是一群志趣相投才华横溢的人。他们说,梅先生一生探索创新,才把京剧艺术带入伟大辉煌的时代。讲梅先生的故事,眺望和走近梅先生的灵魂,应当找到新的视角,新的调式,新的语言,新的叙述方法。

在油画专场中,荣宝此次推出了西画名家暨当代新锐专场。此次拍卖我们将看到孙震生、王冠军、范春晓、崔进、陈林、杭春晖、雷苗、郑庆余、韩非、杨立奇、张见、方政和等当代优秀新工笔画家的代表作品以及西画名家艾轩、王沂东、冷军、庞茂琨、徐芒耀、郭润文、周春芽、叶永青、丁方、丁绍光等名家作品。

8月29日,中国牛郎织女的传说被搬上京剧舞台。《七夕情缘》在北京长安大戏院上演。

张大千1953年创作的《蜀山春晓》是拍卖会的一大亮点。该画表现了画家对故乡四川山水美景的眷恋之情,堪称张大千演绎「没骨山水」的炉火纯青之作。画上河道蜿蜒、小径幽深,笔触细腻、用色清丽,虚实疏密相辅相成,彰显出雅淡飘逸的文人韵致,此画估价高达2000万港元。

在艺术探索的过程中当然走过弯路,也踩过一脚泥。但最终他们找到了大家认为是最理想的视角和最有诗意的叙述方式。

另外,荣宝也继续推出了玉器、钟表和珠宝首饰、紫砂壶、茅台酒、普洱茶及艺术类图书专场。作为2011年开春第一槌,北京荣宝第70期艺术品拍卖会将于3月18日在亚洲大酒店举行。

跟传统京剧不同:这部戏没有龙套、没有半隐在台角的场面,却有交响乐、甚至芭蕾舞;

此次拍卖会上,估价在500万元至800万元的名家画作还有齐白石《金桂玉兔》、傅抱石《天池瀑布》和吴冠中《狮子林》。其中,《金桂玉兔》创作于1946年,是齐白石画兔技巧臻于纯熟的精心之作。《天池瀑布》创作于1964年,傅抱石以长白山天池为描摹对象,画面气势磅礡,体现了人与自然的融洽和谐。《狮子林》创作于1987年,吴冠中将这座名园以彩墨手法描绘成抽象雕塑之林,引领观者进入其中蕴含的形式之美。

在巨大的民族灾难面前,在生死抉择面前,梅先生站在悬崖边上,望着黑沉沉的天空,凝视着星光里时隐时现的他用心血创造的那些人物,那些中国历史上为千万人熟知的美丽而杰出的女性,那是他的另一个自我,那些人物也凝视着他。他们从黑暗中向梅先生走来。梅先生喜极而泣,他颤栗、他歌哭、他呐喊、他咆哮,他和他的人物融合了。我们已经分不清谁是梅兰芳,谁是穆桂英,谁是虞姬了。

北京荣宝第70期艺术品拍卖会18号开槌

更值得一提的是:在长安大戏院演完3场后,戏将赴日本进行为期1个月的巡演。甚至,有100多位日本观众已经等不及了,乘机飞来,专门来看首演!

梅先生升华了。他的人物也升华了。天地间有一种激情在召唤,有一种力量在引导,对于这样浪漫而又令人陶醉的意境,我们习惯称之为什么呢?应当叫诗,或者剧诗。

说来也难怪,织女的扮演者、这部戏的艺术总监吴汝俊在日本很有知名度。近年来,他一气儿把中国的四大美人、武则天等都搬上京剧舞台,分别在中日两国上演。他还在日本成立了专门的京剧院。

我们坐在剧场里,我们始终被一种情感、一种情绪引领着,我们和剧中人一起,在音乐的推动下,一步步到达顶峰,一个很辉煌很悠远的顶峰。

吴汝俊说:我要用京剧在中日两国间搭建一座文化鹊桥

我们这样说,不是说这个戏就十全十美了。按诗的要求,她也有些段落不够纯粹,不够精美。但总的来说,这已经是一个十分流畅、十分壮美、十分灵动的交响剧诗了。

用崭新演法表达人类普遍的爱

我们总是说,创作的同义词就是创新。欧洲大戏剧家迪伦马特这样说过:任何古代名人和现代大师都不能享受让我们永远效仿的特权。就创新来说,这个戏无疑是一个成功的范例。而创新正是我们这些以创作为职业的人应该永远追求的。

《七夕情缘》演绎的故事观众并不陌生。

戏以在中国早已家喻户晓的民间传说牛郎织女为蓝本:心地善良的牛郎和追求真爱的织女结合,为天庭不容。西王母划出银河隔断鸳鸯。后来被他们的真情感动,答应每年七夕,可踏鹊桥相会。

这个故事本身很好:有悬念、有趣味、有玄妙的想象、有传奇色彩,很好看,所以情节上我们基本没有改动。吴汝俊介绍说,而它的主题,更具有跨越国界的普遍性。不管身处亚、非、欧,都能产生共鸣。

吴汝俊认为,这部戏的内核用一个字可以概括:爱。

牛郎和织女,是男女之爱;牛郎和老牛,是朋友之爱;西王母虽然严酷,但最终不免软下心肠,被小儿女的真情打动,这里有母爱,也有一种普遍的同情和关爱。这爱甚至拥有突破天条等法则的力量。

故事和要表达的主题虽然传统,但吴汝俊决定,要用全新的形式来表达。

音乐上,这部戏取消了场面。改用交响乐和吴汝俊事先录好的京胡独奏伴奏;

唱腔上,织女不是中规中矩的梅派青衣唱法。我的唱腔里有梅派的东西,有程派的东西,有李维康的东西,甚至还有老旦和老生的唱腔,博采众家,糅为一体。

角色上,用伴舞和灯光效果取代了传统的跑龙套;

尤值得一提的是舞蹈元素的运用。这部戏将民间舞、古典舞和现代舞都融入京剧表演中。其中,还有一段芭蕾舞的段落,演员们掂起脚尖、用轻盈柔美的芭蕾表现喜鹊的艺术形象。

此外,《七夕情缘》的创作班底更是名家荟萃。

除吴汝俊饰演织女外,该剧还汇集了中国京剧院院长吴江,天津京剧院副院长、两度梅花奖获得者王平,丑角名家寇春华等艺术家。此外,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美协副主席冯远担当舞美总设计,2008年奥运会开幕式服装总设计师之一的李锐丁担当服装设计。

不掀传统的桌子,但要用拿来主义的方法做探索

近年来,吴汝俊一直在从事京剧创新的实验和探索。《七夕情缘》是他探索系列中的一部。他先后把武则天、四大美人甚至《天鹅湖》都搬上了京剧舞台,交响乐、现代舞等现代元素是他的京剧中常用的东西,吸引了诸多目光,也引发了不少争议。

他把自己的作品称做新京剧。

首先声明一点,我搞新京剧绝对不是否定传统京剧艺术。京剧是国粹,有着深厚的底蕴,有非常高的价值。我父母吃的都是梨园饭,我在中国京剧院做过琴师,与李维康、刘长瑜、杜近芳等京剧名家都有过合作,我不要、也不会掀传统的桌子我只不过是想,能不能在保持京剧味道的基础上,广泛吸收其他艺术形式的表达手法,让它更好看,更通俗一些呢?

吴汝俊把昆曲、越剧、川剧、豫剧中的旋律甚至西洋交响乐拿来,丰富其新京剧的音乐表达;把古典舞、民族舞、现代舞乃至芭蕾舞拿来,丰富京剧表演的做和打;他甚至把京剧老生行当和老旦行当的腔拿来,丰富青衣行当的声腔但他反对用唱歌的发声方法唱戏,反对抛却西皮、二黄设计声腔。

他不赞同用唱送战友,踏征程的发声方法唱京剧,但他却决定把《文昭关》中伍子胥思念爹娘的唱法运用到织女思念牛郎的段落中。

大家都知道,京剧是写意的。一桌两椅,表达大千世界。我要改,怎么改?绝不改变这个本质特质,反而更强化它。《七夕情缘》中,牛郎完全用动作表明自己挑着孩子,传统的道具都不用,比一桌两椅更写意,表面上看是改,本质上看,却是更向传统京剧靠拢呢!

一句话:味道一定要是京剧的味道,形式却不一定要用老的形式。吴汝俊概括说,京剧要传承,要发展,就必须在形式上突破创新,要新而不离其本,变而不离其宗。

你的探索,业内人士怎么看呢?

很多人都很赞同,还有人嫌我的步子不够大呢!当然也有不赞同的,对于做人所未做的尝试来说,这也很正常。吴汝俊说。

文化艺术是国家间交往的软性桥梁,可以增进了解,加深友谊

1987年,吴汝俊认识了现在的妻子陶山昭子,随后随妻旅居日本。到日本后,他并没有放弃心爱的京剧艺术,反而使它在异国开出花来。

吴汝俊在日本的知名度,始于他策划并主演的大戏《贵妃东渡》。那一年是2002年,时逢中日邦交正常化30周年,戏在中日两国上演,影响一时。

《贵妃东渡》在日本全国巡演几十场,场场爆满。有两名观众,跟着跑遍了23个城市,整整看了23场。

有这么大的影响,跟杨贵妃在日本的知名度有关。在日本民间,流传着杨贵妃当年并没有在马嵬坡香消玉殒,而是几经周折,东渡到了日本。直到现在,日本不仅有杨贵妃墓,还有杨贵妃观音庙。

日本观众在戏里找到了两国文化的共通之处。

这下算是开了个好头。从此,吴汝俊编排的大戏都要在中日两国上演。到最近的《七夕情缘》,已经是第五个跨国演出剧目。据吴汝俊透露,《七夕情缘》在中国首演结束后,将作为献礼中日邦交正常化35周年的节目,同时也作为中日文化体育年交流的重要活动,将前往日本进行为期1个月的巡演。

据了解,在《七夕情缘》首演之时,有一百多名粉丝从日本专程赶来。他们等不及了。

此外,吴汝俊还创办了日本京剧院,每年都在日本各地巡回演出,社会各界人士都被京剧的魅力所吸引,其中不乏日本政要。

京剧让我认识了很多的日本朋友,同时京剧也让日本朋友了解了中国。文化艺术是国家间交往的软性桥梁,可以增进了解,加深友谊;我愿意用京剧,继续搭建中日之间的文化鹊桥和友谊鹊桥。吴汝俊说

本文由澳门唯一金莎娱乐发布于美术,转载请注明出处:旅日艺术家吴汝俊:用京剧在中日之间架“鹊桥

关键词:

佳士得极品稀世佳酿拍卖现场一

奥运媒体联盟北京专电昨天,忧郁王子巴乔终于抵达北京。到京后,他足足睡了一个下午,晚上,身着唐装的神采奕...

详细>>

香岛涵古轩书法和绘画首次拍卖亮眼

上海涵古轩拍卖公司将于3月30日举行首场中国书画精品拍卖会。弘一法师是被世人景仰的一代佛教宗师,其书法自成...

详细>>

2010年秋拍中的石鲁和他的长安画派

正在天津紧张投排的大型交响京剧《郑和下西洋》中,郑和的扮演者京剧名家孟广禄,一开口就唱出高音C。据悉,...

详细>>

京剧节标志雕塑《有朋自远方来》将亮相山东剧

记者从第五届中国京剧艺术节济南执委会获悉,京剧节期间,京剧节标志雕塑《有朋自远方来》将亮相山东剧院。 本...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