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块动舞蹈团《致命引擎》将亮相台北

日期:2020-01-23编辑作者:美术

第八届北京国际戏剧·舞蹈季演出季今天正式拉开帷幕,作为今年戏剧·舞蹈季的暖场演出,现代舞《初祭》于昨晚亮相解放军歌剧院,中澳两国古老祭祀文化碰撞出的艺术火花,让观众度过了一个如梦如幻的夜晚。 《初祭》共分为三幕,由北京雷动天下现代舞团与澳大利亚艾思普森舞蹈团联合创作。第一部分由澳大利亚编导娜塔莉·韦恩创作,以澳大利亚原著民的祭祀仪式为素材,结合澳大利亚著名的摄影师马克斯·杜培和奥利夫·柯顿的经典图片影像,把舞蹈的场景放在了与澳大利亚人生活息息相关的沙滩上。舞台上特地铺上了细细的沙子,女舞者拖着长长的白色婚纱亮相,观众屏气凝神地看到了澳大利亚人在白色沙滩上的求爱、婚礼、葬礼和友情。 第二部分由雷动天下现代舞团创作,编导以中国古代最早的祭祀乐舞仪式《云门大卷》作为创作的灵感。用艺术的方式探讨了仪式中,人与仪式之间矛盾复杂的关系。在著名作曲家谭盾的《乐队剧场系列Ⅱ:Re》音乐声中,中国舞者用极其艺术的方式,让充满现代生活气息的人们仿佛亲临古老的年代。 第三部分由中澳双方合作完成,在美国现代音乐家菲利普·格拉斯的小提琴协奏曲中,两国的舞者在这一段落中对各自母文化的理解与诠释达成了共识,以更开阔的视野,传达了对传统人文精神的一种诉求。 今天晚上,第八届北京国际戏剧·舞蹈季就将以在爱丁堡艺术节上获得广泛好评的精品话剧《外套》开锣,将在51天中为北京观众带来19台中外舞台上的精品演出。

“此舞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看几回。在广州舞台上能欣赏到如此神奇的经典舞剧,实在难得!”富有浪漫色彩的经典民族舞剧《丝路花雨》新版即将于11月20日、21日在广州大剧院隆重上演,诸多观众对此期待万分。

由普洱市政府等共同主办的第十届中国普洱茶节在上海开幕,并在上海大剧院首次公演了大型原生态歌舞《天下普洱2010》。

11月5日,演员在台北戏剧院彩排《致命引擎》。 当日,澳大利亚块动舞蹈团演员在台北戏剧院彩排舞蹈《致命引擎》。《致命引擎》是澳大利亚编舞家基登·欧巴任尼克结合舞蹈、影像、声音、镭射等元素创作的新形态舞蹈作品。

《丝路花雨》诞生于上个世纪7 0年代末,由我国著名艺术剧团甘肃省歌舞剧院创作演出,讲述敦煌画工神笔张和其女儿英娘与波斯商人患难与共的动人故事。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上海市人大常委会原主任龚学平,上海市副市长胡延照,云南省副省长顾朝曦,云南省政协副主席王学智,省老领导、省普洱茶协会会长张宝三出席开幕式。

演出日期:2010/11/06、11/07 演出時間:14:30;19:30 演出地點:國家戲劇院 ( 台北市中山南路21-1號 ) 澳洲塊動舞蹈視覺劇場(Chunky Move)透過身/影互動裝置形式面的研發,在《致命引擎》(Mortal Engine)發展出一種人、機一體成型的互動裝置,不僅克服了人對機或機對人的單向制約問題,更在這看似無間的連作中,創造出一種僅屬於此舞作的形上學姿態,一種超越肉身物質性及其連帶性的魍魎境界,堪稱當今舞蹈界詭辯學派(或說逍遙學派)的誕生。 舞蹈作為一種身體關係之探索的藝術學門,一直以來都是基於身體這個物質基礎而施展開來的,而這樣的身體關係總是也首先是類比的(analog)。身體放在這樣的類比架構下(無論是燈光、舞台道具到肢體動作),總像黑膠唱片會刮傷、映像管電視會內爆一樣,因為他們自身物質的有限性,且這些物質總是彼此連帶,使得他們總是共同行動、彼此磨擦發熱乃至於相互拖累對方。直到科技藝術的數位(digital)思維介入到舞蹈這個領域後,身體與空間以及身體與身體之間的關係才開始能放到最鬆或最緊,而不會像過去的類比系統那樣施展不開。 微小的身姿都可以被低限的光源和景深所襯顯、放大。 舞蹈和科技藝術最鬆弛的關係,可以像是羅伯威爾森(Robert Wilson)的極簡舞台,微小的身姿都可以被低限的光源和景深所襯顯、放大;最緊張的關係則可以像黃翊那樣,將身體與聲音(無論是先出或後出)的密契對點狀態作得如此到位。然而,鬆弛關係卻可能會造成佈景與身體的兩不相干或支離破碎,而緊張關係則可能造成機械對人體的新殖民關係,我們實然也可以在當代很多數位舞蹈作品看到這些弊失。 我們知道,在當代的科技世界中,數位後潮已然壓過了類比前浪。類比是一種兩兩毗鄰的相對邏輯,而數位則是單獨切分的絕對邏輯。前者的確有其限制,因為其物質的時空有限性和無機,會連帶造成耗能與減速,但後者卻也因為毫無連帶關係而被批評無人性可言。放回科技舞蹈來看,沒有了類比,舞者少了情感的附著,而在數位的那種要求舞者與機器設備或投影景象步步到位的思維中,舞蹈者在其中只是配合演出,成為隨機器光源起舞的一顆棋子。那麼在類比(analog)和數位(digital)之後,是否有一種將兩者綜合甚至是再截長補短、加以發明的系統呢?《致命引擎》似乎已然提出一個新的可能,那就是碎形(fractal)的系統。碎形是物質之第一次度影像性質的二次度加工者,簡言之,就是製作影子的影子,用中國的典故來說,就是製作魍魎。 莊子在〈齊物論〉中談及魍魎,不是景(影),不是人或物單純的影子而已,這樣的影子只是隨物而行,魍魎是一種更為虛玄的發明,它是因為多個影子交疊而成的疊影,郭象將莊子〈齊物論〉中的魍魎相當白話地注解為:影子的影子。故,塊動舞蹈場上的魍魎,其碎形的意義就在於,它一方面超越了數位化的死板對位技術,而留下身體的蹤跡與殘影,另一方面卻又反向地結合了類比系統中的連帶關係(此連帶是有機而非無機的,發自物質但又經過二度抽象的過程),而產生一種歷史交疊錯置的幽靈感。魍魎意味著它並不單純衍生於具體事物,舞者(人)和道具(物)不是它的首要血親,它的父母親是影子,祖父母才再來是人。因此可以這麼說,《致命引擎》,不單只是如林懷民、蔡國強的《風影》在舞台、畫布上捕風捉影而已,而是在舞台中發明影子的後代。 傾斜的舞台讓觀者看到的不只是舞者本身,更看到舞者的影子。 傾斜的舞台,是塊動劇場製作魍魎的第一步驟,他們要讓觀者看到的不只是舞者本身,更要讓他們看到舞者的影子。因為舞台傾斜,舞者身體失去重心,為了調整重心而失去了原先的正常垂直中軸,身體於是與舞台產生傾斜關係,再加上舞台上多源的光束,與地面平行最正的光照在傾斜的舞台或是微微傾倒的舞者上,必然造成各種型態的影子。這種傾斜的舞台產生的效果,同樣在兩廳院《舞蹈秋天》裡林懷民發表的《屋漏痕》中被考慮進去,舞者的影子形成另一種水漬,《致命引擎》的暗影不來自於這種潑墨興趣,反到是更像如同用釘槍繪製現代水墨的陳浚豪在《之乎者也》追求一釘(二影)即一皴的畫面虛詞那般,捕捉的是更不具物質性的幻影本身。 運用雷射、煙霧、暗影等未明(unlighted)的場景創置。 更有甚者,《致命引擎》不只是想讓舞者生出影子,它更想使影子生出影子,甚至是讓舞者成為影子自身。舞台上的側光打在舞者上是為了交疊出魍魎,而正打在他們身上的則是黑光(darkened light),打成一種無底之底(groundless ground)。這種影子及其影子的陰影亂象無疑地對觀眾產生挑戰。它所挑戰的是笛卡兒式的以我思主體為出發點的觀點論,即舞台世界繞著我打轉;它亦挑戰了以黑格爾唯心論式的精神與對象的同一,即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它的理論性格如同拉岡的精神分析企圖,即去目睹並且說明自身的慾望,理解何謂匱乏而回到一種空無。塊動劇場一方面讓觀者看到自己眼界的盲點(如飛蠅症)和內在的黑洞(如恐慌症),或許起初會騷動不安,但因為這樣的對自身觀看之慾望位置的提示,我們才更能把握自身的空無。這種無,如莊子在〈齊物論〉的推論所言,不是那種相對於有的那種(有/)無,而是第二次度的無,是相對於(有/)無的無。 科技藝術與表演藝術的結合,從過去單純使用燈光照明的啟蒙(enlightenment)佈景,到今日多變地運用雷射、煙霧、暗影等未明(unlighted)的場景創置。塊動劇場的《致命引擎》強度地詭辯、精準地逍遙、多次度地倒錯與變態,無疑地是當今捕風捉影,神遊太虛幻境,走到最遠的一支。

祥云缭绕,落花缤纷,在灵动的乐声中,美丽的飞天凌空飞翔,飘逸的长裙如梦如幻,飞舞的彩带迎风舒卷。忽而,琵琶声起,如高山流水,如玉珠纷坠,彩衣的少女反弹着琵琶跳起欢快的舞步,或飞旋,或跃起,或回眸凝望,或翘首沉思,种种神韵皆如画卷,丝丝风情顾盼生辉。如此视听声乐俱佳的境界,只叫人以为来到了奇妙的仙境,与飞天共舞。其实,这并非幻景,这就是以世界佛教壁画遗址奇迹——敦煌壁画和曾经创造历史辉煌的“丝绸之路”为题材的大型舞剧《丝路花雨》。自诞生30年来,这部经典舞剧凭着其精深的主题、经典的构思、精湛的舞艺、精彩的演出,在中国和海外赢得了亿万观众的心。

在上海举办中国普洱茶节,是普洱茶节首次走出云南。第十届中国普洱茶节以展示“科学普洱、健康人生”,全力打造“世界茶源·中国茶城·普洱茶都”品牌为活动主题,展示普洱茶科研成果,弘扬普洱茶文化和民族旅游文化,推动普洱茶走向世界、融入世界。

民族舞剧谱华章 世纪之舞塑辉煌

开幕式上表演了由省委常委、省委宣传部部长张田欣担任总策划,著名导演陈维亚担任艺术总监的大型原生态歌舞《天下普洱2010》。

《丝路花雨》诞生于上个世纪7 0年代,该剧以举世闻名的敦煌壁画和丝绸之路为题材,以和平、友谊为主题,描绘了敦煌画工神笔张和其女儿英娘与与波斯商人患难与共、生死相交的动人故事,它以富有表现力的舞姿、别具一格的艺术风格,将瑰丽多彩的敦煌壁画搬上舞台,形象地再现了敦煌文化的博大精深,歌颂了劳动人民创造敦煌文化的光辉艺术形象和中外人民友谊源远流长的动人故事。

《天下普洱2010》以普洱市佤族、拉祜族原生态歌舞为主,包含佤族舞蹈、拉祜族芦笙舞、摆舞及普洱民族茶歌、酒歌、情歌、民俗风情、普洱茶文化等内容。节目分《传说》《情歌》《酒歌》《茶歌》和《欢歌》5个篇章,第一次将祭祀、原生态歌舞、茶文化仪式、佤乐集成、芦笙表演等多个民族的节目有机融合,进行展示。

《丝路花雨》自出演以来赢得了无数的赞赏与荣誉:1979年该剧在庆祝国庆30周年进京献礼演出中,获文化部颁发的“创作一等奖”与“演出一等奖”;1982年获邀赴意大利米兰的斯卡拉大剧院演出,成为亚洲首个进入这个世界著名剧院演出的舞蹈演出团体;1994年荣获“中华民族20世纪舞蹈经典作品”称号; 2008年作为北京奥运会重大文化活动献礼展演剧目,在奥运前夕的京城掀起《丝路花雨》观剧热潮。尤其在庆祝共和国成立60周年献礼演出剧目多达百台的情况下,《丝路花雨》曾获得在国家大剧院连演5场的最高“待遇”。被上海大世界吉尼斯总部认定为“中国舞剧之最”。

浓郁的风情、神秘的意境、原汁原味的表演,让上海观众眼前一亮,赢得一次又一次热烈的掌声。

几十年来,舞剧《丝路花雨》宛如一缕淡雅清风吹进了中国艺术的舞台,使无数观众深深沉醉于舞蹈创造的瑰丽境界之中。它如一朵奇葩,带着幽幽清香,收获了无数热烈的掌声与巨大的荣誉。它把千年前的大漠丝路风韵带到人们的眼前,让我们宛如行走在盛唐充满传奇色彩的丝绸之路上,亲眼目睹远古的博大风尚。

由中共云南省委常委、宣传部长张田欣担任总策划的普洱大型原生态歌舞《天下普洱2010》以普洱市佤族、拉祜族原生态歌舞为主,兼顾普洱其他民族元素,包含佤族舞蹈、拉祜族芦笙舞、摆舞及普洱民族茶歌、酒歌、情歌、民俗风情、普洱茶文化等内容。节目分《传说》、《情歌》、《酒歌》、《茶歌》和《欢歌》五个篇章,第一次将祭祀、原生态歌舞、茶文化仪式、佤乐集成、芦笙表演等多个民族的节目有机融合,进行展示。

从上个世纪70年代末至今,《丝路花雨》的足迹遍及20多个国家和地区、演出1600多场、共计310多万名观众。那源于敦煌壁画的飞天造型、反弹琵琶的“S”型优美舞姿、变幻无穷的多臂菩萨……从创作观念和舞台样式上彻底改观了中国民族舞剧,《丝路花雨》自身也因此成为中国舞蹈史真正意义上的里程碑,成为当之无愧的经典之作。

《天下普洱2010》原汁原味地展现了拉祜族《打猎歌》、哈尼情歌《玉苛苛》、傣族《象脚鼓舞》、经典《甩发舞》《送客调》等,参与演出的150位民族演员全部来自普洱市乡村。这台普洱市来重点打造的歌舞节目,首次亮相成功演出后,随后将连续在上海大剧院演出4天,其中包括了两场商业演出。

这部舞台精品最大的亮点便是舞蹈,融合了中国古典舞、敦煌舞、印度舞、黑巾舞、波斯马铃舞、波斯酒舞、土耳其舞、盘上舞、新疆舞等。它着力突出敦煌舞,并创新性地融入了很多现代舞元素,独舞活泼灵动,充满个性,而群舞则尽显柔情与浪漫。剧中,源于敦煌壁画的飞天造型、反弹琵琶的“S”形优美舞姿等,都让人叹为观止。

据介绍,此次在广州大剧院演出的演员都有着丰富的表演经验和扎实的舞蹈功底。新版《丝路花雨》中,英娘与神笔张、伊努斯等人的悲欢离合依然扣人心弦,但更加强化了剧情的内在节奏,使之更加紧凑凝练,情感色彩的变化更加丰富,而舞台样式上的现代感也将令观众耳目一新。

美伦美幻丝路雨 视听灵动传友谊

《丝路花雨》以雄伟神秘的敦煌莫高窟和无与伦比的敦煌壁画为背景,把一个反弹琵琶的佛国故事,把美好动人的民族情谊,以美伦美幻的舞蹈呈现在观众的面前。

全剧最大的亮点便是舞蹈,它的舞蹈融合了中国古典舞、敦煌舞、印度舞、黑巾舞、波斯马铃舞、波斯酒舞、土耳其舞、盘上舞、新疆舞等各种艺术形式于一身,着力突出敦煌舞,并且创新性地融入了很多现代舞元素,独舞活泼灵动,如佛国莲花清香飘逸,而群舞也更显柔情与浪漫。

轻灵的乐声中,美丽的伎乐天在缭绕的祥云中渐渐现出身影,漫天的飞花翩跹,轻盈的彩带回旋,曼妙的飞天凌空飞舞,这个经典开场不知化做了多少观众的美好记忆。女主角英娘“反弹琵琶伎乐天”的优美造型充满东方女性优雅妩媚之美,那独创的“S”型舞姿令无数人为之痴迷。就是这位美丽善良的英娘,跳着美丽的敦煌之舞,把盛唐文明传带波斯;正是她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反弹琵琶”舞姿,打动了世界观众。

而浪漫灵动的群舞,在舞台变幻的灯光下,呈现出神奇瑰丽的艺术效果,或色彩明丽,或淡雅清新,或忧伤神秘。或明朗活泼,独特的配乐如山泉丁冬,如风起苍穹,在我们面前塑造出神秘的佛国,亘远的大漠……再加上极具西域特色的服装造型,恢宏大气的舞台,奇妙的飞天效果,令人观之难忘。

《丝路花雨》塑造的神笔张、英娘、伊努斯、窦虎等极富特色的艺术形象,感动了千千万万人,震撼了千千万万人。这是文化的感动,这是文化的震撼!《丝路花雨》是当代中华文化奉献给世界的一首真善美赞歌,是中国人民献给世界和平友好的浪漫舞蹈。

正因如此,该剧获得了来自世界的诸多赞誉。法国《震旦报》称其“演出精彩,化妆漂亮,服装华丽,富有魅力和异国风情,称得上是一部壮观的史诗”;荷兰著名导演尤里斯伊文思评价该剧:“这是一个具有民族风格的舞剧,表现了中国人民自古以来就与各国人民有友好的联系。

精品阵容传古韵 舞台风姿誉流年

《丝路花雨》由我国著名艺术剧团——甘肃省歌舞剧院创作演出。30年的艺术辉煌,造就了一批中国舞剧里程碑式的演艺品牌。此次在广州大剧院演出的演员中便拥有李倩、孙秋月、赵乔、李莉4位“英娘”,汪子涵、安宁两位“神笔张”,朱晗、王君两位“窦虎”,他们凭借丰富的表演经验、扎实的舞蹈功底给我们创造了瑰丽的艺术境界。在美丽的背后,在荣誉的背后,是他们付出的艰辛,第一代“英娘”贺燕云回忆道:“为了让静止的敦煌壁画舞起来,编导们孜孜以求,而我成了他们的实验‘陀螺’;我像着了魔一样千百遍地舞,每一个舞姿形成,无不凝结着无数心血和汗水。”

当我们观赏这场优美的舞剧之时,所不能忘怀的该剧震撼人心的画面美感,更是舞剧院《丝路花雨》创作组的老中青三代艺术家们的无尽付出,相信这个享有“中国舞剧史上里程碑”、“东方《天鹅湖》”世界美誉的当代中国舞剧经典,必将带给广州观众精美绝伦的艺术享受。

《丝路花雨》是中国舞蹈史上当之无愧的经典之作。她呈现出源于敦煌壁画的飞天造型、反弹琵琶的“S”型优美舞姿、变幻无穷的多臂菩萨……上世纪70年代末改革开放刚起步,《丝路花雨》赴香港演出成功。紧接着走出国门,开始其迄今足迹遍及20多个国家和地区、演出1600多场的闪光历程。 31年后,甘肃省歌舞剧院对这部经典之作进行了全新解析和再创,为《丝路花雨》这颗明珠拂去历史的尘埃。新版《丝路花雨》保持了原有的故事情节与人物形象塑造,将高科技手段与舞台设计、灯光设计融合在一起,莫高窟、月牙泉、大漠烽火、古代波斯等被营造得更加真实可信。 新版《丝路花雨》在突出敦煌舞方面大胆创新,融入更多的现代舞元素,将原有的舞蹈与戏剧表演程式相结合变为以舞蹈本体表演为主,主要人物的舞段更加个性化、主体化,群舞也更为灵动浪漫。每一个舞段的出现都是一次美的体验与享受。 31年前的《丝路花雨》在音乐方面完全以民乐为主,修排后则以交响乐为主,对部分乐曲重新改写,对全剧音乐重新配器录制。在保留敦煌风韵的基础上,新版《丝路花雨》对主要人物在不同舞段、不同场景的着装进行了创新设计,几乎所有的群舞服装重新设计,使色调更加柔和多彩,风格更加飘逸洒脱。

本文由澳门唯一金莎娱乐发布于美术,转载请注明出处:澳大利亚块动舞蹈团《致命引擎》将亮相台北

关键词:

大型史诗性歌舞剧《相如长歌》唱响首届中国国

11月2日晚,市大剧院座无虚席、掌声四起,大型现代民族舞剧《天蝉地傩》精彩亮相,令诗城观众耳目一新。省长王...

详细>>

2011中国东方歌舞团迎新春大型音乐舞蹈晚会《爱

由新疆金浦公司分别冠名的“金浦杯”第九届大阪城市圈全国体育舞蹈公开赛暨格Russ哥其次届体育舞蹈节将于前段日...

详细>>

2010年中国体育舞蹈公开赛郑州站落下帷幕 - Pow

由国家体育总部社会体育教导宗旨、新疆省体育局、中华夏儿女民共和国体育舞蹈联合会起头,海南省社会体育管理...

详细>>

第八届北京国际戏剧·舞蹈演出季 两岸三地名导

“第八届北京国际戏剧·舞蹈演出季”即将在本周六拉开大幕,历时51天,共推出19部精品戏剧舞剧作品。除了汇集两...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