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间弥生“我的一个梦”:无尽的绵延

日期:2019-11-20编辑作者:美术

清明小长假,古玩城地摊淘宝市场照例5天全开。虽然不少以往周末准时出现的收藏爱好者或补班或回乡扫墓没有现身,但这并不影响卖家的热情。当然,仅有热情是不够的,商家们需要的是人气,更需要与人气相伴而至的利润。

图片 1

一架名为布伦特夫人(Lady Blunt)的小提琴以1590万美元拍出!这也许更能让人知道,一架保存完好的古琴,在拍卖会上总是获得青睐。对于那些想着自己的投资收益能够水涨船高的人而言,收藏小提琴或许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图片 2

因为不用补班,周六一大早便去古玩城捡漏。虽说愿望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能不能捡到漏还得凭运气,但早到总有先发优势,毕竟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尤其现在市场上值得一淘的东西越来越少,玩玉的人却越来越多,稍一晚点恐怕就与自己心仪的东西失之交臂了。

或许某次绚烂消散之后的黑暗,会把我们的灵魂带进阴郁的死寂,在那瞬间的毫厘与倏忽中,我们会斩断人生这不看的大戏,对生命与享乐的万花筒摇头。草间弥生

Smith花光遗产买乐器

赵孝萱博士

不过也不尽然。玉者遇也,淘玉有时候还真得讲求缘分,不信不行,不服不行。这不,我的缘分说话间就到了。

成名60多年,草间弥生的首次亚洲巡展才姗姗来迟。耄耋之年,她带给我们我有一个梦。巡展首站韩国大邱美术馆,第二站落户上海当代艺术馆,已于2013年12月14日开幕,展期持续至今年3月30日。草间弥生此番个展也是上海当代艺术馆成立8周年之际呈现给所有喜爱艺术的朋友们的年终大礼。巡展的策展人是首站大邱美术馆的馆长金善姬女士。

Tim Ingles,作为苏富比拍卖行乐器藏品的负责人告诉记者,一些在特定的岁月中所制作出来的乐器,往往在10年之内,身价大涨,价值连城。而据一个在线的拍卖行Tarisio的运行情况来看,乐器拍卖收藏市场还是相当活跃的。

为纪念民初蔡元培弘扬美育的教育理想,台湾人文学者、艺术收藏顾问赵孝萱博士成立了元培学堂。以深入浅出的艺术课程与亲身体验的游学之旅,让企业家掌握艺术史谱系与收藏知识。从而培养学员的艺术鉴赏力、人文素养与美学品味。

在一个新疆玉商的摊上扫视了一遍,入眼尽是红红的染色料,提不起兴趣。目光落到角落里的一块原籽上,却一下子被牢牢吸引住了:正面是养眼的黑皮,背面却又变成了黄色的虎皮;虽然虎皮略显僵,但下部高青白的玉质却又十分细腻油润。在如今爱玉者疯狂追求美皮籽料的今天,这种成色的东西无疑是市场上的抢手货,如今却静静地躺在地摊上,这本身就是难得一见的风景。

无限的网,弥漫的圆点,无边的空间,重复的符号草间弥生的一切都像是无尽绵延的时空。在这里,时间、重力等任何绝对参照物都失去了意义,而草间弥生真正惊人的是她艺术创作生涯60年来不竭的创造力。本次展览在带来草间弥生60年来的经典代表作的同时,也带来艺术家新近创作的油画《我的永恒灵魂系列》及大型装置作品《波点偏执》。其中《我的永恒灵魂系列》带来令人耳目一新的感受,让我们看到一个逐渐走向安详状态的草间弥生。该系列始于2009年,4年来已创作多达310件作品,是至今草间弥生数量最多的系列作品。草间罕见地将具象与抽象同时表现在画布上,明亮而饱满的色调,颇有一番儿童涂鸦式的乐趣。从其作品名字《太阳的光耀》、《在欢愉的天空下》、《春之觉醒》来看,似乎也是草间弥生在心灵修炼的路程中迈出更自信而平和的步伐。

而关于乐器,总有一些永恒的话题。Ingles就指出:在近三百年的时间里,乐器制造业也许是唯一一个没有进步的行业。因为,我们可以发现,那些损坏的乐器总是可以相对容易地被修复。

蔡元培是中国提出美育的第一人,以美育代宗教说闻名于世。蔡先生毕生不遗余力地倡导美育,使受教育者的情操受到良好的陶冶,美育一词,最早由他从德文翻译过来的。蔡元培在北京大学亲自开设、讲授的唯一一门课程,是美育,他将艺术与美育纳入北大教育系统,谋全国艺术之普及。

不过,东西虽然不错,估计价格也很可观,要不就不会一直待字闺中了。去年的一次玉石展上,比这块原石稍大一点、玉质远不如这件的料子开价8万,卖家还不愿意别人多看,一句少了6万你放下吓跑了许多人。眼前的这一件虽然块度稍小,但100克多一点(后来称了一下,107克,目测还算准确),刚好一个把件料,而把件料一直是同类玉石里的佼佼者,卖家还不得开个十万八万的?想到价格不免有些泄气,因为口袋里的现金不到5000块,卡也忘带了,恐怕也就是免费参观一下的份。

然而我们更熟悉的是那位总是无意识呓语的草间弥生,带着一种游走于清醒与酩酊之间的激情,在初心和伪装厮杀的狼藉战场,构建出一个个隔离草木枯荣世界的永恒之界。这是一种冷,一种漠,却是草间弥生全部的执着与激情。

David Rattray,是皇家音乐学院的乐器修理师,他负责照顾着学院内Strads小提琴和其他一批珍贵的乐器,他清楚地哪知道,哪些人才是真正的爱着这些乐器,而哪些人则是叶公好龙。

在其辈努力下,从教育的宗旨、正规性和系统性等方面来说,民国时期,中国的现代艺术设计教育初步呈现出比较完整的学科面貌。

但问一下价还是必要的。事实证明,不仅必要,而且必须,因为接下来的结果是必然。一万八。卖家回答。这才发现卖家一共是4个人,见我热切地看着那块玉,他们也同样热切地看着我。

在本次展览中,纯白与纯黑的两幅《无限的网》被并排展出;另一面墙上,同为《无限的网》系列的作品则有不同的缤纷色调。当你望向黑白两面画布时,初时你会感到迷茫,看久了,或许会被一种沉静的气氛所感染。草间弥生在这个系列中无视整体构图,也没有设定视觉中心,而我们能通过这些反复呈现的千丝万缕的微妙笔触,感受到行星般的恒常运动用草间自己的话说就是想从自己的位置,度量宇宙的无限。在《重复的视觉,菲勒斯船》中,草间用偏执的重复展现了一种惊人的力量。整个展厅只有一个装置作品,暗红色的灯光下,位于展厅中央的是一艘船,船体通身密集的突起物是阳具;展厅四周是镜子,因而这一符号以有序的排列弥漫了整个展厅的,这种紧张和不安正是草间弥生精神紊乱而逼迫自己用艺术治疗的偏执所传达出来的。大型装置《再生时刻》亦是如此,柔韧而参差的软体型雕塑,是草间坦言用艺术发泄的心声。相比之下,《无限镜室灵魂波光》却显出辽阔而悠远的意境。这其实是一件电子雕塑的装置作品,利用展厅的镜子墙面营造无始无终,无形无界的空间,并邀请观众走入作品之中去体验。走进这件作品,让我们想起我们仰望星空、放空自己的感受。在这种奇妙而美丽的视觉感受中,布满垂直挂坠、错落有致闪烁着的圆点灯泡,正如南国夜晚熠熠璀璨的星光,你能看到它们的光芒,却感觉不到热度。也许仰望星空于草间来说,是一种冥想和自我修行的过程,是孤独的求道的赤诚。

在Ingles和其他一些热心的拍卖人和交易商的帮助下,Rattray正准备在筹划一个关于慈善音乐晚会的乐器收藏展。而同时皇家音乐学院也发布了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著名乐器收藏机构Becket Collection会将自己收藏多年的乐器悉数捐给学院,供其学生学习使用。而Becket Collection的创始人Elise Becket Smith也在自己的官方博客上承认了这一事实。

元,善也,始也,育也;培,养也,育也。这也正是元培学堂的创办理念。

开价不到两万?有门!

在最为人所知的波点系列中,除了耳熟能详、喜闻乐见的南瓜,以及充塞整个美术馆开放空间的装置作品《波点偏执》,还有《为挚爱郁金香之永恒祈祷》和《我在这里,却了无一物》两个展厅空间作品。波点或许是草间为幻觉所困扰的产物,于视觉呈现上也非常受欢迎;然而若对这些波点的理解仅限于有趣或者好看,那无疑是对草间弥生深深的误解。草间认为总是不厌其烦在不同的物体和背景画满一样的波点图案是为了自我消融:将任何的具象之物与圆点同化,从而消除了自我的存在,达到与永恒合二为一。

在过去的几年中,这位生于美国的大提琴演奏家,花光了家人留给自己的遗产,去购买一些乐器。这些乐器包括18世界至19世纪早期的英国乐器。而这些乐器,每当有人弹奏起来,总觉得让人有种人琴合一的奇妙感觉。

元培学堂授课现场

经过不太艰苦的讨价还价,最终四位数拿下。将成果展示给几位仍在瞎逛的玉友(网络语言叫做显摆或者得瑟),褒贬皆有,有认为捡漏甚至捡大漏的,也有认为买贵了,其实也就值个千儿八百的,不一而足。也难怪,玉友中既有喜欢玉质油润的,也有钟情皮色的,还有喜欢巨型料子或者微型料子的,看东西的出发点不一样,角度不一样,所得出的结论自然有差异,甚至大相径庭。如果玉友看玉将来也会成为成语的话,其含义估计大致与盲人摸象相近。

这样的草间弥生并非不食人间烟火。喜欢仰望星空的她,却是深深扎在土地里的人。从最开始她对她的恩人乔治亚欧姬芙说:我必须呆在纽约,因为我要出名,到她在反战浪潮中善于抓住时髦热点制造话题,再到回归故土一步步扭转这个保守根深蒂固的国度对她的负面评价这一切,如果不是步步为营的精心打算,是不可能成就今天的她。草间弥生深谙我们这个时代的心理,就像她刚到纽约就对这座城市的本质做出精辟概括纽约这颗熠熠生辉的宝石,总是上演着毁誉交加、纠结不清的人生大戏,展现出华丽的众生样貌。她还懂得艺术市场的运作,因为她的每一个展览举办地都是在知名画廊,所以才会从第一个个展伊始就拥有广大知名度。她知道什么东西是雅俗共赏而为大众所喜欢的。她由成名作《无限的网》打下的美学理念的基础,她更以一颗颗可爱的南瓜和百搭的波尔卡圆点拓展了其美学传播的受众,俘获了最普通大众而不仅仅是艺术圈内人士的好评与喜爱。因为一个常年仰望星空的人,必须在地上站得稳才能找到一个完美角度仰起头。所以,你真的相信仅仅是运气吗?草间弥生,真是太适合这个时代的当代艺术了。

我发现。Smith说道,18世纪晚期的那些乐器匠人是非常杰出的,可惜他们的作品却鲜有人问津。因此我才能够以低价购入这些乐器。而她的这项举动似乎对于市场也有着一些重要影响,那就是从此之后,这些乐器的价格猛然飙升。谈到这里,她似乎有些得意。她回忆着曾经有次让一个伦敦交易商以她的名义去竞拍一件英国产的大提琴,开始出价为3500英镑,而最终,这个大提琴最终以1万英镑的价格出手。

就现代观念来讲,艺术教育应与人的素质相提并论,应当成为终身教育,但目前社会艺术培训学校招生对象只局限于少儿及美院考生,尚未有针对成人开设的课程,缺乏美学鉴赏素养及人文品味的培养。

其实这种讨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很有意思,毕竟能启发人换个角度看问题。回到家里,将这块石头发到贴吧以及我所加入的几个爱玉群里,看看大家作何评论。

但是,她的初心,却比任何人都强大。在最初的最初,在逃离日本去美国之前的那个小女孩心里,对美国的想象是:晴朗无云的天空下,放眼望去是无尽的玉米田。阳光渗透到草原的每个角落,空间无边无际延展到天边。后来,我们在草间弥生的自传中看到她如下的坦白,或许可以作为她自身艺术与人生最好的注解:镜中几千几万道光速明灭的色彩,正是我们凡尘俗世的缩影。或许某次绚烂消散之后的黑暗,会把我们的灵魂带进阴郁的死寂,在那瞬间的毫厘与倏忽中,我们会斩断人生这不看的大戏,对生命与享乐的万花筒摇头。那些迷幻的光,是梦,是泡影,是天堂。

那次我们真是太幸运了,因为那场拍卖会中没有台湾人和日本人的影子,不然最终那架大提请也不能被我们收归囊中。Smith说道。而Smith创建Becket Collection的最初动机很简单,作为启蒙时代管弦乐团的一名琴手,有一次无意中发现一些艺术学校中,从事古乐器研究的学生竟然没有一件属于自己的乐器。

元培学堂授课现场

很快,口水上来了:

编辑:文凌佳

集合投资古琴的游戏

美育救国,这一民国教育家的号召,在今天更为迫切。元培学堂,便顺势而生。这是一所专授美育的文化讲堂,成立于2013年7月。专为企业家开办艺术鉴赏、收藏、美学与人文相关课程。秉承文化扎根、美育救国的理念,元培學堂以美育提高企业家的人文素养,为巿场培养更多有良好品味与鉴赏力的藏家。同时严选观念好、有品味且教学严谨的老师授课。

一位网友对这块料子简直不屑一顾:品玉要首德而次符,德是什么?玉质好。符是什么?玉的颜色或皮色。也就是说,古人认为细腻温润的玉质才是最重要的。现在很多人一说就是什么美皮靓皮,对玉质却只字不提,这不是本末倒置吗?

而同时,风险投资人Nigel Brown正在庆祝一个连续成功实施了25年的公益计划这个计划就是允许投资人(或许Brown更习惯地称之为捐助者)去帮助一些有才能的音乐人实现理想而从中获利。

元培学堂授课现场

更有极端者,对黑皮发起了攻击:我最讨厌的就是黑皮。好好的一块玉,却长着一张黑不溜秋的脸,不觉得难看吗?这块玉要是我的,雕刻的时候我一准把那黑皮铲了!

他说他的这个计划来自于赌马比赛,用他的话来说就是,在这些计划中,人们进行投资,价值为5000英镑至5万英镑不等。如果一件乐器价值50万英镑,他就将其做成一个50万份价值为一英镑的合资计划进行出售,而每年,这件乐器都会盈利,因此原先投资的那批人会以新的价格购买这个合资计划。

除课堂讲授之外,还有深度的艺术人文参访之旅。亲身体会艺术品并与艺术圈重要人士会面;参观美术馆、拍卖会、艺术博览会、画廊艺术区、艺术家工作室等;以及逐一拜访重要的艺术家、美术馆馆长、策展人、艺术史教授、画廊负责人、拍卖负责人、大收藏家等,并进行对谈。

很快就有人发表不同意见:市场上有好皮的玉价格远超过没皮的料子,这是不容回避的客观现实。你要是不喜欢美皮,我拿质地大小相同的、没有皮的料子跟你换,干不干?

这样的做法就使得投资者的利益和原先只是单纯的集资购买乐器的收益不一样,根据Brown的说法,对于每位投资人来说都是公平的。而这种做法使音乐人Nigel Kennedy和Steven Isserlis成功地获得了自己的演奏乐器,而其他30位顶层的弦乐器演奏家也因此获利。Brown会觉得自己也很有艺术气质吗?他笑道当然,对于这样一个游戏,我是很希望自己也能够融入其中的。

同时针对个性化需求,元培为企业及个人提供量身制定的专业艺术顾问服务,包括艺术投资和收藏建议、艺术品价格分析和评估、艺术品展示规划等多元化咨询服务。

至于那位要铲黑皮的仁兄,一位网友的回复只有简单的5个字,简短却有力:暴殄天物啊!

在过去的20多年里,这个游戏已经逐渐被一些新一代的富有的藏家(其中有不少来自中国)和一些慈善基金会所掌握。而日本基金会(Nippon Foundation)的领导地位也逐渐被台湾的迟梅文化基金(Chi Mei Culture Foundation)所取代,和日本基金会一样,迟梅文化基金也曾经将自己购得的一些乐器无偿赠给一些顶级音乐家。而迟梅的初衷就是希望可以将一些资源合理分配,使得真正从事艺术的人可以有所裨益。

编辑:江兵

一通水花乱溅的口水战之后,有人出来作总结:如今很多人玩玉玩的只是其商业价值,而不再注重玉的内涵了。尤其是新加盟的炒玉资金,更是啥热炒啥,前段时间所谓桃花玉暴热,一周前只卖百十块钱的东西,过完周末回来就暴涨至万元以上,据说就是炒作资金在里面快速流动所致。现在桃花玉的价格几乎又回到了起涨点,当初追进去的玉友不知会是怎样的感觉?

但是这个游戏的焦点认识在关注还是这些弦乐器(当然一些珍贵的弹拨乐器也是其考虑的范围之内,其购买乐器的总合资大约为4万欧元)。而一些陈旧的木管乐器和一些铜管乐器,或许是因为它们自身难以被修复,或许自身的音质难以有所进步,因此都不在这项游戏考虑的范围中。

当然,网络上口水横飞,我只需笑看即可,因为这块料子的价值我是很清楚的,并且我手握的是实物,而他们不过对着几张照片大发议论而已。这不,网友的口水仗还没打完,已经有玉友发来了站内信:你那块原石加价2000块转给我,行不?

而另一方面小提琴杂志(The Strad magazine)每个月都会发布一个有关一些旧乐器热门程度的拍卖报告。但是该杂志的编辑Ariane Todes指出,之所以现在这些旧乐器价格飙升,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有价无市。她自己曾经购买了一架1757年制造的Sebastian Klotz小提琴,20年前该琴的售价也仅有7000英镑,而如今却没有去升级的计划了。

编辑:admin

而对于那些刚开始从事乐器收藏的新手,她的建议是:我个人感觉去一些有名的交易商中购买乐器要比去拍卖行淘更安全。人们之所以趋向去拍卖行购买乐器是因为人们总觉得自己能以很少价钱购得一件绝世珍品,而人们很可能因此得不偿失。

编辑:admin

本文由澳门唯一金莎娱乐发布于美术,转载请注明出处:草间弥生“我的一个梦”:无尽的绵延

关键词:

克莱因画作拍卖估价逾3000万美元

法兰西共和国佳士得拍卖行5日在香水之都实行信息宣布会,宣布将于八月8日在美利坚联邦合众国London处理法兰西共和...

详细>>

培根名作五月上拍纽约苏富比 估价4000万美元

类似于资本市场的天使投资人,天使收藏家指的是那些高净值的个人,他们通过发掘具有天赋和巨大发展潜力的艺术...

详细>>

保利八周年春拍古代书画夜场3.1亿收槌

2015年11月8日上午10:00,沈阳市孔学会家训书法展在北京市城市规划馆与观众见面,这是家训书法展览的首次集体亮相...

详细>>

鼎立艺术馆成立两周年之际迎来国际雕塑艺术家

石鲁作品《杂花册》 嘉宾合影2015年11月9日,由鼎立雕刻集团、今日美术馆主办,鼎立艺术馆承办的国际雕塑艺术家戈...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