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术馆成拍照打卡胜地 艺术品或沦为美照背景墙

日期:2019-09-20编辑作者:美术

图片 1唐经幢

  近日,民俗平台“爱彼迎”在长城发起“奇屋一夜”的体验活动,引发全球网友关注。官方将随机抽取4组顾客在长城住宿一晚,地点设在北京延庆。随后,延庆官方微博发布声明称,未收到关于此项活动的报审文件,也从未批审过任何民俗体验活动项目。最终,“爱彼迎”官方网站发表官方声明称不再继续举办此项活动。

  2017年12月11日10时左右,云南省泸西县人毛某平、毛某勇邀约同是老乡的毛某波、毛某波,驾驶丰田牌轿车从云南省昆明市至安宁市金方街道办事处昆钢东区农贸市场内,以兜售假古董的方式,骗取被害人牛某某现金人民币40000元。

  “艺术打卡”的风潮下,如今置身美术馆,仿佛置身热门景点。就拿之前开展的某美院毕业作品展,因免费对公众开放,着实成了打卡拍照胜地。不少穿着时尚艳丽的青年男女在画作雕塑、装置艺术前摆出各种造型,另一边的摄影师装备 “长枪短炮”,快门响过一阵,很快又集结至下一个展品。一些颇有视觉冲击力的作品前甚至排起拍照队伍。嘈杂的环境和紧张的拍摄下,由于毕业展保护措施不及专业艺术馆、美术馆的珍贵藏品,展览仅过去一天,就有部分展品损坏。而在网上浏览这些照片,精心标注的不是展品名称或是艺术理念,而是身上衣服的品牌、价格以及拍照姿势小贴士。

  处在早期王朝形成时期的广富林文化

  覃若琰

  原标题:发财梦破! 售假古董骗钱被判刑

  2018毕业展上,观展游人如梭。(图/央美官网)

  广富林其特殊性究竟在哪?在我看来,最特殊的要属发现的三座青铜尊,其中两件出土自广富林,还有一件出土自离广富林很近的凤凰山。

  这次事件中,延庆文保部门从最开始的“未审批、不支持”,到后来的“持续关注、继续监督”,其前后矛盾、含糊不清的说法,引发公众更大的质疑。而《长城保护条例》第十八条明文规定“禁止在长城上架设、安装与长城保护无关的设施、设备”。若对文物资源的开发忽视了法律的底线,而由相关部门沟通与协商决定,一旦开了先河,必将会引发对文物资源的掠夺式开发,其后果难以估量。

  本报讯 记者吕惠钧 6月19日,安宁法院刑庭在安宁市金方街道办事处新村社区开展“阳光司法进社区”活动,依法公开开庭审理了被告人毛某平、毛某勇、毛某波、毛某波诈骗一案,昆钢新村社区群众一百余人到庭旁听了该案庭审。

  艺术展、美术馆成为 “网红”,观众有热情看展,固然是可喜的现象。周末休闲、外出旅游 “打卡”艺术馆美术馆,令艺术与餐饮、购物出现在同一份“卡单”之上,也可视为大众文化生活逐渐丰富和审美诉求逐步提升的缩影。社交媒体时代,用拍照 “打美食卡”“打健身卡” “打旅游卡”成为年轻人生活方式的同时, “艺术打卡”的出现,令人欣喜。具有视觉冲击力的艺术品不仅能天然营造 “美照”氛围,还能突出 “小众”气质,自然进入追求时尚青年的视野。有一些鼓励观众合影互动的艺术展。例如沪上正在展出的莱安德罗·埃利希个展 “虚构”,只有参观者置身展品之中,才会出现 “漂浮” “隐身”的特效,从某种程度上完成艺术家的创意,让人从中感受趣味。

图片 2二陆草堂

  原标题:文物经不起如此折腾

  安宁法院刑庭审理该案后认为:毛某平等4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虚构事实诈骗他人财物,数额较大,4人的行为均已触犯国家刑律,构成诈骗罪。分别以诈骗罪依法判处毛某平等4名被告人有期徒刑一年至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一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元至10000元不等的刑罚处罚。

图片 3

  那么华亭是如何演变为一个地名呢?在此不得不提到陆逊之孙陆机、陆云。陆机、陆云是吴国贵族,陆逊孙辈。在《陆机传》中曾记录:“年二十而吴灭,退居旧里,闭门勤学,积有十年。”在《晋八王故事》中有着华亭鹤唳的典故,“陆机为成都王所诛,顾左右而叹曰:‘今日欲闻华亭鹤唳,不可复得。’华亭,由拳县郊外墅也,有清泉茂林。吴平后,机兄弟素游于此,十有余年。”由此可以证明,在陆机时期,华亭以然成为地名。在我看来,二陆运用祖上光荣的华亭侯来命名地名是表明要继承祖上的光荣。

  此消息一出,引发网友关于文物资源开发的争议。长城作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在开发利用上应以保护作为前提。虽然“爱彼迎”官方声称活动初衷在于宣传保护文物和文化遗产的理念,在整个活动中不会在长城上动一颗钉子。但将烽火台改装成卧室与餐厅,装上移动厕所,又如何在细节上确保不会对长城造成一丝一毫的破坏?短短的一夜体验,非但不能拉近与长城之间的距离,对长城的破坏只会有增无减。归根到底,这项活动借着长城的东风和噱头,追求小众用户的体验,其最终目的是谋取自身利益。

图片 4

  游艺期间,最精彩的部分无疑是在朵云书院的专题导赏。在身处广富林徽派古建筑群中的“明代高房”建筑——朵云书院中,摄影家马凌云、书法家盛庆庆与松江史学者程志强分别为观众作了专题导赏,其间,程志强以《穿越松江6000年》为题,围绕广富林,讲述了广富林与松江的故事。澎湃新闻特此节选“艺行上海”活动期间的部分讲座内容予以刊发。

图片 5

  说起松江,一定会讲到华亭县,而说起华亭县必然追溯到华亭侯。建安24年,陆逊受封华亭侯。而陆逊之所以可是受封华亭侯是因他打败了汉寿亭侯关羽。 华亭侯与汉寿亭侯的关系在历史上有许多争议。古代的侯分多个级别,亭侯的级别非常小,许多大人物如刘备、曹操也都是从亭侯做起的。但古代的侯有虚封和实封的区别,所谓的实封必须在之后写明所管辖的县、户。华代表着“美好”之意,因此,华亭侯实为虚封,起先也非地名。

  来源:艺术中国ArtChina《文汇报》黄启哲

  第一次是李隆基,天宝十四年(755年),发生了安史之乱,北方经历了长达8年的战乱,也成为了唐朝由盛而衰的转折点。虽然安史之乱对北方来说是一次大灾难,但对南方来说也是一次大契机,大量的北方大族,先进的文化和成产技术来到了南方,推动了南方的跨越式大发展。因此,859年,即安史之乱爆发后的约百年,在松江的通衢大道建立了唐经幢。据《云间志》记载,“十幢巷,在县西南一百五十步。”其中,“县”就是指华亭县,也是今天松江二中所在的位置,而松江二中的所在地也是当时的华亭县衙。唐经幢,高9.3米,建于大中十三年(859年),刻有《佛顶尊胜陀罗尼经》全文,并有题记,是上海地面最古老的文物,也是现存最精美的唐代经幢。

  不可否认的是,当 “打卡”风潮蔓延至艺术场域,大大提升了艺术的传播效果。一些博物馆、艺术馆或展方看到了其中的文化 “商机”,甚至以 “打卡网红地”字眼来进行宣传。然而以流量带来注意力之后,如何引导观众在拍照打卡之余 “走心”欣赏,更加关注展品本身的文化内涵和艺术价值,营造更为安静有序的观展氛围,是目前相对缺失的。

  而在松江的九峰当中,机山以陆机命名;横山又名横云山,以陆云命名;小昆山原名昆山,以机云生于此而命名;天马山原亦有二陆读书台。而九峰一带多有陆氏墓冢和汉晋文物出土。因此,这些都表明在汉晋时期,这一带有许多高等级的贵族在此生活。而在广富林,则出土了榫卯结构的砖头,汉代的绳纹地砖。这一出土文物也印证了以上观点。

图片 6

  1276年,元朝占领了临安,次年,华亭县从县升为府,成为了华亭府。这说明从宋高宗南渡之后,华亭县的人口、经济等都得到了大规模的上升。华亭府成立后的第二年,改名为松江府,即以吴淞江而得名……

  央美研究生毕业展“网红”展品《真假美猴王》(图/作者王瑞琳微博)

图片 7宋代龙首建筑构件

  说到底,提升大众审美和艺术欣赏能力是一个渐进的过程。将 “镜头聚焦”带来的网红流量,真正变成“放下相机”用心凝视的文化力量,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常有人说,是松江水脉开启了申城史河。此言不虚。华亭、云间、茸城、鹤城……松江在史书中留下了许多饱含诗情的别称。每一个名字都是一个风雅典故,勾勒描绘出上海这座城市的绵久文脉与精神原乡。这其中,广富林更被誉为“上海之根”。

图片 8

  青铜器是古代权力的象征,是贵族所用的器物,一般平民只能用陶器。而在如此小的广富林竟然存在两件青铜尊,说明曾有非常高等级的贵族在此生活,拥有较高的社会等级和规范制度。而在春秋晚期,这里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聚落。

  相比于剧场演出前的配套导赏讲座,许多美术馆、艺术馆的展品藏品相对 “沉默”,与观众的互动也相对较少。要让 “艺术打卡”不止于 “到此一游”,需要展方通过展陈方式,更好地帮助观者读懂作品,了解作品,参与艺术之中。比如,马德里的索菲亚王后艺术中心在展出 “镇馆之宝”毕加索的 《格尔尼卡》时,用几个展厅全方位展示其多幅草图、早年的报道评论、展览海报等文献资料,帮助观者更好地了解其诞生过程及其历史背景。

图片 9广富林文化展示馆

  莱安德罗 · 埃利希《虚构》展(图/展方)

  而到了元代,华亭县则演变成了松江府。在此期间,发生了历史上著名的南渡事件。

  “打卡”似乎正在成为看艺术展、逛美术馆的新风尚。翻看知名图文分享应用,有关展览如何拍出美照的心得笔记高达上万篇;而把美术馆、艺术馆作为小众拍照胜地推荐,更是成了热门话题。相比于欣赏艺术本身获得精神满足,艺术品似乎更多地扮演了 “美照”背景墙的角色。

图片 10青铜镶嵌蟠蛇纹尊,松江凤凰山出土,残高36.3cm,口径24.9cm

图片 11

  今天所在的松江广富林,正是因为有广富林文化而知名。实际上,广富林文化的跨度时间很短,只有200年左右;前面的钱山漾文化也只有200年左右,总计400多年。那么为什么短短200年的广富林文化会引起很多的关注?关键在于他在距今4100年-3900年间这一特殊的时期。这一时期是中国最早的王朝,夏商周中的夏朝形成的时期。现在作为夏商周探源工程的科研成果。广富林文化正好是在早期国家形成的关键时期,北方文明与南方文明正在进行过度与融合,因此引起了很多的关注。

  走向辉煌:从华亭县到松江府

  文:陆林汉

图片 12广富林出土的汉代绳纹地砖

  汉唐气象,从华亭侯到华亭县

  此外,松江的别称“云间”也与陆氏兄弟有关。《世说新语》中纪录:“荀鸣鹤、陆士龙二人未相识,俱会张茂先坐。 张令共语。以其并有大才,可勿作常语。 陆举手曰:‘云间陆士龙。’荀答曰:’日下荀鸣鹤。’”此故事流传下来,便以云间指代松江,以日下指代京城。

  青铜兽面纹尊:春秋晚期(前6世纪上半叶—前476)。2011年松江区广富林遗址出土,高24厘米,口径22.8厘米,敞口,高颈,扁鼓腹,高圈足。

  2012年2月,上海博物馆等6个单位对广富林遗址15000平方米的区域进行保护型发掘,已发现灰坑近500个,灰沟40条,水井240口,房址4座、良渚文化墓地4处,还有长约35米,宽约16米,面积达500多平方米的人工堆筑的高土台。而最重要的一件出土遗物是周代的青铜尊。其高24.4厘米,基本完整,这是广富林遗址发掘出的第3件青铜礼器,是先秦文化中的等级象征,也是上海目前发现的最完整最大体量的青铜礼器。

  第二次南渡是说宋高宗赵构的故事。公元1127年,靖康之乱发生了,赵构的父兄及皇室皆被俘虏了,而赵构有幸逃脱,来到临安建立了南宋。临安离松江很近,因此松江也一下子成为了“京城”的近郊,经济要地。因此,许多的宋朝贵族会来松江买地,定居,给松江地区带来了文化、经济元素。这其中,建于南宋绍兴二十七年(1157)的护珠塔就是南渡的有力证据。而在广富林中,在一口宋代的古井中,出土了宋代龙首建筑构件,长60厘米。此构件也极有可能与宋朝南渡有关。

图片 13广富林遗址被发现于1958年

  在上海地区,用洛阳铲铲下去,铲到最底下没有人类活动遗迹痕迹为止,便是底下距今7000-6000年前的马家浜文化。马家浜文化主要是在青浦地区发现,其次是崧泽文化、良渚文化、钱山漾文化、广富林文化与马桥文化,共6种文化。

  到了唐朝,唐玄宗天宝十载(751年),析嘉兴东境、海盐东北境、昆山南境,置华亭县。而在《通典》卷182中则描述了华亭县以华亭谷而名,“山(昆山)之得名亦以陆机兄弟生于此”。后因为和江苏的昆山相区别,故叫小昆山。

  2018年夏,松江广富林文化遗址在经过将近十年的修缮和改造后,终于又一次向公众开放。上海市文联日前以松江广富林为目的地,专程设计了一趟“艺行上海”的旅程,并邀请松江当地的艺术家及历史学者出任嘉宾导览,和观众同游广富林遗址公园,共寻云间文脉之根。

本文由澳门唯一金莎娱乐发布于美术,转载请注明出处:美术馆成拍照打卡胜地 艺术品或沦为美照背景墙

关键词:

博物院能否借数字化互联网化走出困境

来源:光明日报 文:贾笑冰 文/ 陈钦 来源:雅昌艺术网 (记者 梅建明 通讯员 江景轩) 呼斯塔遗址是博尔塔拉河流...

详细>>

我国艺术品保险市场建设如何补强

作者:李晓敏 文字来源:北京青年报 图片来源:新华网 原标题:爱彼迎发官方声明:不再继续举办长城“奇屋之夜...

详细>>

中国即日起开展近年规模最大打击文物犯罪专项

(记者张洋、史一棋) 经过考古发掘、专家论证,开封市城隍庙街附近发掘的一处明代建筑群,日前被专家确认为明...

详细>>

京媒:贸易战逼近大芬水墨画村 中夏族民共和国

来源: 中国文化报 文:杜洁芳 央视《国家宝藏》致力于让更多的国宝文物展现其灿烂的文化光芒,因此最新一期节...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