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象化类型人物——古典戏曲人物形象的艺术特

日期:2020-01-06编辑作者:收藏拍卖

图片 1

图片 2

摘 要:古典戏曲的人物形象是意象化类型人物。意象化类型人物是戏曲演员主体精神的对象化,是道德特征和性格特征单一的人物形象。这种单向性的人物形象体现出独特的道德理想之美、性格鲜明之美和变形传神之美。通过对立意、心象、意象的分析,可以了解意象化类型人物的创作方法的奥秘。关键词: 意象化类型人物 立意 心象 意象一、意象化类型人物的定义戏曲舞台上的人物形象是既来源于生活又不同于生活的意象化类型人物。意象化类型人物的造型方法和审美趣味,集中体现了中华民族的思维特征和审美特点。为了深入地论述古典戏曲人物形象的艺术特征,我们首先要界定意象化类型人物的内涵。意象化类型人物,是指根据演员的主观意念,遵循戏曲行当的独特规律,单向性地表现某种道德品质和性格特征的人物形象。也就是说,戏曲演员根据立意,抽取人物性格中的某一方面,加以突出、渲染,而把人物性格中与此对立的其他方面加以淡化、甚至取消。这样,人物形象就具有类型化特征。如关羽的忠义、诸葛亮的贤明、包公的刚正、曹操的狡诈、汤勤的阴险等都具有类型特征。意象化类型人物的定义包含以下内容:11意象化类型人物是演员主观思维的产物。所谓意象化,就是人的主体精神的对象化。戏曲演员本着自由精神站得比自然要高一层,并按照自己的主观意念来处理自然时,就会产生意象化。对现实世界的超越,使戏曲演员能够摆脱自然的限制,去创造高度变形而又极其传神的意象化类型人物。在戏曲舞台上,无论是现实生活中的人物,还是历史人物,都不是对客观世界中人物原型的摹仿,而是戏曲演员主观思维创造的产物。歌德说,没有哪一个诗人真正认识他所描绘的那些历史人物,纵使认识,他也很难利用他所认识的那种形象。诗人必须知道他想要产生的效果,从而调整所写人物的性格。在戏曲舞台上,有许多”牛鬼蛇神”等意象化类型人物。这些人物形象更不是对现实世界中物象的简单摹仿,而是戏曲演员主观想像的产物。人的想像力能够”生天生地,生鬼生神,极人物之万途,攒古今之千变。”(汤显祖语)为了表现立意,戏曲演员敢于超越主观与客观的界限,”无中生有”地去创造神仙鬼怪等意象化类型人物。这些人物形象表现了戏曲演员心灵的极大创造力。21意象化类型人物具有道德特征和性格特征的单向性。所谓类型人物,就是道德特征和性格特征单一的人物形象。当这种单一的道德特征和性格特征反复出现并在人们的印象中成为某一类人物的特征时,角色就成为意象化类型人物。人是社会关系的总和。社会关系是复杂多样的,生活在社会关系中的人也是复杂多变的。戏曲演员在塑造人物形象时,没有照搬生活的原貌,去表现人的丰富性和复杂性,而是对人物形象做了简约化处理,以突出人物性格的本质特征。丹纳在《艺术哲学》中说:”艺术品的目的是表现基本的或显著的特征,”艺术家”体会到并区别出事物的主要特征,有系统地更动各个部分原有的关系,使特征更显著更居于主导地位。”戏曲演员在道德标尺的规范下,强化角色的某种道德品质和性格特征,削弱与此无关或与此相反的特征。因此,意象化类型人物呈现出道德品质和性格特征的单向性。如为了突出民族英雄岳飞沉稳的性格特征,就强化了他身上威严、凝重、坚毅、沉着的气质,弱化了人物性格中勇猛、暴烈、骄躁等色彩。这样,岳飞的主要性格特征就更鲜明、更突出。古典戏曲中的人物形象,不存在崇高与卑劣、善与恶等道德因素截然对立的现象,也不具有多方面的性格特点。某些人物虽具有多种性格特点,但诸多性格的本质仍是单向性的。如”诸葛亮、关羽、曹操这三个人物,其中每一个都具有多种性格特点。但是这些性格特点也都处于同一个平面之上。诸葛亮、关羽的性格特点都属于-大贤.、-大忠.的范畴,曹操的性格特点都属于-大奸.、-大恶.的范畴”。无论从道德的角度还是从审美的角度看,每一个人物的诸多性格之间并不矛盾。31意象化类型人物符合戏曲行当的特性。戏曲艺术在形成和发展的过程中,逐渐形成了行当。随着舞台上人物性格和心理特征的日益复杂,戏曲行当的划分也越来越细致。行当既是塑造意象化类型人物的结果,又是创作意象化类型人物的基础。每一个行当都包括许多不同类型的角色。不同的行当对应着不同类型的人物品格和气质。如青衣的贤淑端庄,花旦的机敏娇媚,老生的文雅庄严,武生的英武正派,花脸的刚直粗暴,小丑的阴险滑稽等。戏曲演员装扮角色时,必须根据戏曲行当的特性进行创造。正如李渔所说:”无论生为衣冠仕宦,旦为小姐夫人,出言吐词当有隽雅舂容之度。即使生为仆从,旦作梅香,亦须择言而发,不与净丑同声。以生旦有生旦之体,净丑有净丑之腔故也。”在戏曲中,每个演员都从属于某一种行当,每个行当又汇集了许多刻画类型人物的程式技巧。在塑造意象化类型人物时,戏曲演员首先要看他扮演的人物属于什么类型,然后把类型人物划分到相应的行当中。这样,不同行当的演员就可以运用不同的程式技巧去创造不同类型的人物形象。在行当类型的基础上,戏曲演员要同中求异,寻找出入物的不同特点,进而细致地刻画人物的个性,最终达到类型与个性的统一。比如赵云、武松、黄天霸等同是武生行当,却有不同的人物品格和气质。与”从个别到一般”的创作方法相反,戏曲所走的是”从一般到个别”的创作道路。戏曲演员在行当类型的基础上,积极寻找角色具体的性格特点,然后进行精雕细刻,从而创造出既有类型意义又有个性色彩的人物形象。可以说,意象化类型人物是道德特征、性格特征和行当特性三者的辩证统一。二、意象化类型人物的审美特征11道德理想之美意象化类型人物虽不能表现人的全部丰富性和复杂性,却能彰显简约化的道德理想之美。戏曲艺术是理想的,而非现实的。戏曲所表现的人物形象也是理想的,而非现实的。戏曲演员按照道德化的理性原则和自我的主观感情,将人物的道德品质加以概括和抽象,使之理想化。当意象化类型人物从正面表达戏曲演员的理想时,就会体现出一种道德理想之美。意象化类型人物表现了中国人民的心理”情结”,反映出中华民族的集体无意识,或说”集体的梦”。如在孙悟空、武松、赵子龙、穆桂英、花木兰、梁红玉、岳飞、杨继业等人物形象中,就体现出中国人民的”英雄情结”和”爱国情结”。在包公、海瑞、诸葛亮、魏征等人物形象中,就体现出人民大众的”清官情结”和”贤臣情结”。在祝英台、白素贞等人物形象中,就体现出中国妇女坚贞不屈的”爱情情结”。在这些”情结”中,普遍体现出”善”的道德主题。在戏曲舞台上,无论是喜剧化的大团圆,还是悲剧结局,正面人物所代表的”善”的道德力量最终会战胜”恶”的力量。即使是窦娥、敫桂英、李慧娘这样的人物,她们在死后还会变为鬼魂,来扬善惩恶。祝英台更是幻化为美丽的蝴蝶,去实现自己的人生理想——与自己的爱人在自由的王国中比翼双飞。这些意象化类型人物体现出一种超越现实的道德理想之美,他们身上所包含的道德观念不断地转化为集体无意识,重新积淀在民族的血液中,从而强化了中华民族崇尚道德理想的心理”情结”。类型人物的产生,主要是受到了占据中国文化主流的儒家思想的影响。在封建时代,儒家文化不仅在社会和政治领域占据统治地位,而且还渗入国民的血液中,成为人们日常行为的准则。儒家文化依据道德准则,对人做出不同类型的价值判断。比如说,把人及其行为划分为善(君子)或恶(小人)两个极端。这两个极端包含着各自不同的人格和精神境界,正如孔子所说:”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在儒家思想的强大影响下,戏曲演员也顺从了这种”主流”意识,并在戏曲舞台上塑造了许多类型化人物。戏曲演员在塑造正面人物时常用仰视的表现方法,使人物的道德品质尽可能的完美;在塑造反面人物时则用俯视的表现方法,使人物的道德品质尽可能的卑劣。戏曲演员塑造道德品质恶劣的人物形象,主要是为了从反面来衬托正面人物美好的道德情操。反面人物的道德品质越恶劣,越能以恶衬善,以丑映美,使正面人物的道德品质显得更加完美。如在秦桧的衬映下,岳飞忠君报国的思想更加高尚;在潘仁美的对比下,杨继业的爱国情操更加感人。21性格鲜明之美实际生活中,人物性格是无限丰富复杂的。在一个人身上,不同的性格特征会在不同的环境和不同的人物关系中表现出来。而戏曲舞台上的人物性格却简单的多。在古典戏曲中,戏曲演员不注重人物性格的多面性、复杂性和完整性,而追求人物性格的类型性、鲜明性。在戏曲艺术中,人物的魅力在于表现出真实生动的性情、气质,给观众以感觉上的逼真性。所以,某些优秀的戏曲演员表演的角色被观众称为”活诸葛”、”活赵云”、”活曹操”、”活武松”、“活蒋干”等。心理学家认为,人具有两种感觉。一种是具体感觉,一种是抽象感觉。具体感觉是对事物比较全面的感觉,抽象感觉是直接挑选出事物最为突出的感觉特征,使之成为惟一的或主要的意识内容。抽象感觉依据自己的原理不断提升,最后达到一种具体感觉不可能达到的净化程度。根据具体感觉创造出的人物形象,易成为典型人物,根据抽象感觉创造出的人物形象,易成为类型人物。戏曲作者(一度创作)、演员(二度创作)和观众(三度创作)习惯于抽象感觉。受这种感觉方式的影响,戏曲演员在创造角色时,会有意无意地把人物划分为不同的性格类别,使无限复杂的性格趋于单纯,达到性格鲜明之美。人物性格的单纯性并没有破坏人物的真实性。因为,单纯性是建立在真实性的基础上的。戏曲演员总是抓住人物性格特征的某一方面,进行具体而夸张的描写,以达到变形传神的目的。戏曲舞台上,关羽、张飞、林冲、鲁智深、孙悟空、猪八戒、穆桂英、祝英台、白娘子、青蛇等人物形象的性格特征是何等鲜明,又是何等真实。 [1] [2]

图片 3

纽约时间3月19日上午10点,佳士得纽约亚洲艺术周首场拍卖“中国书画专场”正式举槌,本场共计93件书画拍品,经过两个小时的拍卖,最终收获780.85万美元,折合人民币约5240万元。

林风眠《早春暮色》

《艺术家的生涯》根据法国谬尔杰的小说《穷艺术家的生活情景》改编,1896年2月1日,托斯卡尼尼指挥首演于意大利图林。剧情大意为:生活贫困的穷诗人鲁道尔夫巧遇绣花女咪咪,一见钟情。后来,两人的爱情濒于破裂。咪咪生了严重的肺病,和鲁道尔夫见最后一面时,又重新和好,并计划着将来的一切。咪咪终于病重死去,鲁道尔夫悲痛欲绝。这部歌剧的音乐新颖而富有魅力,经受了时间的反复考验,至今仍然百看不厌,成为最受观众喜爱的歌剧。世界歌王帕瓦罗蒂和意大利热那亚歌剧团于1986年访华演出中上演了这个剧目,受到我国观众的热烈欢迎和高度评价。

林风眠这个人很苦,遭际很苦,看生平经历,挺让人难受。他的做法,无论画画还是处世,都没什么问题,可惜造化弄人,性子又很犟,过了又长又艰难的一生,令人叹惋。

林风眠在艺术上是传统绘画的大叛逆者,他的做法很接近今天的村上隆。不过现在全球化的文化环境,艺术市场高度成熟,都不是当年可以相比的,所以村上大名得享,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而林前辈终生颠沛,客死他乡,和那些年中国的所有政治动荡都拉扯上关系,直到最后的岁月了,才得见一点玫瑰色的曙光。吃亏受罪的艺术家多了,为什么林风眠特别苦,哪怕在民国,他也不受待见,根子就在他是凭借一己之力,全盘否定和对抗中国的传统艺术,温和的外表下是极端强烈的叛逆心态。

国画这个东西,传统意义上,有几种特质,不好轻易抹杀,情怀境界上不论,技术上考究,线条是首要因素。历来绘画草创都仰赖线条,但是把线条当成三五千年造型不变的审美追求,则仅有中国人,这个对外行解释起来很难,我试着说得明白一点。美是什么?我比较偏执的理解,美是效率的体现。线条有持久的魅力,正在于它在造型上效率最高。实际上国画在造型的任何方面,都远远高过世界上所有造型手段,谁叫我们进化得早呢。

什么是美的线条?很简单,就是线条深入纸中,互相之间不孤立,贯气,有联系。如何做到呢?一个字,转。好比造大桥,桥短引桥长,事先的转笔,就是引桥。所以国画线条,有看得到的,落实在纸面上的,还有大量是看不见的,在空中的动作,所谓咄咄书空。现在有些江湖画家,画画如癫痫,美其名曰发力,其实真正国画的蓄势发力,只要手上打几个圈子就好。一笔下去,出来的线条自然有力,回旋勾连,有余韵。

这个道理,林风眠因为是西画出身,未必做得好,道理一定会懂。这不是什么武林秘笈,应该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普适真理,但是民国对传统全面质疑的文化环境,和他在法国学艺的特殊经历,使得大师做出了截然相反的选择,放弃传统。放弃传统意味着自己来打造一个陌生、幼稚和崭新的世界,尽管几乎所有这么做的人,都不得不运用一些旧有的材料。其实这也许是19世纪末到20世纪前半段,所有有野心的画家的共同选择,最早由塞尚提出,说要做一个原始人,除了他自己别人都没有思考过云云,难怪后继者都叫他爸爸。

林风眠的绘画题材、技巧、能力,其实都是平平,但是他找了一条完全不能称作道路的莽原,在那里一个人孤身行走,仰赖的只有他在海外学的一些不怎么地道的技巧,和对自己感受的绝对自信。在中国画家里,能做到这么决绝,拥有如此大的勇气和再生力量的,只有一个林风眠,最终,我们在博物馆里,见证了他的成功。尽管和所有开拓者一样,画面充满着犹豫、稚嫩和力不从心的缺憾,但是他确实成功了。朱新建说过,什么叫大师,让别人眼前一亮,说哦,原来画画可以这么弄啊,这就叫大师

本文由澳门唯一金莎娱乐发布于收藏拍卖,转载请注明出处:意象化类型人物——古典戏曲人物形象的艺术特

关键词:

红豆村人旧藏齐纯芝《麻栗图》展布匡时香港(

在第二届中国新疆国际民族舞蹈节开幕式上的舞蹈节目中,《情姐下河洗衣裳》是一个具有南方风格的舞蹈,虽然只...

详细>>

外来文化交汇下的唐代琵琶音乐

摘要:本文在探讨中国琵琶艺术发展史上的第一次高峰期——唐代的琵琶流传、改革、演奏等情况,希望籍此增进对唐代...

详细>>

艺术嗓音调查与研究

摘要:本文介绍了这一领域的发展历程、学得概况、最新学术成就及其实际应用,以深入浅出的语言引导人们进入这一国...

详细>>

香港举行“法国人眼中的中国”画展

为配合正在中国举行的法国文化年活动,香港艺术馆5月28日推出“法国人眼中的中国”画展,展出馆藏的40多幅法国画...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