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来文化交汇下的唐代琵琶音乐

日期:2020-01-06编辑作者:收藏拍卖

图片 1

图片 2

摘要:本文在探讨中国琵琶艺术发展史上的第一次高峰期——唐代的琵琶流传、改革、演奏等情况,希望籍此增进对唐代时期中原与西域音乐文化交流情况的了解。关键词: 琵琶、胡乐器、《敦煌琵琶谱》、十部乐、陆参军、下斜抱。琵琶,是中华民族具有悠久历史的弹拨乐器,是民族音乐文化宝库中的精品,它不仅具有独特的艺术表现力,而且在长期的发展过程中,积累了高超的演奏技巧与丰富的曲目,它在中国大地上世代相传、久盛不衰,成为既能独奏,又能广泛用于民族乐队,伴奏、合奏的重要乐器。这里先对琵琶的历史沿革作点介绍。"琵琶"二字,在中国古代是两种基本弹奏方法的名称。汉代应昭的《风俗通义》中说:"批把,谨按此近代世乐家所作,不知谁也。以手批把,因以为名。"说明了琵琶命名的起源。东汉刘熙的《释名释乐器》曰:"枇杷,本出于胡中,马上所鼓也。推手前曰枇,引手却曰杷,象其鼓时,因以为名。"意思是批把是在马上演奏的乐器,右手向前弹出称为"批",右手向后拨进称为"把"。但是"琴字头琵琶的定名却是受了古琴的影响",《说文》琴部,新附有琵琶二字,解云:琵琶,乐器,当用"枇杷"。所以琵琶的定名是经历了从批把到枇杷,最后到琵琶的阶段。据学者们研究确认,"批把"指的是一种圆形音箱琵琶,而"枇杷"指的是一种梨形音箱琵琶,是通过丝绸之路传入的外来乐器,两者并不相同。圆形音箱的琵琶,最早出现于秦汉时期,共有两种类型,一是直柄,有圆形共鸣箱的"直项琵琶",传说是由秦末时出现的弦鼗发展而成的,因此又叫"秦汉子"、"秦琵琶"。在晋傅玄《琵琶赋》和《旧唐书音乐志》中均有其相关记载。另一种是四条弦,十二柱,直项用于手弹奏的"汉琵琶",相传晋朝时的阮威特别善长弹奏此乐器。因此又叫"阮咸"、"阮.,与现在的秦琴、三弦是同一系统。梨形音箱的琵琶有四弦、五弦等多种。四弦琵琶,曲项,四相(无品),横抱并用拨子弹奏,大约在公元350年前又传到南方。《隋书音乐志》中有"今曲项琵琶,箜篌之徒,并出于西域"的记载。五弦琵琶又称五弦,直项、音箱比四弦琵琶略小。《旧唐书音乐志》中写有:"五弦琵琶稍小,盖北国所出。"可见,他们来源并不相同。这两种梨形音箱的琵琶,在唐朝十分流行,是歌舞音乐中的重要乐器。特别是四弦曲项琵琶,通过对直项琵琶的借鉴、交融,逐步发展成了不依靠于乐队,独立的艺术品种,也成为了"琵琶"名称的专有者。一、唐代琵琶的流传概况 唐王朝是中国古代历史上一个政局稳定、经济发达、文化繁荣、空前强大和繁盛的时代,是中国封建社会发展的一个高峰。由于统治者在宗教、文化、艺术等方面采取了兼收并蓄的开明政策,使得西域各国以及少数民族的优秀音乐文化,得以在中原融会、交流、吸收和发扬光大。这是作为胡乐器的曲项琵琶盛行的第一点原因。其二,曲项琵琶的传入与龟兹乐密不可分,隋唐时期清乐逐渐衰微,而北朝时被称为"国伎"的西凉伎等胡乐则十分流行,甚至出现了"城头山鸡鸣角角,洛阳家家学胡乐"的盛况(王建《凉州行》)。琵琶作为西凉,龟兹乐的主奏乐器,影响自然日趋在增大。第三,唐因袭了隋的旧制,《唐会要》卷中有:"高祖受禅,军国多条,末隍改创乐府,尚用隋氏旧文。"因而唐也一并继承了隋的乐舞制度,保留了隋九部乐,并且在太宗时增加了高昌乐为十部乐,这十部乐中,清乐有琵琶,西凉乐有琵琶、五弦,龟兹乐有琵琶、五弦,大竺乐、疏勤乐、安国乐、高丽乐、燕乐、高昌乐都用琵琶、五弦,只有康国乐中没有,可见琵琶的使用之广。(唐十部乐是在九部乐的基础上,削去礼毕,增加高昌乐),"琵琶的演奏为歌舞音乐作了完美的音乐陪衬,反之歌舞音乐也促进了琵琶演奏艺术的成熟发展。"另外,唐朝统治者对音乐的热爱,也多少决定了琵琶"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命运。唐太宗对琵琶兴趣浓厚,唐玄宗本人就是一位琵琶演奏家。君王这种个人喜好,为琵琶的生存、发展创造了十分有利的条件。因而在唐代,无论是宫廷还是民间,甚至是重洋之外的它国,不论社会历史如何变迁、动荡,琵琶都受到了最热烈的欢迎,成为人们一直喜爱的乐器。现在我们来看看琵琶在宫廷、民间及海外的流传情况。杜佑《通典》中有:"坐部位即燕乐,以琵琶为主,故谓之琵琶曲。"说明宫廷中的"燕乐"十部乐是以琵琶为主奏乐器的。在"燕乐"的演奏、发展、创新中,还产生了一批极富魅力的琵琶曲,如《凉州》、《绿腰》等。宫廷内还设立了"大乐署"、"教坊"、"梨园"等音乐机构,挑选和训练民间女子,学习弹奏琵琶等乐器,培养专为皇家演出、娱乐服务的弹奏家。唐崔令钦的《教坊记》中就记载:"平人女以容色选入内,教习琵琶、五弦、箜篌、筝者,谓之弹家。"当时的统治阶级也十分喜好琵琶,唐太宗曾经专门作了一首名为《琵琶》的诗:"半月无双影,金花有四时。摧藏千里态,掩抑几重悲。促节萦红袖,清单满翠帷。驶弹风响急,缓曲钏声迟。空余关陇恨,因此代相思。"生动的描写了琵琶演奏时动人的情景。唐玄宗善解音律,曾选坐、立部伎子弟三百人,教于梨园。《新唐书音乐志》杨贵妃擅长弹琵琶并且广收门徒,据《明皇杂录》记载:"白秀贞自蜀使回,得琵琶以献其曹,以逻沙檀为之,温润如玉,光辉可鉴,有金镂红文蹙成双凤。贵妃每抱是琵琶奏于梨园,音的凄清,飘如云外。而诸王贵主自虢国以下,竞为贵妃弟子,每授曲毕,广有进献。"唐贞元、元和年间(785~820)在民间出现了一种叫"陆参军"的参军戏,唐代诗人元稹在《赠刘来春》诗中写有:"更有恼人断肠出,选词能唱《望夫歌》。"晚唐薛能《吴姬》诗中说:"楼台重选满天云,殷殷鸣鼓世上闻。此日杨花初似雪,女儿弦管弄参军。"可见当时的"陆参军"戏不仅有女性的歌唱,而且有鼓笛弦管乐器的伴奏乐队。这说明了唐代琵琶等弦乐器不仅盛行于宫廷,而且广泛流行于中国南北各地,融汇于社会各个阶层的日常生活,同时也成为戏曲音乐中的重要乐器。文人阶层,琵琶的影响也十分广泛,不少文人墨客都倾尽才情,呕歌和传颂一段段有关琵琶的韵事。如白居易、王维、元稹、刘长卿、王昌龄、岑参、顾况、刘禹锡等等,其中以白居易琵琶诗数量最多、最为著名,如《琵琶行》、《琵琶》、《听李士良琵琶》、《听琵琶妓弹略略》、《听曹刚琵琶兼示重莲》等。这些诗作都为我们更好地了解当时的琵琶音乐提供了依据。除此之外,唐时,琵琶也渐传到了东边的朝鲜、日本等国家。《日唐书新罗列传》载。唐初开始,朝鲜数次派遣留学生入唐求学,唐朝的音乐文化不断被传到朝鲜半岛。《隋书音乐志》记载的高丽乐,其乐器有"弹筝、卧箜篌、竖箜篌、琵琶、五弦、笛、笙、萧、小筚、桃皮筚、腰鼓、齐鼓、担鼓、贝等十四种"。"这些乐器,有的来自中国中原,也有的是从西域间接传入的。"《旧唐书音乐志》中也提到,高丽乐用的乐器中有弹筝一、筝一、卧箜篌、竖箜篌、琵琶一可见,琵琶已经成为了高丽乐乐队中重要的配置乐器。在日本,奈良正仓院现保存有18种75件古代乐器,有一半以上是中国唐代的乐器。其中就有一件嵌螺钿枫紫檀曲项琵琶和一件嵌螺钿紫檀五弦琵琶。据记载,中日之间的文化交流在隋唐时十分频繁,日本曾先后派"遣隋使"、"遣唐使"二十二次,从而使隋唐音乐文化不断地被传到日本。《续日本后记》中述,第十七次遣唐使准判官藤原贞敏,曾师从唐朝著名的琵琶演奏家刘二郎学习,学成之后,带着紫檀琵琶和乐谱数十卷,返回日本。(滕井知昭《正仓院乐器及其曲谱》,《寻求海上丝绸之路》1989年)。这些传到日本的乐书、乐器都成了研究唐乐,唐乐与日本音乐文化交流的重要史证。二、唐代的琵琶改革 唐代的琵琶繁荣也带来了琵琶的一场技术革命。为了符合唐代的审美心理,适应琵琶演奏的需要,提高琵琶的表现力,演奏家们巧妙地将传统直项琵琶与外来曲项琵琶结合起来,对琵琶进行了具体的改革。首先,吸收了汉琵琶的多柱位制,增加了琵琶的音柱。曲项琵琶腹部较大,虽然共鸣好、音量大,但由于音柱较少、音域窄,不仅移调不方便而且也不擅长表现一些优雅细腻、内容丰富的曲目。改革后的曲项琵琶由通常的十二柱发展成为十四柱或十六柱即四相十品或四相十二品,其次是改革形制和制弦材料。曲项琵琶的梨形大腹及下斜抱演奏,为演奏者制造了许多实际困难,在实践中乐工们把大腹改为了半梨形小腹,下斜抱改为横抱,并根据乐曲和情绪的变化用上斜抱,从而适应了多种演奏的需要。同时还加长、加宽了琵琶颈部,发展了左手的推、拉、按、捻等手法。在制弦上,我国是丝绸古国,固有的古琴、古筝、直项琵琶等弦乐器所用的弦,大都是用线制成的,而曲项琵琶流传自西域,在制弦时大多就地取材,常用狩猎得来的鸡筋或牲畜的皮做弦,用木拨子弹奏,擅长表现一些粗犷、热烈的气氛。曲项琵琶传入中原以后,制弦材料就由鸡筋、皮弦向丝弦转变了,在演奏方法上,直项琵琶的指弹技巧演奏一些含蓄、抒情、充满文人气质的乐曲,具有独特的效果。曲项琵琶由于制弦的改进,也借鉴了指弹的演奏方法。据唐杜佑《通典》记载:"旧弹琵琶,皆用木拨弹之,太宗贞观中,始有手弹之法,今所谓琵琶者是也",因而指弹与拨弹是同时存在于唐代的琵琶演奏中的。对于曲项琵琶来说,指弹的借鉴,不仅弥补了它自身表现乐曲上的单一,而且有利于完善、创新、丰富琵琶演奏技巧,推动记谱法的发展,经过上述几方面的改革,琵琶在演奏技巧上获得了新的生命,迎来了独奏艺术的一片繁荣,名家名曲如流,一时成为美谈。三、唐代著名的琵琶演奏家 唐代涌现出了许多杰出的琵琶演奏家:白明达、康昆仑、段善本、曹妙达、贺怀智、雷海青、李管儿、王芬、曹保、曹善才、曹刚、裴兴奴、裴神符、曹触兴、曹者素、安马驹、李龟年、杨贵妃、廉郊、郑中函、杨智的姑、白居易《琵琶行》中的风尘女于、郑欢奴、刘蝉奴、李士良、米和、铁山、王内人、重莲、诗人王维等等,阵容十分强大、他们共同为琵琶艺术的灿烂辉煌贡献了才智。裴神符,又名裴洛儿,贞观(627~649)年间的著名琵琶演奏大师。精于演奏四弦琵琶和五弦琵琶,并且擅长作曲。唐杜佑《通典》曰:"初太宗贞观末,有裴神符,妙解琵琶,初作《胜蛮奴》、《火风》、《倾杯乐》三首,声度清美,太宗悦之。高宗之末,其技遂盛于时矣。"除此之外,他还革新琵琶演奏技术,最早废木拨而改用手指弹奏,称为"琵琶"。《旧唐书音乐志》云:"案旧琵琶皆以木拨弹之,太宗贞观始有手弹之法,今所谓琵琶.者也。"《新唐书音乐志》:"旧以木拨弹之,乐工裴神符初以手弹,后人习之为。"唐刘铼《隋唐嘉话》中则说得更为清楚:"贞观中,裴洛儿始弃拨用手,以抚琵琶。"可知他在琵琶演奏技法上的突破和创新。裴兴奴,贞观时琵琶名手,与著名琵琶演奏家曹刚同时代。《乐府杂录》记载:"曹刚善运拨若风雨,而不事扣弦。兴奴长于拢捻,下拨稍软,时人谓曹刚有右手,兴奴有左手。"称赞他们的弹奏技艺高超,各有千秋。裴兴奴十分讲究左手的演奏,右手拨弦轻细,以细腻、委婉的风格见长,他的演奏具有代表性。 [1] [2]

图片 3

图1 明 玉皇大帝 壁画 河北毗卢寺毗卢殿藏

4月20日下午郦汾阳应兰亭党委书记俞志刚,兰亭书法村村长、兰亭书画研究院院长董建民之邀,在兰亭书法村点评指导书法,与柯桥区宣传部长杨伟卿谈兰亭书法村发展方向。并与参加兰亭书法节的艺术家们一同到右军祠进行交流,现场做出书法示范。

三月,全世界的目光都投向了香港,除了香港巴塞尔,还有一年一度的香港春拍。今年春拍的热闹当属于吴冠中和张大千,因为今年适逢吴冠中100年诞辰和张大千120周年诞辰,各大拍卖行都从不同角度梳理两位大师,比如保利现当代艺术版块特设吴冠中专题,回溯吴冠中先生70-90年代的创作历程;蘇富比则带来张大千七十一岁写赠张学良长女张闾英及女婿陶鹏飞伉俪之泼墨泼彩《伊吾闾瑞雪图》;嘉德香港推出汤尔和家族旧藏张大千、吴湖帆等合作《六松图》卷,以此来看张大千的“朋友圈”。值得注意的是,今年现代艺术方面最大的变化是保利首次推出西方专题,蘇富比则把东南亚艺术从晚拍中独立出来。

毗卢寺,一座具有一千两百多年历史的古寺,寺院静悄悄座落在河北省石家庄上京村一个隐蔽的角落里,隐秘幽静的地点,却有着精美绝伦的明代水陆道释人物壁画。也许毗卢寺壁画还尚未走进大部分世人眼中,但已经慕名而至的海内外壁画爱好者、专家学者都对这一鬼斧神工的壁画瑰宝给予极高的评价。毗卢寺在世界壁画艺术上同样享有极高的盛誉,西方壁画专家将其美誉为“东方维纳斯”,由此仿佛可窥见其独特的艺术魅力。在中国宗教艺术题材壁画作品中,毗卢寺壁画的艺术价值可与北京法海寺壁画甚至山西永乐宫壁画、敦煌莫高窟壁画相媲美。

4月21日上午,第三十一届兰亭书法节开幕式后,在兰亭书法博物馆笔会,郦汾阳挥毫书右军遗风时,观者如潮,水泄不通,郦汾阳高超的笔法、宏大的气魄令全场一片哗然。参加笔会的有张海、言恭达、朱关田、周慧珺等。会后与张海、言恭达先生等会唔。

古代书画则有蘇富比带来清宫状元画家钱维城《仿元四家山水卷》和《石渠宝笈》 著录余省《鱼藻图》均为首现拍场的生货、另有八大山人暮年精品《芙蓉芦雁图》,蓝瑛 1642 年所作《山水双册》,共 24 开,作品取法南北宗,为市场罕见。

壁上绘画作为中国传统绘画的艺术形式之一,其审美和内容传承已久,而艺术文化的演变从来不是孤立的,是深受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状况制约的,明代佛教水陆壁画可以为明代宗教、美术乃至社会文化研究提供一个独特的视角。毗卢寺壁画就是这样一个鲜明的标本。

4月21日下午,在兰亭书法村进行书法交流,在曲水流觞处与海内外书法家切磋书艺。晚上应文联主席黄锡云书四相不著。

中国古董珍玩部分则名家旧藏荟萃,拍前备受瞩目的蘇富比天民楼珍藏明永宣青花、保利寒舍主人旧藏盛清紫檀家具、北美十面灵璧山居旧藏……

明代,文化和宗教蓬勃发展,文化之间的互相渗透,使这一历史时期艺术作品出现儒释道三教合流的现象,这一现象逐渐渗透入壁画题材中,毗卢寺壁画完整的保留了这一时期三教合流人物题材的经典范式。因其绘画风格既有唐代吴带当风之气势,亦有元明时期细致丰富之特点,所以为后世留下了宝贵的参考价值。其鬼斧神工的绘画风格与同一时期的壁画作品相比,亦具有别样的艺术魅力。

香港蘇富比2019年春拍

一、毗卢寺壁画之源起

预展时间:2019年3月29日-4月3日

毗卢寺,原名毗卢禅寺。在河北省石家庄市西北郊杜北乡上京村东,系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毗卢寺始建于唐天宝年间,经多次重修。据考证,寺内现存的古建释迦殿、毗卢殿及内存塑像、壁画为明代弘治和嘉靖年间重修后的遗存,而毗卢寺的壁画艺术正是毗卢寺文化的精髓,也是中国壁画史上一朵璀璨的明星。

拍卖时间: 2019年3月31日-4月3日

图2 明 东壁北侧 壁画 河北毗卢寺毗卢殿藏

展拍地点: 香港金钟道88号太古广场一期五楼

走进毗卢殿内,中央须弥座上供奉毗卢佛,又称毗卢舍那佛,密宗称大日如来,为密宗本尊,意译为光明普照。毗卢佛像前面放置有该寺原有的石佛像两尊。两侧有补塑的香花菩萨两尊。殿内六壁共绘有大型工笔重彩水陆道场壁画122 平方米,绝大部分均法壁画题记,共有122组。每组少者一至三人,多者十余人不等。共绘有佛道儒三教各类各式天神帝君、菩萨天王、护法诸神、往古人物五百多身。壁画人物类型大致可分为佛教神佛众、道教神仙众、往古人物众。壁画除南壁殿门两侧严重损毁外,绝大部分保存完整,色彩鲜艳。

点击查看雅昌拍卖电子图录

毗卢寺壁画与全国各地的寺庙壁画一样,都是以线勒填彩的传统技法绘制。即继承了历代画家在长期的艺术实践中创造出来的多种描法,又创作出富有表现力的新描法,从而使毗卢寺独具特色,同时造就出一批具有高水平的壁画艺术家。

将于3月31日晚举槌的香港蘇富比2019春拍“现代艺术晚拍”,共39件中外艺术家精品,不仅有古根海姆美术馆典藏半世纪的赵无极50年代“甲骨文时期”作品,还有吴冠中70年代最大尺幅荷花作品,“广东三杰”林风眠、庸关良、丁衍庸佳构齐聚晚拍,更有雷诺阿、藤田嗣治笔下的窈窕淑女。

图3 明 南极长生大帝 壁画 河北毗卢寺毗卢殿藏

其中壁画的各种形象刻画,亦极精妙,人神鬼怪莫不生动鲜活,尤其以四壁的壁画最为精彩,共绘有500 多个大小不同的神像人物,组与组之间用彩色祥云分隔,使满壁群像排列有序、层次分明、结构严谨,更加渲染了宗教壁画的神秘色彩,走入毗卢殿,如入仙家威仪之境,却又道佛神鬼怪人间同处一室,场景转换之间和谐自然,如果没有深厚的生活基础,这些形象无法如此鲜活的创造出来。虽自宋代以后,绘制壁画的民间工匠在创作壁画时大多是依据壁画的“粉本”壁绘的,但是在粉本基础上的发挥与创造是画师们高水平的绘画能力所造就的,楚启恩也在《中国壁画史》中提到明代壁画:“如北京法海寺、河北毗卢寺、四川蓬溪宝梵寺等寺庙内至今还保留着精美的明代壁画。这些作品,璀璨炳耀,工细严谨,较之前代毫不逊色。” 毗卢寺壁画的传神同样也是专业画家和民间画工们集体创作的结晶。

二、丰神俊逸—毗卢寺壁画艺术语言

壁画作为绘画的一种,具有绘画普遍的规律,诸如二度空间、层次分割、设色规律、造型特征、线条节奏等因素。由毗卢寺壁画进入壁画的艺术风格会发现,其艺术语言在传统的壁画语言风格基础上发展出别具一格的艺术特色。

1.群像间构图特点

图4 明 十二宫辰等众 壁画 河北毗卢寺毗卢殿藏

图5 明 南斗七星 壁画 河北毗卢寺毗卢殿藏

“十二宫辰等众” 和“南斗六星等众”组图绘于毗卢寺东北壁左上角。壁画中的十二宫分列为两组,每组画六人,形象相似,头戴五梁冠,面庞白净,五官端正,均有须髯。身穿红色、黄色、绿色天衣。双手都执笏板,神情严肃庄重。十二宫辰身后环绕彩色祥云,和“南斗六星等众”壁画分隔开,大大渲染了佛国仙境的宗教色彩,超凡脱俗的神秘气息。画面中有序的布局,层次分明的画面分割,为画面的构图增添了灵动的秩序。十二宫辰和南斗六星,每组人物面部朝向有两两相对,也有顾盼左右,亦有上下角度区分,虽然人物形象雷同,但是通过微妙的面部朝向使画面节奏紧凑且脱离呆滞。设色上,两组人物均以红色、黄色、绿色为主,然而十二宫辰以绿袍主外,南斗六星以红袍主外为区分。再看聚散,十二宫辰等众相对分散,南斗六星相对聚合,一张一弛,别出心裁。而毗卢寺壁画高明在不仅此处,四面墙壁壁画构图皆如此巧妙。以榜题为分类,群组为分割,勾勒出群像间交谈互动的动态场域。

  1. 人物造型与画面节奏

在满壁生花的丹青下漫步,会不自觉走入人鬼神佛的壁中世界,环绕其中,毗卢寺壁画鬼斧神工的人物形象就会脱壁而出,浮现在众人面前。想要达到这样的效果,栩栩如生的人物造型和充满动感的画面氛围是毗卢寺壁画必不可少特点之一。

图6 明 天妃圣母 壁画 河北毗卢寺毗卢殿藏

每一个人物在画面中都凸显出符合自身个性和地位的造型和动态。身份尊贵的清源妙道真君一手拈碧玉如意信步从容的向前行进,寥寥几笔线条就使雍容华贵的姿态展露无疑,而其后紧紧跟随一侍从武将,姿态与慵懒贵气的真君截然相反,昂首挺胸霸气四溢,两鬓间飘带在风中飞扬衬托其气势,身体的姿态尤其夸张,和真君形成鲜明对比。相比之下天妃圣母的形象更多是端庄威仪的姿态,符合其身份,但是不满足于此,在天妃的发饰上做足了流动的造型,使凤冠宛如灵蛇飞舞,与其相对端正的姿态形成互补,画面因此更具韵律美。通过线条流畅的带动造型就可以勾勒出两个各具特色的人物,其前后姿态韵律和谐,更展现出背后画工们丰富的绘制技巧和高水平的绘画能力,令人叹为观止。

图7 明 西方白虎七宿 壁画 河北毗卢寺毗卢殿藏

脱离单个人物形象去观察,西方白虎七宿组图能更加明显的感受到,群体和群体之间和谐共存,而群体内部人物形象前后动感韵律依旧流畅。自南齐谢赫于他的著作《古画品录》中第一次系统总结出对中国绘画艺术的评判方法—“谢赫六法”之后,“气韵生动”一直作为评判一幅画作好坏的标准之一,气韵生则“传神”,中国古代书画中常以“能、妙、神”来品评画作等级,不妨能看出,形似乃下等,神活为上品,毗卢寺壁画以生动鲜活的形象簇拥出一个以假乱真的仙家神境,境界不可谓不高。

  1. 独具特色的绘画气质

图8 明 金刚等众 壁画 河北毗卢寺毗卢殿藏

毗卢寺壁画神奇的游离于皇家壁画和民间壁画气质之间,要说它之所以独特,正是由于它独具魅力的民间性特征,狂野不拘束的人物造型和画法在满壁人物形象中比比皆是。区别于永乐宫气势浩荡的群体行进式排列的造型,毗卢寺壁画不仅在构图上以组群为区分从而使画面具有灵活的聚散,人物形象上更是以动态造型为特点,充分夸张每个独立身份的个体特征到极致,使得画面即具有平面装饰性,又具有非现实幻想性,同时不羁地与同时期其他寺庙壁画相对区别开来,形成独具特色的绘画气质。

三、河北毗卢寺壁画与北京法海寺壁画之比

法海寺与毗卢寺壁画属同一时期作品,在本文中作主要讨论和比较。

庞薰琹前辈在《中国历代装饰画研究》中提到:“明代的壁画,流传下来的,主要是寺院壁画,其中以北京西郊翠微山麓‘法海寺’的壁画最有代表性”。法海寺壁画出自明代宫廷画师之手,绘制十分考究,绘画技法熟练、高超,题材以佛教题材为主,同样继承唐宋遗风,被称为我国明代壁画之最,是明代壁画巅峰之作。然笔者却认为相较之下,同一时期的毗卢寺壁画另有一番趣味。

图9 明 北方多闻天王 壁画 北京法海寺藏

图10 明 西方广目天王 壁画 北京法海寺藏

以法海寺中北方多闻天王和西方广目天王为例,可以看出法海寺人物形象精美,衣甲装饰繁复,细节完美无瑕,绘制造型成熟,画面威仪,整体透露着皇家制式下神圣不可侵犯的风貌。相较之下,毗卢寺壁画中马首明王和焰鬘明王形象虽不及法海寺壁画一般细节完美无瑕,但是在灵活的动态和张扬的气质上却更胜一筹,不受常见的程式化样式的拘泥,而是画出各具个性的形象,有的沉着冷静、有的不怒自威、有的气宇轩昂,一个个鲜活的个体发挥出了人物内在特质的不同,在共性里找到个性,英国学者柯律格也在他的著作《中国艺术》里提到:“生命活力创造的是艺术而不仅仅是肖像画”。

图11 明 马首明王 壁画 河北毗卢寺毗卢殿藏

这不禁引人思考:究竟是完美的绘制技巧重要?还是生动的表现手法重要?皇家绘制和民间绘制各领风骚,威仪和狂野并列,各自展现其独特的艺术魅力,如果以不同的审美价值去欣赏和判断孰轻孰重,也许会有更多不同的观点涌现。

​图12 明 焰鬘明王 壁画 河北毗卢寺毗卢殿藏

在浓厚的三教合流的政治和文化背景下,在时代画风的熏染滋养下,民间艺匠们充分利用壁画的性能,创作出河北毗卢寺壁画这样的艺术杰作。 它以其自身既独特又兼容的艺术气质,在壁画艺术中展现出独一无二、无可替代的价值和作用。

本文由澳门唯一金莎娱乐发布于收藏拍卖,转载请注明出处:外来文化交汇下的唐代琵琶音乐

关键词:

红豆村人旧藏齐纯芝《麻栗图》展布匡时香港(

在第二届中国新疆国际民族舞蹈节开幕式上的舞蹈节目中,《情姐下河洗衣裳》是一个具有南方风格的舞蹈,虽然只...

详细>>

意象化类型人物——古典戏曲人物形象的艺术特

摘要:古典戏曲的人物形象是意象化类型人物。意象化类型人物是戏曲演员主体精神的对象化,是道德特征和性格特征单...

详细>>

艺术嗓音调查与研究

摘要:本文介绍了这一领域的发展历程、学得概况、最新学术成就及其实际应用,以深入浅出的语言引导人们进入这一国...

详细>>

香港举行“法国人眼中的中国”画展

为配合正在中国举行的法国文化年活动,香港艺术馆5月28日推出“法国人眼中的中国”画展,展出馆藏的40多幅法国画...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