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可君上苑艺术馆主执姜志平作品讨论会

日期:2019-12-05编辑作者:收藏拍卖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宽泛的互联网时代已经过去了,专业性的美术网站将会因满足受众的专业需求而开拓自己的生存空间。”美术网站从业者吴鸿如是说。最近一段时间,国际著名艺术类网站artnet的中文版正式开放,组建满一年的“天禄琳琅”对网站内容、外观乃至服务方向进行了全面改版,旨在从各个层面介入当代艺术创作的“艺术国际”已于6月正式上线,雅昌艺术网市场监测中心也成立并发布艺术市场调查报告,再加上美术同盟、世艺网等美术类网站品牌效应的逐步显现,BBS、BLOG、RSS等词汇逐渐与艺术创作、艺术评论这类“老生常谈”的词语紧密联系在一起。当公众不再满足于上网浏览新闻,而是亲身参与创作、评论、交易甚至充当事件的制造者和新闻的发布者时,告别“宽泛的互联网时代”的美术类网络媒体又会有何应对之策?

时 间:2008年7月8日 地 点:上苑艺术馆展厅 主持人:夏可君 人 员: 程小蓓、董长健、黄静远、黄珺、蒋 浩、姜 靖、姜志平、李 蕤、李祥震、庞智卿、文 皆、夏可君、阎 锋、张广辉、赵木头人、张晓童……等 整 理:张振蕾

韩寒

疑似英国作家简-奥斯汀的肖像画 资料图片

“宽泛的互联网时代”已经过去

姜志平:这段时间选择石头为元素画了这些石头记系列,选题的时候我觉得石头是一种最原始的没有生命的一种物质化很强的,它有坚实 沉重 永恒的一些特征,在中国文化里它又代表一种没落消沉和死亡,古今石头又在某种意义上形成现在具有很强的文学性,我试图想在这里面找到一些它的当代语境和一种对直觉神秘的探索,所以开始做这些作品,今天在这希望听到大家的意见和看法,因为这里面我是想有更多的试验和突破的愿望。

代笔铁证

目前,世界上仅有两幅公认的奥斯汀肖像,其中一幅出自奥斯汀的姐姐卡桑德拉(Cassandra)之手,绘制于1810年;另一幅是基于1810年画作的修改,于1870年完成。虽然奥斯汀的作品一直深受多国读者的喜爱,但鲜有资料记录其相貌,这也对判断肖像中女子的身份增加了难度。

提到美术网媒,2000年出现的美术同盟不容忽视。作为tom网旗下模块之一的美术同盟,在其草创阶段通过具有时效性的信息处理模式完成了美术网络的“初步”搭建。“新世纪互联网经济的发展催生了美术类网站的萌动,但能坚持到今天并做出品牌的毕竟是少数。最重要的是要有对自身特性的把握,以及能够进行媒体和经营平台这两种身份之间的转换。”曾任美术同盟及雅昌艺术网主编的吴鸿如此表示。业内人士曾有评论,像tom网这样,以流量和电子商务为主要内容构建自己经营平台的商业模式,使得其“下属”板块美术同盟很难适应整个网站的变革速度;而雅昌艺术网等媒体则对“媒体”和“经营平台”两种角色进行统一与转换,从而有效实现了网站内容的改进与品牌效益的打造双方面的突破。

夏可君:先从姜志平的石头开始说起,一个画家的画放在一个公众的场合是让人家看的,每个人的眼光可能不一样,我的意思是说无论别人说什么你们都听听而已,别太在乎别人所说的,画还得你自己去画。对一个年轻画家要养成这种承受能力。我是一个比较挑剔的读者,不是说我不欣赏你们的作品,你们不要有什么负担。就像刚才姜志平所说的石头,确实你比较明确,就是来画石头,他是一个原始的非生命之物,一种原初之物,而且是元素性的物。

韩寒很平静

一幅疑似英国作家简-奥斯汀的肖像画日前亮相。画中女子手持纸笔,踌躇满志。这幅画颠覆了1810年卡桑德拉绘制的奥斯汀形象拘谨的妇人。因此,新肖像将改变英国人乃至全世界民众对这位英国作家的印象。该画作所有人、英国作家宝拉-博尼(Paula Byrne)博士说。

近几年,网媒从业者普遍意识到,比拼资讯的数量与速度、追求大而全的内容设计和成为业内门户已经是一种“落伍”行为。因此,少数几家综合性门户网站占有绝大多数关注度与市场份额的“赢者统吃”局面,在国内美术类网媒的发展状况中逐渐绝迹——各大网站因其受众的各异类型而使自己的操作内容与方向不断向专业化、单一化方向掘进,几年前被互联网消解掉的传统媒体的精英性和领域的专业性随着最近网络的发展逐渐被捡回并加强,国内美术网媒开始在分众化的趋势中试图做出自己的特色。

第一个问题就是怎么能把这个石头还原到一种最基本的元素性上。都是石头,石头体现出来的一些要素,要么是它的沉重,硬朗,这是艺术上要还原的感觉,要么就是它代表水火土气这种元素性的力量,是最原始、最原初的甚至无意义的东西,在你这里,赋予了它一个原始的意义。在主题上怎么能还原出一种物第一次显现、来临,到来的这种感觉,那么我就问你的作品给我这种印象没有呢,是不是给了我看这个物是一个原始的到来,带有混沌气质的显临,很朴素的这样一种石头,以及它特有的硬朗。石头也不一定只是硬朗,要把石头画的很软,那得很有能耐。在志平的画里,我看到了一种硬朗。 第二点就是你自己所说的直觉的神秘,就像你画的外星人,不明飞行物等等,怎么可能把一种不明飞行物的神秘跟一块石头的原始的神秘结合。如果石头它不应该呈现在这里,把它单独的拿出来放在这里,它会使人产生一种惊讶,它含有一种神秘,把这个原始的神秘跟你的不明飞行物的神秘相关,我觉得第一张画还不是太明显,可能在第二主题里面。你做的很技术,你刚才说了你的作品带有技术性,带有原始的巫术,宗教,实际上看起来如同最初的祭坛,在古希腊我们都知道神殿都是用石头砌的。 中国的文化则不用石头做建筑,在希腊以石头作为神的形象的载体,是因为石头结实,能够抵抗时间对它的腐蚀,在我们这个比较工业和所谓的技术化时代,你把它从一个无生命的东西变成有生命,这是值得追问的。 我们看这张比较大的三联画,我比较喜欢这幅三联画,我在网上看着像木头,这无所谓,能够把石头画的像木头,把木头画的像石头,把这两者用这个铁环或者锁链捆在一起,表达了穿透力和坚硬的关系,石头越硬朗,越能穿越它,感觉上的张力,我觉的是画的比较好的。 第三就是你刚才说要有象征,像三联画,石头更像一种废墟的状态。怎么可能把一种废墟的状态,石头的硬朗,坍塌感的对比,感觉强烈。 第四点就是石头是中国文化特有的符号,但是石头在中国文化的演变,女娲补天是多余的石头,贾宝玉也是一块无用的石头,中国的山水画在原始意义上其实不叫山水画,叫做树石图,后来才演变成山水画。对石头韵味的瓦解在你姜志平这还是初步的。 第五点是你画的器具,你画的那些很奇怪的器具,这是你自己的一个独特的发现,一种神秘性,一种符号,一种象征意义。要说有什么问题的话,我觉得作为年轻画家想很多是很好的,但有的时候你还不是很确切,看一张画是不是很完整或看一幅画是不是很成熟了,其实看绘画就两个标准,一个是画的很明确手法很独特,画面想说的东西很清楚,会看的人与不会看的人大家都能够看的到,这就是一个比较好的画,更优秀的作品就是他的缺席物,它的未知性,越是缺席丰富性更多,就是大家可以学习的东西更多,靠有一个很好的修养才能看到缺席之物,那是很高境界。但是对于一个画家我们能够看到很明确,看的很清楚,我觉得能做到这样就可以了。 姜志平:我觉的我这批作品,其实很多东西是在一个私人性的过程中寻找对石头各方面因素的理解,一些背景一些文化一些启示等,里面可能还有很多可挖掘的东西,因为这批作品才开始三个多月,我现在对这些问题还在进行一种继续式的思考,可能今后会出现更成熟更有意思的东西。虽然现在每一幅画里面都有一些不成熟,但我自己认为还是有很多新的发现让我很欣喜。 夏可君:很多时候画家喜欢的一幅画不一定是我们搞评论的喜欢的。画家更喜欢技术上更难的,好不容易画出来的那种,评论家更喜欢那种很完整,很清晰的,很有代表性的作品。姜志平的第二张小的我觉得很完整,比较成熟。 程小蓓:我喜欢姜志平的那个三联画,他在画的过程中我到他画室看过,正是地震的那个时期,或许他并没有想到地震,但我当时一下子就联系到地震了,下面的钢筋混凝土废墟痛苦而冷漠,链接在里面的钢筋固执而无效,上面的飞翔物像天使的灵魂在离开和降落。在那个时期我满脑子都是孩子们的消失与生命的无常。我当时只能往这方面想。 姜志平:钢筋混凝土在我的理解中其实就是一个石头。 夏可君:在西方,画废墟在圣经传统里面它是有象征意味的,象征世界的坍塌,神的受难和缺席,是有意味的。怎么把石头的硬朗画的软,坍塌,还是通过绘画的本身来体现,不要顾及它太多的象征,因为在当代艺术象征是一个问题,就像诗歌里面比喻是个问题一样,以一个文化符号去画就太现成一些了,我觉着还是克制一下。就像姜志平的画和庞智卿的画比较,庞智卿的画画的很直接,很明确,一看就知道有象征的含义,姜志平的画更抽象。 黄 珺:姜志平的画有一种死亡的气息在里面,生命的不确定性,荒诞性,包括这小蜜蜂,他的画非常抽象。 姜志平:在结构上它是一个比较稳固的三角形,实际上这个三角它给人在视觉上有一种很强滑坡的感觉,有一种预示崩塌的感觉,其实这些钢筋在锁住它的时候,越锁越让人感觉他的崩塌实际上这个锁不是让人感觉更稳固而是让人感觉更崩溃。 蒋 浩:姜志平的画是在他原来画的荒野,下雪那种很抒情的那种很MTV的那种感觉的那种,一种内心很图像画的有很强制作感的那种。当看到这石头的时候我眼前一亮,跟前面的比较,因为前面的东西比较软,表达了内心的一种软弱,就像你们说的无助,无奈都可以。而这些作品,从一个大的背景突然收缩到一个聚焦了,从以前的荒原一下聚集到荒原的一块石头上了,镜头就拉近了。从前面的一块石头到混沌的石头,从一个塔式的到断裂的甚至到一堆,那一堆也可以说是一块石头,从一个大的散的到一块石头,我觉着这是他心态的变化。其实姜志平越是画越坚硬的东西,内心有时候越是软弱的,其实姜志平是一个很脆弱的人很软弱的人。他选择这个素材,其实石头是一个太有意义的东西了,你画这个石头是很容易出彩的,这也是姜志平的问题。这是艺术家偷懒的一个东西,这是我一直在批评他的,就是你选择了一个太有意义的东西,然后你在笔墨上稍微有点想法都容易去打动别人,但在我看来这是不够的。我们考察艺术家应该放在几个维度去考察。应该放在他生活的人生维度上,同时应该把他放在艺术史上去考察他对艺术的关系,所谓的为艺术而艺术,但这是传统的看法。石头有一个历史化,它已经被历史化了,他有一个过程,所以我觉得这是姜志平的一个问题。而恰恰他的这个问题在庞智卿那他提供了一个新的认识世界的方式,他们两个的作品放在一起讨论还是非常有意思的。姜志平的这些作品在笔墨上由于不觉到后来在颜色上的越来越下很劲,越来越走向于内敛,走向于集中走向于从多到少的状态,所以有一天我们俩在探讨我就在预测他下一布绘画什么,画内心目前遇到什么样的困境,他的生活给他的痕迹太深了,他想很多问题都是跟他生活经历在发生关系,这是他的优势同时也是他的限制,也是他的不足的地方。所以就产生了他对某些颜色阶段性的偏爱,某些造型某些物象,材质的选择,我觉得如果把他的画放在一起大家可以看出这个人一步一步的生活在他身上的烙印。包括他画的向蜻蜓一样的东西,我当时很不满意,我始终觉得是有问题的,包括这个三联构图太古典了,姜志平还要下很大功夫。我觉得姜志平应该画一些无聊的东西,把在身上淤积的像石头垒在心中的傀儡把他浇掉。 程小蓓:从你的画里能看到了你的生活经历,以及性格里的忧郁成份。 姜志平:我觉得我现在太多局限性了,这种局限性实际上是生活给我带来的。从文化艺术来讲,一个人不能简简单单的以自身的因素来要求自己,一定要站在社会的立场去思考问题,我认为自己在这些方面还得不断的突破自己。 夏可君:对一个画家来说他的局限性有两个:一个就是构图上的,他采用什么样的构图。第二个就是手感。 姜志平:在表现手法上对我来讲我觉得不存在太多限制,很多表现手法在我手上我都可以运用的很自如,这些源自我大学时期尝试过各种表现手法。 夏可君:很自如也很麻烦。 姜志平:其实现在最困扰我的并不是技术上的问题,最大方面就是一种方法论的问题。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观念,思维方式,其实我做出来的结果从方法和思维来看有很多都没有突破性的东西这是我苦恼的。 夏可君:你画石头这一原始之物这是你的一个观念,第二就是你的神秘之物,第三观念就是你画很强的文化符号象征意味。 姜志平:在这三个方面上我太强调我对个人生活的沉重感,我对社会有一种很强的责任感。我的内心骨子里过于崇高,这种过于崇高的东西已经限制住了我对一些东西的客观理解。 夏可君:在这个不崇高的时代还要表现崇高这是最困难的。关键是你在这个时代崇高怎么体现出来,是以一种英雄主义还是这种硬朗,废墟状,一种语境,这样一种方式来体验还是一种别的方式? 姜志平:我做这批作品实际上是想以一种预知性的,一种启示性的,想达到这样一种状态。 姜 靖:我看到姜志平的画根本就没想到大家说的这些意义,我看到的是一种游戏的态度及游戏的荒诞。一种小男孩的游戏,比如是在火星或者在月球上,人类留下痕迹或者探测一个未知,反正就是很奇妙。 张晓童:我们的观点一样。 姜 靖:对,我根本没想到刚才你们说的经历,人生,我以为是外星,我一直不认为这是地球,我也不认为这是现实里面。因为小男孩特别喜欢恐龙,月球还有外太空等。其实我直到现在也对这些东西感兴趣,这石头我认为就是一个太空环境,火星或者其他行星。而且我觉得这个飞机扔炸弹,还有这个小探测器,我觉得是一种游戏,他在探测,他在开发,而且我觉得小孩在玩游戏的时候都希望建立一个新秩序,我觉得画画也是,他想介入,想建立一个新秩序,这一点我觉得也是挺有意思的,建立一个新秩序也是成人喜欢玩的游戏。比如说推翻一个政权。总之在我心里是很有趣的画。 姜志平:听到姜靖说这些我很高兴。 夏可君:符合你们80后的想法,看他的画很快乐,很轻松。

哥写的不是小说

英国牛津大学博德利图书馆(Bodleian Libraries)于近日举办了英国著名女作家简-奥斯汀藏品展览。此次展览上,两件私人收藏品奥斯汀亲手绣制的十字绣和一幅疑似奥斯汀肖像首次面向公众展出。

分众化趋势激发“长尾效应”

编辑:admin

是成长

画中的女子坐在窗前,窗外的西敏寺暗示其背景是伦敦。在窗前的书桌上,摆放着职业作家应该具备的一些工具几支笔、一扎草纸。博尼说,这幅画作大约于1815年完成,用铅笔绘制,画页背面标有Miss Jane Austin的字样。

“我们设立了3种类型的会员,分别对应拍卖行、画廊等业内机构、收藏家和热爱艺术的普通公众,针对不同的群体分别进行投资、咨询、鉴定等服务。”“天禄琳琅”市场总监张雷向记者介绍他们的会员服务。“天禄琳琅”的客户和受众群好似一个由VIP“领头”、不断绵延的长尾巴图像。虽然有些匪夷所思,但这就是目前这些虚拟媒体面对的真切现实:2004年由《连线》杂志主编克里斯·安德森提出的“长尾理论”开始在美术网媒身上发挥巨大作用。

韩寒也算是被方舟子搞得没办法了。已经数次表态不再回应代笔问题的他,昨日再写微博自我剖白,没有人永远和过去的自己一致,除非你不再成长。

博尼认为画中人是奥斯汀本人。她表示,画中人坚挺的鼻梁,让人联想到为数不多的奥斯汀画像;此外,画像背面的标注也在一定程度上肯定了画中人的身份。

长尾理论认为,在网络潮刚兴起的年代,由于成本和效率因素,人们只能关注重要的人或事,而那些需要更多精力和成本才能关注到的东西通常被网媒所忽略;但随着中小型和专业化网站的崛起,那些以前看上去不具有“推进力”的普通受众和消费者,开始拥有集体掌握的话语权与市场份额,“尾部的力量”产生的总体效益开始超过头部。这条不容忽视的“长尾”,成为各网站加速分众趋势的主要动因之一。

4月1日,韩寒推出10元新书《光明与磊落》,就算书中拿出《三重门》的手稿,也无非是给倒韩军新的弹药。方舟子最近又整理出数条韩寒有代笔的铁证:手稿把无奈一句抄串行了,有一个版本的《三重门》跟着排错,另一个版本(根据电子版排的?)是对的;把转而错写成转业,不像是书写错误,而是电脑输入联想错误。所以应该是有一个电脑打印底稿,照抄抄错了;新加坡国立大学中文系副教授石毓智通过语言指纹鉴定得出结论:《青春》中部分杂文为韩寒所写(可能经过别人润色),《三重门》、《零下一度》、《通稿2003》为韩仁均所写,《长安乱》、《他的国》、《光荣日》大量用到河南话,为河南人路金波所写,《像少年啦飞驰》至少有两个作者;石毓智还统计了2010年初以来所有以韩寒名义发表的博文,发现存在八种排版格式,这绝不会发生在一个作者身上,起码有5个人在给韩寒撰写或者加工博文

目前,世界上仅有两幅公认的奥斯汀肖像,其中一幅出自奥斯汀的姐姐卡桑德拉(Cassandra)之手,绘制于1810年;另一幅是基于1810年画作的修改,于1870年完成。虽然奥斯汀的作品一直深受多国读者的喜爱,但鲜有资料记录其相貌,这也对判断肖像中女子的身份增加了难度。

在吴鸿的理想中,他所主持的“艺术国际”将以“当代性”为价值导向来指导工作,在网站的1.0部分,将会延续门户网站线性和交叉式信息发布的概念;而2.0部分则更多带有互联网的特征,以网络作为资料库并建立“艺术百科”的文献项目。去年底,雅昌艺术网的艺术图书网、拍卖信息网、艺术家网和A-Zone艺客空间四大子网也整合上线。建立数据库、进行业务查询、进行网上交易等不同的网络服务方向成为各类网站的目标,而这种趋向专业化与特定群体的运营模式似乎正在消解网络媒体的“零门槛”。建立于1989年的国际大型综合网站artnet中国代表孙宁说,artnet将在中文版上延续涵盖350万件艺术品价格的市场趋势报告和8万个艺术家的价格数据库的优势,并依据不同语言版本开展相关地域的新闻及评论服务。对此,吴鸿并不觉得“长尾”扫过之后只剩下精英群体的壁垒,他认为网络作为交流工具,始终希望更多人参与其中,但网站将会以专业的态度和精神对咨讯内容、交流方式进行引导,以消除传者失控和信息失控的隐患。

韩寒回应:人不会一成不变

近两个世纪来,这幅画作从未吸引过大众的注意,博尼的丈夫、莎学学者乔纳森-巴特(Jonathan Bate)2011年4月在一次拍卖会上拍得此物。此前,这幅作品被私人收藏长达30年之久,被视为是奥斯汀的虚构肖像,并没有受到学界和大众的重视,在此次公开展览之前,牛津大学英语系教授凯瑟琳-苏泽兰德(Kathryn Sutherland)、普林斯顿大学英语系教授克劳迪娅-詹森(Claudia Johnson)以及奥斯汀研究专家德德拉-勒-法雅(Deirdre Le Faye)曾被邀请鉴定画中人的身份,苏泽兰德和詹森均认为画中人系奥斯汀本人,而法雅坚持认为这只是一幅虚构的肖像。

未来:回归线下?

代笔大战打了三个月,韩寒从一开始没当回事,调笑地答春绿(答蠢驴),到后来阵脚大乱,逐个问题做呈堂证供,都躲不开方舟子们的枪口。昨日这篇《写给每一个自己》,不再试图和人讲理,而是心平气和的自省,最近三个月,看世间百态,人情冷暖,失落与收获都颇多,他也再次解释了各种铁证的由来,人的处事风格和性格不是一成不变的,尤其是16岁到30岁之间,我少年时装酷,追求语出惊人,这些话现在看来,很多都惹人厌恶,甚至还惹我自己厌恶,把各种傻话挖出来,总会击中不同的人没有人永远和过去的自己一致,除非你不再成长。以往惯于调侃的他,这次摆出了认真的姿态,人生是一段迎接冷眼嘲笑孤独前行的旅途。KO不了你的,也许让你更OK,没让你倒下的,也许让你更强大。我也将尽我所能,向在乎我的人创造各种东西,绝不向厌恶我的人解释这是个什么东西。

博尼认为,这幅肖像并非虚拟,而是取材于现实。她解释道,直到1870年奥斯汀的作品才初绽光彩,而这一时间距离她去世已有半个世纪之久。通过画中人的衣着服饰也不难判断,这幅画作的完成时间应该在19世纪初,大约1815年。为什么会有人基于想象,对一个当时毫无名气的作家绘制虚构的肖像?这实在说不通。

新的趋势将引发新的运营模式,在急速变化的中国美术界,网络媒体想要生存发展,必然需要做出本土化的特色。在讲求深度报道和精编原则的吴鸿看来,新闻报道的模式差异正在传统纸媒和网络媒体之间消解,借用纸媒的形式开发线下空间也成为时下不少网站开拓业务范围的方案之一。

市场反应:销量无影响

如果如同博尼所指,这幅画作中的女子正是奥斯汀本人,那将大大改变人们长期以来对于奥斯汀的印象。博尼说:这幅画作的发现让世人再次陷入思考。到底我们有没有真正了解奥斯汀,抑或是我们一直在塑造她?

知名网站雅昌艺术网的成功,与它在策划展览、推广艺术家、出版等方面的整体推进密不可分。“艺术国际”亦雄心勃勃地表示,将于年底推出与网站同名的纸媒杂志,在评论、分析等方面具有专属自己的独特内容;已于近日出版了杂志《artvip》的“天禄琳琅”,则将杂志视为以艺术品推荐、收藏和投资为主的会员刊物,专家点评与市场分析成为其主要内容。而孙宁则认为,基于网络而产生的美术网媒,无论向什么方向发展、开拓何种业务,都不能失掉“艺术”与“网络”的特性,克服眼球经济的浮躁,担负艺术媒体的责任,就会迎来美术网媒的规范性发展时期。

如果说之前韩寒面对代笔门反应失措,这篇文章倒是为他挽回不少失分,不少网友认为这次韩寒胜在真诚:少了以往的攻击性,多了些许的真诚。煽情之余,很是励志当然,不管韩寒写什么,方舟子的反应永远是两个字:代笔,这回让代笔者直接上了,刚发的一篇文笔老到,焕然一新。

此次简-奥斯汀藏品展览中的另一件展品十字绣作品,上面绣有Jane Austen 17[8]7(简-奥斯汀17[8]7,其中数字8有些脱线)的字样。1787年,奥斯汀大约11或12岁,因此,这幅十字绣作品很有可能是奥斯汀在年少时完成的。

美术评论家邵大箴曾说,进入网络时代之后,艺术创作、展示、市场、欣赏以及艺术家与社会的关系,都将相应发生变化。半年来美术网媒的一系列“动作”,都在呼应这一点。美术网站今后能否因分众力量的凸现来拓展生存与发展的空间,需要每一位受众的等待、观察,以及最重要的——参与其中。

不过根据网络调查,同情韩寒的还是多数人,这次代笔门事件,虽然对他声名影响不小,但在其书籍销量上,反而还有助力。他的新书《光明与磊落》4月1日上市,记者这几日联系崇文书城,对方表示书虽然还没到货,但前来询问的人一直络绎不绝。代笔争议是否影响了韩寒的销量?没有多大区别,他的书一直都卖得比较好。货源充足的话,他的书每天都有销售。这个我们不会担心,以他的人气,书都应该卖得完。

其实,十字绣曾出现在奥斯汀的作品当中。《诺桑觉寺》(Northanger Abbey)的男主角亨利-蒂尔尼(Henry Tilney)在鼓吹自己读过的小说远远超过女主人公凯瑟琳-莫兰(Catherine Morland)时说道:想想我比你早读了多少年的书。我在牛津大学学习时,而你却还是一个在家绣着十字绣的小姑娘!这不禁让人怀疑书中的莫兰有作者奥斯汀的影子,或许这幅十字绣作品会为后人探究奥斯汀的真实生活提供线索。

编辑:admin

韩寒手稿书10元亏本卖 方舟子称多此一举

编辑:admin

韩寒被批毒害青少年 评:他没这么大能耐

方舟子回应:韩寒成功毒害青少年

编辑:admin

本文由澳门唯一金莎娱乐发布于收藏拍卖,转载请注明出处:夏可君上苑艺术馆主执姜志平作品讨论会

关键词:

中心定价原则使中国当代艺术走向多元化

本刊会客室继上次提出"艺术消费"概念后,本期再次聚齐原班人马,从经济学的角度入手,探讨了中心定价原则对中国...

详细>>

何红蓓给你一座“镜花园” 给你一个理想国

2006年6月,北京,马克·吕布。距离他第一次来中国,并发表的第一张照片,已经整整半个世纪过去了。从那时起,他的...

详细>>

艺术与现实的碰撞 《唤•觉》当代艺术家

艺术家何伟在其作品前 三位年轻艺术家作品中所提取的社会元素和切入点不同,但他们表达了想通过艺术的表现能力...

详细>>

游戏规则遭受破坏 意大利博物馆靠借出藏品谋求

人类社会中,博物馆因其学术性和历史性充当着精神殿堂的作用,甚至在"上帝已死"的西方现代社会已取代了教堂成为...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