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尚:我总是拿自己开玩笑

日期:2019-09-10编辑作者:收藏拍卖

竹刻是我国传统的工艺美术品种之一,竹刻制品有扇骨、笔筒、文具、对联等上面雕刻文字和图案的精美工艺品。我国人民历来爱竹,竹子因其节实竿挺,虚中洁外,筠色润贞,四季长青,故自古以来被视作祥瑞之物,为人们所喜爱,几千年来一直是文人墨客歌咏和描绘的对象,从《诗经》、《离骚》到绘画中的“四君子“、“岁寒三友“,竹子都是朴素而气质高尚的象征。竹子是属于君子型的植物,所以《幼学琼林》说:“竹称君子,松号丈夫。所谓“高风亮节”是人格的修养直接取法乎竹的证明。因此我国历史上特多爱竹成癖的古人,魏晋有“竹林七贤”,唐代有“竹溪六逸”,王维有“竹里馆”,苏东坡则宣称:“可使食无肉,不可居无竹”。宋代文与可的《竹颂》中提到“心虚异众草,节劲逾凡木”。

整个二十世纪,谁对艺术的影响最大?当然是杜尚,在他的《泉》和《L.H.O.O.Q》的杂交下,概念艺术、行为艺术应运而生,直到今天,还是当代艺术的主流。

图片 1

​艺术君之所以选择做“一天一件艺术品”,是因为觉得我们的教育体系中缺少两根极为关键的支柱:逻辑、美学。缺少了逻辑,我们无法跟人站在平等的位置上理性地讨论问题。缺少了美学会是什么样子,看看中国的城市建设就知道了。

图片 2

杜尚不仅是艺术家,更是思想家,他的思考,一直在启迪后世,人们从中认识到艺术的可能,更认识到生命的广阔。

The Madonna with the Long Neck, Il Parmigianino, c.1535, Oil on Wood, 216 x 132 cm, Galleria degli Uffizi, Florence

最近读到的一些东西,开始让艺术家觉得:比起逻辑教育和美学教育,还有一根支柱更加重要——情感教育。毕竟,有了三根支柱,教育才能站得稳,立得住。

图片 3

今天带来杜尚的十二句话,希望能对你有所裨益。

长颈圣母,帕尔米贾尼诺,约1535年,木板油画,216×132厘米,乌菲奇美术馆,佛罗伦萨

七、八年前,龙应台在《目送》中写道,社会都在宣扬并追求成功、青春、坚强,却没有人告诉我们、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告诉自己的孩子:如何面对自己的失败,如何面对父母、自己的衰老,如何面对自己的脆弱。台湾如此,大陆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不如想想野夫的《残忍教育》,这个标题,就是当今中国诸多乱象的缘由之一。

图片 4

1、关于幽默感的重要性

圣婴躺在母亲的膝盖上,伸开四肢,陷入梦中。玛多娜在上下望,仿佛从遥远的距离,她的头轻歪。她长长的手指划过衣裙上方,轻轻抚摸滑落到肩膀的头发,她的另一只手扶着自己的孩子,虽然孩子已经很大了,这只手却没费什么力气。不同一般,她也被拉长了。这幅作品的标题——《长颈圣母》,也表明了圣母在比例上的不同寻常。灰色半透明而又极薄的衣服漂浮在圣婴周围,圣婴轻轻躺在母亲的蓝色斗篷上。圣母没有用双手抱着孩子,也没有把他举到胸前。实际上,她庇护着圣婴,像是河床保护着水流,知道水流会很容易突破河岸。孩子看起来快要从她膝盖上滑落下来,轻轻地、不可避免、意料之中,就像画面中那气韵的流动。这样的运动没有止境,它的后果我们无法想象,展现在帐幔的翻腾中,在画中人物奇异延长的身体中。

十天前,艺术君先后读完两篇文章,都是来自微信公众号“GQ实验室”,他们的深度报道从未让艺术君失望。这次的两篇特稿,写了两个写作者,又是两个病人,两个因为写作而生病的人——《阿乙:作家、病人、父亲的葬礼》、《咪蒙:网红、病人、潮水的一种方向》。和我们大多数人一样,两个人的童年,都缺乏恰当的情感教育,而人生的际遇,加上他们自己的天性,让他们成为今天的自己。有趣之处在于,阿乙,即便得上了不知名的怪病,身体虚弱,但仍然有一颗赤子之心,见到不平之事、无德之人,心里压不住火;反观另一位,读书绝对比艺术君多,也曾高举自己的新闻理想,却不知怎的,成功标准却数字化了,变成一篇文章在几分钟内变成十万+,变成银行账户的小数点前面有几位。可是艺术君却十分同情她,因为她竟然有那样的一个父亲。

 

图片 5

从纯美学观点,我们也许能从这个方面品味这幅作品,将其看做风格化的优雅行为。然而,我们的反应却完全被画作散发的不稳定感遮蔽。

两篇文章读完,相信没有人愿意经历他们的痛苦、绝望和挣扎。然而,这些都是每个人短短一生中无法回避的情感,那到底应该怎么应对?艺术君也给不出让自己满意的答案,所以,要有“情感教育”。

  我国竹刻起源很早,据〈礼记》记载,秦汉前的士大夫们在典礼的仪式上就要使用竹制品,这类竹制品具有很强的文饰作用。竹刻在汉朝已有相当的发展,然而,由于历史实物不多,我们现在不可能很全面地了解当时的竹刻工艺。现在,我们从很少的一些出土文物中还是可以对那时的情况进行一些想象和推断。比如,在西汉马王堆一号墓中出土的一件漆竹勺柄,就表明当时的竹刻工艺的水平已是相当高的,本来这是一件实用的生活用品,然后其上刻有很精美细致的宠纹,加以髹漆,便成为一件竹刻工艺品了。以后,专门制作的竹刻工艺品也出现了,相传晋代大书法家王献之就有一只非常精美的斑竹笔筒,他非常喜爱它,给它起了个名字叫“裘钟”古而六朝时,齐高宗赐给明僧一件竹根如意,这表明当时己有一竹根雕的竹刻工艺和品种了。

当然,幽默感在我的生活中非常重要。实际上,这是人们活着的唯一理由。

一个信徒,当他来到一幅宗教绘画前,凝视这幅画,是期望它能在祈祷时赐予他力量,让他从中获得安定感;然而看到这样一幅画,像我们一样,他看到的是不断移动的表达,这表达暗示出一个存在无限转化的世界,而我们之前对这个世界总是想当然的。

情感教育,其中的“教育”二字,意味着了解、学习和实践。相信这个微信号的很多读者已经为人夫、为人妇、为人父母了吧?就算作为恋人,怎么应对你的TA的悲伤、喜悦、失落,自己又如何表述自己的郁闷、感动和无助?接受了正确的情感教育,你就能更好地和身边的人、和你爱的、爱你的人相处,然后走完我们卑微而充实的一生。

 

2、关于创作艺术的灵性内涵图片 6

变化过程已经开始了。各个事件不再以自然顺序发生:圣婴有着新生儿的脸,却有着长大了许多的儿童的身体。他的小手和小脚与他的身高并不搭配。我们不知道,他的姿势表现的是感觉上的狂热,还是受苦的标志,他伸开的双臂让人想起基督上十字架的过程。他的脸暗淡而没有生气,这也完全不能用圣母衣服反射的影子说明,他的脸让人想起挣扎于死亡痛苦中的孩子。

最近开始读一本书:How Emotions Are Made. 这就是艺术君对自己展开情感教育迈出的一大步,接下来会分享一些读书心得给大家。不过《Elle》杂志书评文章的名字想告诉你——“控制你的情感,你能比你自己以为的做得更好。”

  到了唐宋时期,竹刻工艺更为成熟地发展起来了。宋郭若虚《图画见闻志》卷五卢氏宅条说:唐德州刺史王倚家有笔一管,稍大于常用笔管……中间刻《从军行》一铺,人马、毛发、亭台、远水,无不精绝。这是竹刻见于著录之始。元陶宗仪《辍耕录》记载过宋代詹成刻竹:詹成者,高宗朝匠人。雕刻精妙无比,尝见所造鸟笼,四面花版,皆于竹片上刻成宫室、人物、山水、花木、禽鸟,纤悉具备,其细若缕,且玲珑活动。这是见于记载最早的一位竹刻家,显然这时的竹刻技术的确达到了一个非常高的程度。但有关詹成的事迹却无详细记述。

从各方面来看,艺术家都像一个巫师,希望从超越时间和空间的迷宫中,寻找到自己通往出口的通路。如果我们给艺术家某种媒介,在美学层面上,关于他在做什么,或者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们都要拒绝他有意识的状态。创作过程中,他所有的决策都应该完全基于直觉,而且无法转述为自我分析,不管是说出来的,还是写出来的,甚至是有意识的思考也不行。

这怪异的外貌游戏,我们应该怎么理解?站在历史角度,我们应该如何置足?几个不同舞台争夺着我们的注意力。我们看到的不是一个孩子:他太大了,或是太小了,还没有出生,或是已经死去;他被分派在过去和未来之间,他被赋予的身体让人无法理解,因为不是他现在本该具有的样子:一个正在熟睡的小男孩。

最后,艺术君想说的是:欣赏最好的艺术品,也是情感教育的一种方式。摘录之前写过的一篇文章《艺术有什么用》,其中有一节,就是介绍情感的力量。

 

3、关于生活的艺术

这一次,这绘画世界中的不连贯,与我们对现实世界的了解联系了起来。古老基督教王国的教条,本是平衡思想的根基,在作品创作时,被新教徒的改革运动质疑。曾经相信现有秩序的人们,发现他们由来已久的价值观已经不再不容置疑,而是像圣城耶路撒冷一样脆弱,后者在1527年被查理五世派出的军队突袭。画中这些不真实的身体,比起当时世界形势的发展,不算惊奇。他们的外表,直接表现了当时人们在灵性上的迷惑。世界失去了方向,一切都已不再是理所当然。

伟大的艺术品,总是可以直接诉诸我们的情感。痛苦这种极端的情感,在《艺术的力量》中,借助毕加索和他的作品,表现出自己无远弗届的影响。他的《格尔尼卡》,让我们看到战争为人类带来的痛苦,而其中同样融合了毕加索个人的感情痛苦。《格尔尼卡》作为痛苦之和,实现了所有伟大的艺术品应有的目标:以石破天惊之势,打碎我们日益增长的慵懒和冷漠,粉碎我们对暴戾、邪恶和屠杀满不在乎的接受,撕开我们的疤痕,让我们血流不止、辗转难眠,让我们审慎思考作为人的义务。

然而,说到艺术表现情感的力量,在我心中,没有人能超越罗斯科的地位,他是《艺术的力量》最后一集的主角。

马克·罗斯科(Mark Rothko),美国当代抽象表现主义画家。大概很多国人没有听说过他,不过他是我最喜欢的艺术家之一,介绍他的这一集,也已经看过三遍了。

片中提到一个他的故事:1958年,纽约一家高档餐厅出价5万美元(相当于现在250万到300万美元),请他作画。他对朋友说,在这个餐厅里,“纽约最富有的混蛋们会来这里用餐,显摆自己。”然后声称:“我接受这个挑战,完全出于恶意。我要画的东西,会让在这儿吃饭的每个王八蛋都没有胃口。……我想让每个看画的人都觉得:自己被困在门窗完全封起来的房间里,除了以头撞墙之外,什么也做不了。”

为什么有这种自信?因为他的画,特别是后期的作品,初看上去,每一幅都是不同颜色色块的堆积。“这样的画我也会!”很多人看上去可能会这么想,但是如果你认真去看,那不同色块与色块之间,有细腻而微妙的过渡和转换处理,时而起伏不平,如同山峦丘陵,时而喷涌而出,像是太阳黑子风暴形成的日冕。因为有了这些边缘,色块仿佛有了呼吸,有了生命。想到这一点,它们像是强大的磁场,尽管我们要转身离去,却仍然可以感受到它们的存在。

镜头中的罗斯科,侧坐在沙发上,右腿搭上左腿,两眼直勾勾看着你,左手扶着头,右手夹着烟,身体随着呼吸而起伏,就像他的画。他曾经说过:他要表达的,是用各种不同的基本颜色组合,体现最基本的人类情绪—快乐、悲伤、狂喜、愤怒,还有悲剧、末日、狂暴、奉献。在他的画中,似乎承受了人类历史的重量。这就难怪总有人在他的画前恐惧、崩溃、哭泣——“许多人能在我的画前悲极而泣的事实表明,我的确传达出了人类的基本感情,能在我的画前落泪的人,就会有和我在作画时所具有的同样的宗教体验。”

  宋代以后,陈置几案的小件雕刻,异彩纷呈,粲然夺目。如琢玉、镂牙、刻犀、范铜、塑瓷,乃至镌砚、模墨,多为前代所未有。雕刻的体制规模,题材技法,至元明而大变。竹刻就在这一背景下得到了迅速发展,因为各种工艺必然互影交光,息息相通。至明中叶,文人艺术家们在前人基础上致力发展,终于把竹刻从比较简单的、以实用为主的工艺品,提高到比较细致的、以欣赏为主的艺术品,使之形成为一种专门艺术。以后,便名手辈出,穷工殚巧,蔚为大观,成为雕刻史上我国特有的一朵艺苑奇葩。

图片 7

可是,玛多娜皮肤纤细雅致,发式复杂悦目,她似乎毫不关心。这年轻女子精致时尚,让我们想起惹人喜爱的公主,而不是一个宗教人物。甚至她双唇上的微笑都是暗示。她真得看不到我们自己看见的东西吗?也许不是。表面是畸形儿,背后是一个小孩子;我们在寻找这个事实。而圣母看到的,是历史的转折点。传统将她视为教会的化身,而不是一个母亲。帕尔米贾尼诺赋予她高贵,那个时代的巨变也许难以接受这高贵,但却无法完全将之破坏。他们施加给圣母各种曲解,也只能是让她更显宏伟庄严。

题图是就是罗斯科的作品。

 

我喜欢生活、呼吸,甚于工作……我的艺术就是这种生活方式。每一秒,每一次呼吸,都是一件作品,这件作品没有题记,它既不是眼睛能看到的,也不是大脑想到的,它是某种始终如一的狂喜。

右边的石柱初看上去不协调,而且放得很别扭。但在它底部,一个小小的人物手里拿着卷轴,帮我们看清它的大小,并让我们知道:这石柱与主要人物距离遥远,而且它是整个柱廊中的第一根——也许是最后一根。它向我们揭示隐藏的事物,并反映出人物的预言性,他们的言词体现在圣母与圣婴身上,体现在成行柱子中;一方面,我们的教会道德高尚且持久,另一方面,我们又感到焦虑和迷惑。尽管人物表现出他们遭受的苦难,但建筑形式却表现出象征性和真实的结构。人物柔软的曲线在石柱的坚固中找到对应。玛多娜长长的脖子,像一座塔,反映出他们的和谐联系。

图片 8

  明、清两代是竹刻发展的黄金时期。竹刻艺术主要流行于我国南方的产竹地区,比如浙江、江苏、上海、四川!湖南和广东等地。在明代正德、嘉靖时期形成了金陵(今南京)、嘉定(今属上海市)两大竹刻中心,而且行成了各种竹刻流派,名家辈出,空前繁荣。刻竹的方法有很多种类,刻竹是作者的情思驰骋于竹,用刀来传达自己心中的情感,全凭自己的悟性,恰当地运用各种刻竹方法。现将主要刻法分述如下:

4、关于艺术一直都有的“现成”状态图片 9

正值青春期的天使们在思考,或是友善地观察着我们。他们知道所有我们不能理解的神秘之事。其中一位手持一个双耳瓶,其中装了什么,对我们来说永远是个迷。

点击【阅读原文】,前往“GQ实验室”的《阿乙:作家、病人、父亲的葬礼》。

 

管状颜料由工厂生产之后,这些颜料就已经是“现成”的产品了,从艺术家开始使用这样的颜料开始,我们必须得出结论:世界上所有的画就已经是“现成物协助完成”的了,同样也就是拼贴作品。

这幅画的构图,确认这个世界永远在边缘徘徊的状态。但是作品的重点仍然是个矛盾,它引起的赞美,来自于丝毫没有减弱的不安感。在玛多娜的胸部下面,衣服皱褶构成一个尖角,还有非常微妙的曲线,在她的肚脐周围形成一个圆,赏画者因此而摇摆,摇摆在圣母的性感外表和画作本身的宗教目的之间。这幅女人的画像,被承受和传承圣道的教会平衡。蜿蜒的线条,既表现身体的曲线,又表现覆盖着身体的裙袍。画作中起伏的节奏,让陷于冥思的信徒不再迷惑,同时又提醒我们那险恶的,像蛇一般的恶魔,就潜伏在我们的生活中。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立体雕:

5、关于广泛传播的、对艺术的过度欣赏

更多艺术堂奥,前往 ArtsHowTo

以上中文文字内容,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

 

图片 10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译自《How to Look at a Painting》,纯属个人爱好,英文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by 郑柯-Bryan】

如果你想向艺术君提问有关艺术、翻译、或者高效工作相关工具的有关问题,请长按艺术君的“分答”二维码。

  1、圆雕:即立体雕。大多为五面雕刻,底面留款识,以文房器具和摆件为主,以竹根为主要材料。

我不关心“艺术”这个词,因为它已经失去了原有的意义。所以,我想除掉它。今天,对于“艺术”,有一种不必要的崇爱。

Share this:

  • Click to share on Twitter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Facebook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Tumblr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Google+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Pocke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email this to a friend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prin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Pinteres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LinkedIn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Reddi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WhatsApp (Opens in new window)

如果你想给坚持原创和翻译的艺术君打赏,请长按或者扫描“分答”下面的二维码。两个二维码,一个是一套煎饼果子,另一个您随意。

 

6、关于身份的奇怪本质

Like this:

Like Loading...

图片 11

  2、透雕:画面以外空白处镂空。或层次之间透空,具有很强的立体感,以香筒、笔筒为主。大多为四面体雕刻。以竹筒为主要材料。

图片 12【这是杜尚女扮男装拍的照片,也是一件作品】

图片 13

 

我强迫自己跟自己产生矛盾,这样才能避免服从我自己的品味。

图片 14

  3、高浮雕:不作镂空的具有相当立体感的浮雕。以三面体雕刻为主,常用于笔筒,以竹筒为主要材料。

7、关于宇宙不可理解的体量

Share this:

  • Click to share on Twitter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Facebook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Tumblr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Google+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Pocke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email this to a friend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prin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Pinteres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LinkedIn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Reddi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WhatsApp (Opens in new window)

 

图片 15

Like this:

Like Loading...

  4、浮雕:具有一定立体感的浮雕,以正面雕刻为主,主要用于笔筒。

如果阴影是三维世界的二维投射,那么我们所知的三维世界,就是四维宇宙的投射。

 

8、关于观者的重要性

  5、深雕:又名陷地深刻,是凹刻中最深的一种,具有相当的立体感,和浮雕、透雕等法结合在一起,实际上是凹刻的浮雕,如金属模具中的阴模。此种刻法不多见,主要用于笔筒。以雕刻蔬菜、荷花等到为主。

图片 16

 

说到底,艺术家自身不足以完成创作的行为,观者解密、解读艺术品的内在条件,从而将作品与外在世界产生联系,因此也就为创作行为作出了自己的贡献。当后人作出最终判断,有时候为某些被人遗忘的艺术家恢复名誉时,这一点尤其明显。

  二、平面雕刻:

9、关于国际象棋的艺术特性

 

图片 17杜尚一生热爱国际象棋,后成为法国国际象棋国家大师,还曾担任巴黎《今晚报》(Ce soir)国际象棋专栏的评论员,包括多次参加法国锦标赛,作为法国队代表四次参加奥林匹克团体赛,9次参加国际象棋重大国际比赛。

  1、 浅浮雕:以平面雕刻为主,略作有立体感的层次,又名薄地阳文,如同印纽雕刻中的薄意雕。

我仍然是国际象棋的受害者。它有着艺术所有的美,而且更多。它无法商业化。比起艺术在社会中的地位,国际象棋更加纯粹。

 

10、关于虚无的不朽

  2、 留青雕:又名皮雕,是皮雕中的凸刻法,将图文留于竹皮(青)上,其余铲去为底(地)。如果图文再以浅刻法,分出层次,使具有深淡的墨色效果,为留青雕之上品。常用于笔筒、臂搁、扇骨上。以表现字画的用笔,用墨为其特色。

图片 18

 

不,要做的事情,应该是试着创作一幅在你活着的时候还有生命力的画。

  3、 深刻:刻痕较深,不必借助高光即能看清刻痕的凹刻。宜于刻书法作品和勾勒法之画,有碑刻的韵味,大都用于臂搁、扇骨、笔筒及翻簧制品。为一般竹制工艺品常用之法。

11、关于艺术令人上瘾的特点

 

图片 19

  4、 浅刻:刻痕很浅,往往需要在高光下才能看清刀痕的一种刻法,为凹刻之最浅者。大都用于臂搁及扇骨,以表现画的笔墨意趣为主。

我已经看出来了,艺术是一种让人上瘾的药。它就是这样的,对于艺术家、收藏家,对于任何与它有联系的人,都是如此。

 

12、关于不要把自己太当回事

  5、 皮雕:即在留青竹上作凹刻,此种刻法很少见。以浅刻、深刻法相结合,刻字画均宜,具有很强的书画表现力。

图片 20

 

很多时候,我总是拿自己开玩笑。

  6、 翻簧:又名贴簧,是一种竹制品的名称。可在竹簧上作浮雕、浅刻、深刻。竹簧大多制成器具,往往是一般商品,数量较多,罕有佳构。以深刻为主要刻法,刻痕中常嵌石青、石绿等色。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明:以上中文文字内容,除引用部分外,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如果你想给坚持原创和翻译的艺术君打赏,请长按或者扫描下面的二维码。两个二维码,一个是一套煎饼果子,另一个您随意。】

  7、 细刻:又名毛雕,以刻线条为主,大多一笔以一刀刻成,刻痕带有毛刺。

 

 

图片 21

   自明代正德、嘉靖之后,竹刻艺术发展十分迅速,几乎每个时期都有一些杰出的艺术家涌现出来。当时,大部分竹刻高士都集中在江苏嘉定和金陵一带,一些士人便将这些精工典雅的作品,根据雕刻技法和风格特征划分流派,于是出现了嘉定派。嘉定派生产中心主要是在江苏嘉定(今上海嘉定县)。嘉定派最早的创始人是朱鹤,在嘉定竹刻艺术中,以朱鹤祖孙三代最为著名。有记载称,其子朱缨,号小松和其孙朱稚征,号三松,均能继承父业。

图片 22

 

图片 23

  朱鹤 字子鸣,号松邻,明隆庆、万历年间嘉定(今属上海)人,为明代竹雕著名流派嘉定派创始人。能诗善画,艺术修养极高,他能在很小一的竹面上刻出美妙传神的山水人物、花鸟楼阁,由于雕刻精巧,世人极为珍爱,朱鹤本人文学艺术造诣很深,且有创造精神。他性情孤僻,与俗寡合,但却时常与书画名家、文学家交往,因其善书画,通古篆,早年又得缪篆不传之密,所以在他的竹雕设计和制作中,经常以笔法运用于刀法之中,其所制作的笔筒、香筒、臂搁,佛像等,虽然有的朴茂质拙。有的精妙绝伦,但又大多是以“洼隆浅深”,刻五六层的镂空深刻透雕进行制作的。朱鹤认为:如果不进行透雕和深刻就不算雕刻。因此,他将南宗画派揉合在北宗的雕刻之中,创造出深刻法,为唐代以来发展的竹刻艺术开辟了新的途径。其作品深受当时士人的器重,人们争相求购,得到他器皿的人,不呼器名,而是直接以“朱松邻”称之。甚至到了清代中期,乾隆帝看了他刻制的竹器,也题有“高枝必应托高土,传神莫若善传神”的诗句加以赞扬北京故官博物院藏有他的浮雕“海棠花”笔筒一只。特别是南京江苏省博物馆所藏竹刻“松鹤”笔筒,是用竹筒表现一段松干,上面曲折生出小枝,校间站立一只仙鹤,构图和谐,西面雅静,刀法极熟炼'充分体现出朱氏竹刻的杰出技艺。

Share this:

  • Click to share on Twitter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Facebook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Tumblr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Google+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Pocke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email this to a friend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prin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Pinteres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LinkedIn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Reddi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WhatsApp (Opens in new window)

 

Like this:

Like Loading...

  朱缨 明代工艺家,字清父,号小松,嘉定(今属上海市)人。朱松邻之子。他能制作古朴而秀美的盆景。因此,嘉定的盆景和竹刻一同名扬天下。小松继承家法,工小篆、行草,擅画长卷小幅,精书善画。不轻易出刀刻竹,所以其作品极为难得,甚为珍贵。所刻竹木古仙佛像,鉴者谓“胜于吴道子所画”。又有雕琢犀、象、香料、紫檀之图匣、香盒、扇坠、簪钮一类,奇巧夺人。与父朱鹤、其子合称“嘉定三朱”。1966年,上海宝山县明墓中出土一件朱缨阳刻镂雕“刘阮人天台图抒香筒一件,极为难得,现藏上海博物馆。

 

  朱稚征 号三松,小松的次子。继承家法,并发扬光大。朱氏竹刻,传到三松,己有三代,技艺也达到了高峰。三松性情淡泊,善刻瘦竹枯木。竹刻也不轻易下刀,必等有创作的兴致和得到好倚料时才制作。创作态度也极为认真,每雕一件,往往经年之久。三松所刻笔筒、臂搁以及小动物,在当时已很宝贵,到了后世,更是声名远扬,价比金贵了。北京故宫博物院藏有他所雕的“谗翁”一件,北京中国历史博物馆藏有他的竹雕“松阴高士”笔筒一件。

 

  秦一爵 明代嘉定人。学嘉定派技法,又能自己立意创新,传世作品绝少。北京故寓搏物院藏有秦氏竹雕“张果豫”一件,极为珍贵。

 

  孟仁父 明代木雕刻家,以创制嵌金银丝木雕器而闻名。所作器皿以仿古式杯、斝尊、彝等为多见,上嵌金银丝,并加刻铭文,极为古雅。曾为孙克弘制作过紫檀木酒斗两只,上雕刻陶渊明赏菊图,用银丝嵌出“渊明赏菊”四个篆字,底部刻“孟仁父制”款,刻工和嵌银丝都很精美。今南京博物院收藏有孟仁父制《木雕嵌银丝酒匜》一件。

 

  沈大生 嘉定人,明代遗民。能诗善画,多才多艺,继承嘉定派朱氏的雕竹技艺。上海博物馆藏有沈大生浮雕“庭园读书图”笔筒一件。

 

  尚勋 生卒年不详,活跃于清嘉庆、道光时期(1796——1850)的竹刻名家。善刻留青法,造诣极高。今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其《浅浮雕竹林七贤图笔筒》和《八骏图笔筒》,上海博物馆收藏其《桐荫煮茗图笔筒》,广东省民间工艺馆收藏其《溪船纳凉图笔筒》等。尚氏的《载鹿浮槎笔筒》等,今已流失海外。

 

  周乃始 清代嘉定人。工诗善画,颇有才气,也喜竹刻,擅刻芭蕉丛竹。上路博物馆藏有其浅刻芭蕉人物笔筒一件。

 

  岳鸿庆 字余三,清道光、咸丰年间浙江嘉兴人,岳飞的后代。工于刻竹,运刀如笔,一时称绝。还曾以竹雕刻技法,刻《紫檀木梅花图大笔筒》,由画家张子祥落墨,余三奏刀,千枝万蕊,生机勃勃,虬枝老干,皱纹疤结,浑古有致。今上海博物馆收藏其竹刻《游鱼图》扇骨一柄。

 

  王永芳 清代嘉定人。工刻竹,所刻字体多学苏东坡,清劲风骨存。上海博物馆藏有王永芳浅刻苏字千论书”行体笔筒一件。

 

  吴三藩 清代嘉定人,字鲁珍,号东海道人。初学嘉定派朱珉技法。后自刨嘉定派中一支脉。即薄地阳文竹雕。流传于世的作品多为人物、花鸟笔筒及行草书法臂搁。北京故宫博物院藏有吴氏木雕人物笔筒一件。上海博物馆藏其薄地阳文浮雕“松下老人”竹臂搁一件;薄地高浮雕“二乔”竹笔筒一件,一面雕“二乔图”,一面刻七绝一首,款为“吴三藩”三字,极为珍贵;又藏“松荫迎鸿图”竹笔筒上件,属“磋溪吴三藩制”款,亦极为稀珍。

 

  朱文右 吴鲁珍之婿,得吴氏指教,颇能传其技法。传世佳作有“合鞋瓣”竹笔筒一件。

 

  封锡爵 清代嘉定人。专工刻竹,人品高洁、技艺超绝,因而声名远扬。北京故宫博物院藏有封氏竹雕“白菜”笔筒一只,整个笔筒雕成白菜形状,造形自然别致,底有“封锡爵”三字篆夹园杉阳文印款。

 

  封锡禄 清代嘉定人。性情落拓不羁,精于竹刻,于康熙年间被招人宫廷,成了御用刻竹艺人。他尤其擅长用竹根雕刻人物像。他还擅刻核桃、橄榄核等工艺品。北京故宫博物院藏有其竹雕人物山水笔筒下件,有“壬寅三月”和“封锡禄”名款;叉,上海博物馆藏其竹根雕“罗汉”及“狮子戏球”立雕各一件。

 

  封锡璋 清嘉定人。锡禄之弟,也精竹刻,也是御用竹刻艺人。上海博物馆藏其浅浮雕竹笔筒一件。

 

  封品官 清嘉定人,善竹刻,尤擅竹根雕人物。

 

  封三元官 清嘉定人,工刻竹,技法出于封门家族,尤擅竹根雕人物。

 

  封始镐 字彝周,清嘉定人,传承父辈竹雕之艺,擅长竹雕人物,亦名噪一时。《竹人录》记载,其“好读书,旁及镂剔人物,浓纤合度。”据《清档》记载,清雍正间(1723——1735年),其与封始歧同在清宫养心殿造办处牙作供职。

 

  封始歧 字时周,清嘉定人,善刻竹木牙雕等。《竹人录》记载,其“性活澹,家贫无以自给,籍技能以资衣食,所制亦工妙”。雍正初年,由苏州织造高斌荐入清宫造办处牙作供职,其当差之名为“封歧”。今传世品有《封始歧款竹根雕伏虎罗汉》。台北故宫博物院还收藏有《封始歧款牙雕山水人物小景》。

 

  封始豳 字绵周,清嘉定人,封锡禄之子,著名竹雕刻家。技艺高超,不在其父之下,尤善竹根雕人物。

 

  封文官 清嘉定人,工刻竹,尤善竹根雕人物。

 

  封小姐 佚名,清嘉定人,《竹人录》载其“工刻竹根蟾蜍,时人珍之,以一蟾蜍易银一两”。

 

  封颖谷 清嘉定人,封锡爵之子,亦工镂竹,承传封门竹刻技法,善竹根雕人物。

 

  封云生 清嘉定人,师承封门技法,善竹根雕人物。

 

  顾珏 清嘉定人。他的刻竹,一反朱氏等人传统的平淡天然的风格,转向精雕细刻。他的作品都要经过一二年时间才能完成。独立门庭,自创一派。上海博物馆藏有其竹根雕“群仙祝寿图”一件,制作精细,用刀细密,是其代表作。

 

  施天章 清嘉定人。字焕文,清代著名竹刻家和象牙雕刻家。生于康熙四十年(1701年)竹刻妙若神工;技艺超群,曾师从于封锣禄,擅长竹根人物雕,人物神情态度极为生动逼真,风格古朴苍老。卒于乾隆三十九年(1774年),享年七十三岁。今传世品有《施天章款竹雕佛手》,竹根雕童戏各一件。风格苍深浑厚。

 

  周颢 (一作周灏),字晋瞻(一作峻瞻)号芷岩(或作芝岩),又号雪僬,尧峰山人,晚年号髯痴,人称“周髯”。清嘉定南翔人,生于康熙十四年(1675年)卒于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享年八十八岁。周氏多才多艺,能诗善画擅刻竹,绘画曾问业于王石谷,得其指授。刻竹师法嘉定朱氏技法,又别树一帜,神明于规矩之中,变化于规矩之外,独创“陷地深刻”之法,为清代竹雕史上承上启下之人物。周氏竹雕技艺功力自深。所作山水、树石、花草、丛竹、人物等,皆不用稿本。其山水首次将南宗画法移入竹刻,尤为清人所称许。周氏擅长多种竹刻技法,今传世作品亦较多,上海博物馆收藏的《周芷岩松壑云泉图笔筒》和《竹石图笔筒》均采同阴刻法,以刀代笔,表现墨韵,极为流畅自然。而《竹雕杏花笔筒》、《竹雕兰花纹臂搁》和《竹枝图臂搁》等,则为“陷地深刻”法之风格,颇有新意。

 

  浦灿 字万山,号鹤汀,清代嘉定人,秀才。善画,画松学荆浩,虬枝夭矫,孤干蟠穹,一宝高悬,长凤飒飒。师从周芷岩学竹刻,刻竹与用墨韵颇能相合,亦为嘉定竹刻名家。

 

  周笠 字牧山,清嘉定人,周颢之侄。善刻竹,与周颢齐名。擅长绘画,山水师法元四家,水墨花卉生意盎然。周笠少时与周颢同学画,同刻竹,但各得其意,各不相袭。清人评其作品“生意远出,神气内涵,万点当虚,千层叠起,浑厚中自露秀色”。周笠晚年客居扬州,六十岁而病卒,今传世作品较少。

 

  周之礼 字子和,号致和,江苏长州人,晚清竹刻家。刻竹摹金文字,极为精工老到,有书卷气。

 

  周锷 字剑堂,清嘉定人,生年不详,善刻竹,尤精刻扇骨边小字。所刻多由同里著名书家浦熙作书,周锷奏刀,所镌精工细巧,“细如蝇须,而分行布白,层次井然,见者诧为鬼工。”卒于嘉庆中期。

 

  张希黄 清江苏江阴人。精于刻竹,创造了去地阳文留青竹雕,风格独特。善于运用竹筠色泽的对比变化,表现浓.淡,极有意趣。上海市博物馆藏有其留青笔筒一件”另有“归去来辞”山水笔筒一件,雕刻得细致工妙。

 

  潘西风 清代浙江人,精于刻竹。郑板桥称他的技艺为濮仲谦以后,金陵派竹刻的第一人。有诗赞誉道:“老桐与竹结知音,苦竹雕镂苦费心。十载竹西歌夜吹,几回烧去竹为琴”。“老桐,即人们对他的戏称。上海博物馆藏其浅地刻临恽寿平梅花笔筒一件。

 

  时澄之 字志范,清嘉定人,时钰之孙,善刻作,共名与时其泰相埒。

 

  时大经 号甫堂,时以成次子,善刻阴阳文山水花果与虫草。设肆于嘉定城中,名“文秀斋”,店中陈列着竹刻假山一座,古雅浑朴。喜刻大件,如竹狮子、高尺余,寿星为二尺余。其他如蟾蜍、灵芝、淡巴菰盒等,极精工。

 

  吴之璠 字鲁珍,号东海道人,生卒年月不详。初居嘉定南翔,后迁徒天津,活跃于清康熙年间,为朱三松之后嘉定竹雕第一高手。擅圆雕和浮雕,深浮雕师法朱氏,浅浮雕乃自创一门,名“簿地阳文”。今传世作品较多,著名的竹雕有《二乔并读图笔筒》、《老子骑牛图笔筒》、《荷杖僧笔筒》、《丁山射雁图笔筒》、《松荫迎鸿图笔筒》、《黄扬木雕东山报捷图笔筒》、《松溪浴马图笔筒》等,现分别收藏于上海博物馆和北京故宫博物院等处。

 

  时其吉 字大生,时钰次子,清嘉定竹刻名家。师法其父竹刻技艺,精刻竹,尤善深刻,擅摹刻名山胜水。

 

  时其泰 字赓飏,清嘉定人,时钰之孙,善刻作,其名与时其泰相埒。

 

  吴嵩山 一作松山,清代嘉定竹刻名家,居南翔寺,后流寓维扬。师从周芷岩学画刻竹,工画,亦擅竹刻。

 

  时其祥 字天行,时钰次子,清嘉定竹刻名家。善竹刻,善摹名山胜水,工细极至,一丝不苟,故每成一器需耗时数月。竹刻与兄齐名。

 

  严望云 一作阎望云,明代万历年间著名木雕艺匠,善制木器,极为精工,曾为嘉兴大收藏家项元汴做过香几、小盒等器具,放在项氏藏书画的“天籁阁”中,极受项氏推崇。还为项氏制作一只竹根杯,作荷叶的形状,旁雕有蟹和莲房,精巧雅致,项氏为其题一绝句云:“截得青琅玕,制成碧筒杯。霜螯正肥美,家酿醉新醅。”严氏曾为项氏制作过不少的器具,但流传到后世的并不多。

 

  时汝鉴 号芳林,时澄之子,清嘉定人,工古篆八分书,师承父祖竹刻之艺,善刻阴阳文,尤善刻人物花卉。

 

  严煜 字敬安(一字云高),清代嘉定人,据南翔寺。工画山水、花鸟,亦能写竹石,尤精研金石、六书之学,从周芷岩学竹刻,得不传之秘,遂成为嘉定竹刻名家。

 

  时以成 号炳南,时汝鉴之子,承父祖家传,善刻阴阳文山水,深浅合度,雅俗共赏。花卉尤能出新意动人。

 

  杨澥 原名海,字竹唐,号龙石,清江苏吴江人,晚清竹刻家,善治印,精刻竹。印章以秦汉为宗,于金石考据之字靡不精核。竹刻善摹金石文字,刀法深圆,风格独特。生于乾隆四十六年(1781年),卒于道光二十年(1840年),享年五十九岁。

 

  杨褒 字圣荣,号古林,清代以擅长竹章篆刻出名的竹刻家。家贫无以谋生,遂卖竹刻为业,首创竹章篆刻,时人争相收藏。著有《寓意》、《竹章印谱》二卷,年七十而卒。

 

  杨谦 号吉人。杨褒之子,继承父业,以卖竹刻为生。除竹刻之外,亦善书画、篆刻和雕刻,擅长写墨竹,作李斯篆,雕琢玉石印章等,都属精古。

 

  时沅 字湘华,自号卧牛,江苏嘉定县人,竹刻名人时大经的儿子。时氏一门数代,都以刻竹闻名。传到他已是时家最后一小艺人,所刻竹臂搁、笔筒的山水刀法,颇似王恒,可惜年轻时身体残废,但仍经常卧床刻竹不倦。

 

  时钰 字世贤。清初嘉定人,好吟咏,擅竹刻,为清前期嘉定竹刻名家。其二子一孙均承传其技法,成为一时竹刻名家。

 

  汪曾銮 字敏甫,号听园,先世居江阴,后迁居嘉定,清晚期时人。精六法,善治印章,书法学王右军,善以刻印章之法刻竹,亦善刻黄杨、檀香印章,其上刻兽钮,甚古雅。

 

  张步青 清乾隆、清嘉庆年间嘉定人,自学刻竹,无师处通。技艺娴熟,风格与邓用吉相仿佛,曾刻两件折枝蔬果,秀逸玲珑,为世所珍。由于隐逸,虽有绝技,鲜为人知。

 

  张陈典 字徽五,号毅庭,嘉定人,本姓陈,外祖张用之立为后,因传医业。乾隆元年(1736年)进士,官任铜仁知县,有惠政。九岁能文,及长工诗,精行草,善画写意人物,亦善刻竹。所制笔筒,镂空深刻,极为工巧。著有《燕翼堂集》等。其竹刻为其学问所掩而不出名。今传世名作有《留青深刻笔筒》一件,为黄允之氏所收藏。

 

  张宏裕 字百福,清中期嘉定竹刻家,擅长人物画,以竹刻小像而著名。初多刻花果之类,未足尽其技,遂改为专雕竹根人物小像,无不毕肖。《竹人录》载其“独以三寸竹为人镂照,自朱氏至今,别开生面矣。”

 

  张鉴轩 一作张监轩,广东潮州著名的木雕艺人,他所雕刻的圆雕蟹篓在1957年世界青年联欢节上展出,引起轰动,并荣获国际奖。北京人民大会堂广东厅内陈设的两件大型全漆木雕《花鸟》和《鱼虾》,亦出自他之手。

 

  张开福 生卒年不详,浙江海盐人,张燕昌之子,清后期浙江著名竹雕刻家。

 

  张希黄 生卒年代及里籍均年不详,或云为浙江嘉兴人,或云江苏江阴人。张氏活跃于明代中晚期,以擅长“留青竹刻”而名扬于世,改进和发展了前人的“留青”技法,使之成为明清竹雕中别具一格的品种。传世的张希黄作品并不多,代表作《山水楼阁图笔筒》今收藏于美国波士顿艺术博物馆。上海博物馆、北京故宫博物院、美国弗里尔艺术馆亦收藏有其作品。

 

  张辛 字受之,浙江海盐人,张燕昌之侄,善刻竹、治印。清后期浙江著名竹刻家,客居北京染疫而卒。生于嘉庆十六年(1811年),卒于道光二十八年(1848年),年仅三十八岁。

 

  张学海 一名张学,清晚期江苏嘉定(今上海市嘉定人)人,光绪年间,以擅雕竹根而闻名。崇尚古朴,精选雕材,细心雕刻,得朱松邻秘法。曾用半年时间,雕成一只高达一尺以上的狮子,神态凶猛生动,是他晚年的杰作。他家的柜下桌边,常堆满老竹根,平时常对这些竹根观察,一旦心有所得,随即雕刻。年八十而卒。今传世作品有《张学海款竹根雕弥勒佛》一件。

 

  张燕昌 字芑堂,号文鱼,又号金粟山人,清浙江海盐人。善篆、隶、飞白、行楷,精金石篆刻,工画兰竹、花卉、山水、人物,亦精竹木雕刻。乾隆四十二年(1777年)优贡,嘉庆元年(1796年)举孝廉方正。生于乾隆三年(1738),卒于嘉庆十九年(1814年),享年七十七岁。今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有《张燕昌刻梁同书铭紫檀书筒》。

 

  张应尧 清康熙时人,善刻字,媚丽疏秀,有晋宋人风格。今有其所制竹臂搁传世,为钱石桥所收藏。

 

  张志鱼 字瘦梅,号通玄,北京人。善书画、治印,最精于竹刻,最将名人书画缩刻于竹刻扇骨上,不失原作精神。曾刻扇骨八千余柄,造诣极深,是近代北京刻竹第一高手。曾设“寄斯庵美术社”于北平劝业杨三楼鬻刻,所作以花卉为多。晚年寄居上海,卒年七十余岁。

 

  张珠春 浙江东阳县湖溪人,著名东阳木雕艺人,擅深雕、透雕。浙江绍兴东岳殿内有他雕刻的《关公保皇嫂》、《三娘教子》、《岳母刺字》和《昭君出塞》等历史故事木雕,人物形象生动,雕刻技艺精湛,去逝时年仅四十多岁。其弟张珠发亦擅木雕,尤善雕“花板”,寓居上海,以雕刻为主,亦四十多岁左右去逝。

 

  张楫如 名钰,号西桥,近代江苏武进(今常州市)人。早年在苏州学木版雕刻,得到师传技艺,后客居上海,专为人刻竹。以刻字为主,偶有刻画,技艺很高,尤擅刻阳文字,世人求其作品者众,名声雀起。曾缩刻钱梅溪摹汉石经于扇骨上,凡四百二十余字,皆刻阳文字,精湛绝伦。又缩刻青铜器的铭文,石鼓文等于竹扇骨,平刀和拳刀并举,操纵自如,精细入神。所刻各种篆籀文尤精。年五十四而卒。今苏州狮子林还留有他所作的石刻字贴,但其所作竹刻流传极少。

 

  范尧卿 字遥青,当代著名农民竹刻家,江苏常州人,农民出身,曾得竹刻名家白士风先生指点,自学成才,擅长留青法和深浅阴刻法,作品极为传神。20世纪80年代,其作品曾随“中国竹刻展”到美国展出,有些作品为外国博物馆收藏。代表作有《红楼梦人物鸳鸯臂搁》、《丛竹雉鸡臂搁》、《荷塘翠鸟臂搁》、《嬉秋图臂搁》等。

 

  金绍坊 字季言,号西崖,现代著名竹刻家。生于1890年,卒于1978年,浙江吴兴人,卒业于圣芳济学院。原学土木工程,受其胞兄著名国画家金绍城的影响,转而爱好金石书画,以后又师从其仲兄金绍堂学竹刻,悟性极高,不久便赶上并超出其仲兄的水平。西崖与当时的书画界名流交往颇多,其所制扇骨、臂搁等,多由书画名家吴湖帆、吴昌硕、张大千、赵叔孺、郭如庭、江寒汀等人落墨,西崖奏刀。今存世品较多,并有《金西崖刻竹》拓本行世,作品主要为扇骨、臂搁、笔筒等,大部分精品均收藏在上海博物馆。

 

  金绍堂 字仲廉,号东溪,浙江乌程(浙江湖州市)人,竹刻名家金绍坊之兄。擅长刻竹,精细而有法度,所刻名家墨迹都极工妙,所刻的阳文山水、花鸟,技艺不在吴之璠、周芷岩之下,与其弟金绍坊同享盛名。

 

  洪孟潺 浙江省浦江县人,著名竹木根雕刻家,对根雕刻技艺造诣颇深,人们尊称其为“洪师”。擅长利用树根、竹根的天然弯曲形态,雕刻造型优美的“八仙”、“寿星”、“龙凤”之类作品。20世纪50年代去世。现浦江县著名树根雕艺人张竹山和徐长庚,即为其学生。

 

  侯松青 嘉定人,工刻竹,擅作人物笔筒,《竹人录》载其为晚期清嘉定刻竹名手。

 

  侯友鹤 嘉定人,工刻竹,《竹人录》载其为晚期清嘉定刻竹名手。

 

  侯崤曾 字晋瞻,明末清初嘉定人,嘉定派竹雕刻家,师法嘉定朱氏深刻技法,作品以高浮雕、圆雕为主,兼施镂空雕。所雕作品以笔筒为最多,亦最为精工,最受世人喜爱。

 

  胡钁 字菊邻,清浙江石门人。善治印,工刻竹,治印名声和吴昌硕不相上下,刻竹极精,所刻扇骨技艺亦不下于蔡照。

 

  赵学海 清康熙、乾隆年间人,善刻竹、木、牙、诸器,竹刻阴阳文山水人物,工细无匹。嘉定人,后侨寓苏州,所刻牙筒、笔床、书镇,亦能入品。

 

  钟山隐 又名钟山英,当代竹刻艺术家,1930年出生于浙江铜乡马镇,祖籍浙江绍兴。年轻时爱好金石书画,拜著名书画家邓散木先生为师,在钻研书画篆刻艺术同时,又潜心研究竹刻,大有长进,终以不凡的竹刻技艺闻名于世。求其竹刻作品者,络绎不绝。20世纪70年代,其作品在北京荣宝斋销售,尤受日本客人的喜爱。钟氏竹刻刀法苍润古朴,行刀处时如行云流水,时如苍柏秃岩,竹画静穆苍茫,平正安祥。其竹刻以折扇和笔筒为多,亦为竹臂搁,多以名家书画为蓝本,有花卉、山水及书法等。以其独到的刀法融合于心,聚力于腕指,将名家原作的神韵表现得淋漓尽致。钟氏竹刻艺术得益于金石篆刻,植根于中国文人画,较好地体现了中国文化人特有的审美心理,表现了清雅、高洁、脱俗的气质。

 

  钱大昕 一字晓征,号辛楣,又号竹汀居士,清乾隆时嘉定人,十五岁时进秀才,有“神童”之称。乾隆十九年(1754年)成进士,乾隆三十七年(1772年)补侍讲学士,后升少詹事。凡文字、音韵、训诂、历代典章制度、古文地理沿革、金石、画像、篆隶及算术、历法等,无不通晓。亦善竹刻,其学问博大而掩盖了其刻竹之名。今传世品有钱氏所制小笔筒一件,为叶玉莆所收藏,曾在上海文献展览会上展出。另一件为竹臂搁,为潘韵孙氏所收藏。

 

  秦一爵 明末清初嘉定竹刻名家,擅刻竹,法本朱稚征而能运以己意,以高浮雕、圆雕为主,风格近朱氏,为嘉定三朱之后嘉定派竹雕艺术代表人物之一。平日矜贵不苟徇人求,故传世品极少,今有秦一爵款《美女读书图笔筒》传世。

本文由澳门唯一金莎娱乐发布于收藏拍卖,转载请注明出处:杜尚:我总是拿自己开玩笑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