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上去不美的疯妇人,却更有可能伴你入梦

日期:2019-09-12编辑作者:戏剧
  • 从阿基里斯到审判通奸妇人
  • 特洛伊英雄,以及被钳去咪咪的女圣徒
  • 海神的老婆、耶稣的第一个门徒,迷倒众人的公主
  • 怀上神的孩子,啪,还是不啪,这是个问题
  • 从面对欲望诱惑的圣人,到保佑你牙痛的女子
  • 蜘蛛精、桃花源、金苹果
  • 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泰坦,以泪洗面的黎明女神
  • 诗与远方之神:酒神巴库斯
  • 保佑建筑师的圣女,人皮上的米神自画像

图片 1

这样的老妇人,如她的年纪,本来应该是看透世事、温良恭俭、慈眉善目的老妇人。但是她,嘴角后撤,两只不一样大小的眼睛血红,仿佛斗牛场里那被挑逗起来的猛畜。谁敢冒犯她,那两片薄薄的嘴唇里,不知道会吐出什么样的恶言恶语。

Like this:

Like Loading...

Scan QR Code via WeChat to follow Official Account

图片 2

图片 3

关于像极了小恶魔的宫廷侏儒的故事,艺术君记着呢。

说明:这是填坑帖,继续之前“西方绘画常见主题”系列。按照字母排序,今天的是Beatrice。

图片 4最后,艺术君想放上一张照片《旅馆房间中的墨西哥诸如》,来自专门拍摄“畸形人”的美国女性摄影大师黛安·阿巴斯,正是像她和委拉斯开兹这样的艺术家,还有《疯狂动物城》这样的电影,努力让大众看到这些与我们不一样的人有着同样的尊严,努力让我们思考一直以来我们对待他们的偏见,努力把宽容的种子种在我们的心中。

Share this:

  • Click to share on Twitter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Facebook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Tumblr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Google+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Pocke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email this to a friend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prin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Pinteres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LinkedIn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Reddi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WhatsApp (Opens in new window)

于东方艺术而言,画框这种东西,绝对是舶来品。在画廊里看展览,特别是古典大师的作品,除了对着画本身流口水之外,画框也特别吸引艺术君的注意。有的繁复,画框的面积甚至是画的好多倍,有的简洁,普普通通、褪了色的木头,甚至有些蛀眼,但更衬托出其中圣母的虔诚和圣子的威严。甚至有一家博物馆专为画框举办过一次展览。

夜的最初三小时已逝去

每颗星星都照耀着我们

我的爱情来的多么突然

至今想起仍震撼我心魂

我觉得爱神正酣畅,此刻她

手里捧着我的心;臂弯里

还睡着我轻纱笼罩的情人

他唤醒她,她颤抖着驯服地

从他手上吃下我燃烧的心

我望着爱神离开,满脸泪痕

——但丁·《新生》

 

这不是一幅“看上去很美”的肖像画,没有精美的白色蕾丝,没有根根分明的奢华皮件,没有耀眼的珍珠首饰,却比很多有那些元素的肖像更让人难以忘怀。有些人可能会觉得特别扎眼,不想多看。在《乐之本事:古典乐聆赏入门》中,作者焦元溥讲了这么一个故事:

给大家读《如何逛艺术馆》这一节,就是聊聊画框。

过往介绍过的常见主题:

图片 5

图片 6

图片 7

图片 8

从癫痫舞王到矮奴和福神——四大文明古国文化中的侏儒形象

 

艺术在哪里终结,世界从何处开始

图片 9

图片 10画中人虽然是囚犯,但是里面的几个孩子却完全不知道愁苦的滋味,看到这么多人,这么多新奇的建筑和没见过的东西,他们既兴奋又好奇,但又有些害怕,而大部分成年人情绪低落,不知道自己未来的命运会是什么样子。画中人物表情神态各不相同,曼泰尼亚的出色技艺一览无余。

Insane Woman (La Monomane de l’envie), Théodore Géricault, 1822, Oil Painting, 72 x 58 cm, Musée des Beaux-Arts de Lyon, Lyon

Share this:

  • Click to share on Twitter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Facebook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Tumblr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Google+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Pocke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email this to a friend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prin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Pinteres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LinkedIn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Reddi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WhatsApp (Opens in new window)

 

下图中的雕像,年代在公元550-850年之间,属于玛雅文明的晚期古典时期。他头上的包巾是其重要地位的象征,说明他是帝王身边的红人儿。该包巾与神祗和造物神话相关。他右手中拿着一个剥了一半的可可荚,脸颊两边裹着薄薄的编织物。看他眯缝着的眼睛和长大的嘴唇,让我们十分好奇,他看到了什么?想说什么?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关于画框和艺术的戏剧效果

想想你最喜欢的画,你闭着眼都可以描述的画。现在试着想想它的框是什么样子。奢华茂盛的镶金叶子雕刻?还是简单的黑木条?根本没有框?我出十块,你掏一分,赌你根本毫无印象。

——菲尔·道斯特( Phil Daoust),记者

图片 11

有一间艺术馆,曾经大胆组织了一次关于画框的展览。没几幅画,但是有很多画框。如果你以为画框不过只是保护画的木头,这次展览可能会改变你的想法。

图片 12

画框不仅出于实用目的存在。不知道你是否注意过:在窗户里看去,恶劣的天气变得更糟糕了?这样的效果,就来自于画框如何影响你对于内里图像的感受。它们会强化你的视觉经验。或者如画框专家、书籍《定义边缘》作者威廉·贝里(William Bailey)所言:“画框是观者和绘画之间的中介物。”一幅画没有了它们,你肯定会错过很多微妙的色彩平衡和精细,甚至可能更多。所以,很多画家把上框视为创作作品的一部分。“一幅没有框的画,如同一个没有身体的灵魂。”梵高曾这么说。

图片 13

画框的特别迷人之处在于,它们定义了艺术终于何处,余下的世界在哪里开始。这么细微的决策会引发激烈见解。有些艺术家觉得:画框就像雕像的基座,或者剧院的舞台,应该让画作独立存在。这么一来,它给人的体验就是显而易见的、猝然的存在。有人相信:画框应该提供一种平滑的过渡,让人从真实世界——也就是展厅的墙壁——进入画作的想象王国。

图片 14

往后退几步,你也许会把整个艺术馆看做你自己艺术体验的画框。白立方看上去很纯净,然而其中有很多“隐秘的”聚光灯,精心选择的墙漆,还有很多其他手法,强化展示作品的视觉冲击力。注意到这一点,你的艺术馆之行就又多了一层有趣的维度:艺术馆的戏剧效果。既然任何画作都只有借助假象才能成立,你也许可以问问自己:哪里是此物的开始,何处是彼物的终结?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明:以上中文文字内容,除引用部分外,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如果你想给坚持原创和翻译的艺术君打赏,请长按或者扫描下面的二维码。两个二维码,一个是一套煎饼果子,另一个您随意。】

 

图片 15

图片 16

图片 17

实际上,她,这个叫碧翠丝的女子,是已经死了。

图片 18

图片 19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图片 20

图片 21

图片 22

如果你想购买艺术君翻译的《创世:梵蒂冈博物馆全品珍藏》,请点击“阅读原文”去艺术君的网店。

图片 23

【说明:以上中文文字内容,除引用部分外,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如果你想给坚持原创和翻译的艺术君打赏,请长按或者扫描下面的二维码。两个二维码,一个是一套煎饼果子,另一个您随意。】

Read more

图片 24

Like this:

Like Loading...

图片 25

看过了亚洲、美洲,再转到欧洲。从十五世纪肇端,侏儒开始出现在欧洲以宗教为主的群像绘画作品中,后来慢慢成为独立的主题,出现宫廷侏儒的个人肖像。直到十八世纪后期,进入十九、二十世纪,欧洲宫廷逐渐没落,侏儒主题的绘画和肖像也就日渐稀少了。

没错,有些艺术作品第一眼就是不让人喜欢,却能让人念念不忘。画出《梅杜莎之筏》的杰里科,就是在用这样的一系列作品,刻画人性的深度和心理的复杂,让看到画的每个人都能恭心自问:

生命,不是死亡的反义词,爱情才是。仇恨、或者冷漠,不是爱情的反义词,死亡才是。

图片 26

疯妇人,西奥多·杰里科,1822年,布面油画,72 x 58厘米,法国里昂美术馆

图片 27《碧翠丝》,但丁·加布里埃尔·罗塞蒂,约1864-1870年,布面油画,伦敦泰特美术馆

十五世纪绘画中的侏儒,以现实主义的表现为主,他们主要作为画面的装饰元素,位于画面边缘,同时,他们也是见证人,表明各种各样的人都见证了这个重要事件的发生,侏儒更强化了画面的戏剧性,让中心人物地位更加重要。

接下来的几天,艺术君会尝试回答这个问题,所谓的“疯狂”,可能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其中渗透着权力和大众的共谋,影响着我们每个人的生活和社会的文化。

Like this:

Like Loading...

图片 28

一身破烂的衣服,一层裹一层,不知道是从哪里捡来的,不知道已经穿了多久。泥土色的外衣跟背景几乎融合在一起,大概两米开外就能闻到她的味道,而且肯定不只有泥土的味道。那时候的人本来就不怎么洗澡,香水这东西,就是为了遮掩人身上和街道上的臭味,但她大概是买不起、也不会去买的。

难怪经典爱情的悲剧电影,总要以死亡作为结尾,直到最后泛滥在韩剧中,

图片 29玛利亚和画面左边的画家一样,正面直视观者,沉静、镇定而有威严。在充满喧嚣的宫廷中,他们,和塞巴斯蒂安·德莫拉一起,都是见证者、观察者。

这是一幅不一样的肖像画,画家杰里科用白色的包头巾和红色的衣领突出她的脸,又构成了一把匕首,她的眼神就是锋利的刀刃,眼瞳中、脑门上寒光闪闪,心理素质不好的人,看了晚上恐怕要做噩梦。而画家的视角似乎有意要让观者站得比她稍高一些,仿佛是让我们和画家一起俯视她。可是这里隐含着一个问题:我们真得可以俯视她吗?在理性的启蒙时代,也许可以。到了杰里科所在的浪漫主义时期,情感和激情又得到了重视。在这幅画创作前的1819年,杰里科自己也遭遇了精神崩溃。在他而言,这幅画中必然有他自己的体验。到了二十世纪,有一个绘画流派叫“自动主义”(automatism),主张艺术家要表现不受理性控制的、潜意识甚至无意识的创造力。所以,二十一世纪的我们,也可以思考一下这个问题:真得可以俯视她吗?

Share this:

  • Click to share on Twitter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Facebook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Tumblr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Google+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Pocke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email this to a friend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prin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Pinteres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LinkedIn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Reddi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WhatsApp (Opens in new window)

图片 30

我是不是有某个瞬间,跟她一样?

她的脸色是死人一样的,不是有个词叫“面如死灰”?

图片 31右下角的两个侏儒,他们和观者的距离是最近的。右边的年轻一些。左边这位,有名有姓,叫玛利亚·巴尔博拉(Maria Barbola),玛利亚的体型、头发都和所谓的主角——玛格丽塔公主形成强烈对比:一个纤弱,一个强健;一个满头金发,一个栗色披肩,一个一袭白衣,一个浑身是墨绿发黑的靛蓝。

有次我在课堂上播放了贝里奥(Luciano Berio,1925—2003)写给长号的《模进五》影片(此曲是音乐加上戏剧动作,两者理当一起欣赏)。过了几周,突然有学生来信询问影片资料,希望能够再次欣赏。“老实说,课堂上看的时候实在不喜欢,只想看过去就算了。可是连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周来念念不忘,脑中不断出现的,居然是这首曲子!啊,非得再看一次…”

只有在爱情中,在灵与肉的颤抖中,我们才能获得生命的巅峰体验,这种体验让我们忘记死亡,却又隐隐畏惧:一旦死亡降临,我们就再也不能体会爱情!

不过,他们的恐惧也是合理的。在《圣经·旧约》的记载中,救起摩西的,是埃及法老的女儿,当摩西长大成人意识到自己的使命之后,法老不让他完成自己的使命,摩西发动的天谴,遭受苦难的,就是埃及人。

画面中女子的模特原型也已经死了,她叫伊丽莎白·茜达尔,是英国拉斐尔前派画家但丁·罗塞蒂的妻子、一生挚爱,去世时32岁。一只红鸽子,衔一朵白罂粟,停在她的左手上。鸽子本来象征“圣灵”,或者象征纯洁的爱情,而且应该是白色的,但在这里,红鸽子却是死亡的使者——茜达尔是因鸦片服食过量而亡。

第一幅和第二幅中,侏儒像个胆怯的孩子,侍女推着他们上前,给他们勇气,让他们有胆量敢于面对未来的先知。

她坐在那里,表情出神,似乎是某种狂喜的状态,双唇微启,像是等着神父放入那一片薄薄的、洁白的圣餐。她的衣服外面是春天的草绿,如同生命,让人想起春雨、朝露和希望哺育的爱情。可里面是冬日的灰暗和哀愁,甚至,是死亡。

图片 32单独拿出来,欣赏下这位手持利器、气宇轩昂、与你四目对视的人。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三个侏儒就勇敢多了,他似乎是要拦住宫廷御犬,不让它伤害未来的先知。

后面那红衣天使,象征爱情,她的手里有一团火光,像心脏一样跳动、闪耀,那是碧翠丝的灵魂。但丁只能远远望着,看着爱的天使带着自己的爱人,在佛罗伦萨老桥的那边,转身远行。他身边的日冕,指向九点。1290年6月9日9时,就是碧翠丝离开人世的时间,时年25岁。

要说起艺术史上的地位,在委拉斯开兹笔下,那张“小恶魔”还是比不上这张《宫娥》。

这是梦吗?还是幻觉?

图片 33图片 34类似的宫廷绘画中,侏儒的地位恐怕只比动物高一个等级。这幅《斯坦尼斯劳斯,格兰维拉红衣主教的侏儒》(Stanislaus, the Dwarf of Cardinal Granvella),由尼德兰画家安东尼斯·莫尔(Anthonis Mor,1517-1576)完成。

如果你想向艺术君提问有关艺术、翻译、或者高效工作相关工具的有关问题,请长按艺术君的“分答”二维码。

侏儒不仅在四大古文明中出现,他们也是古代玛雅宫廷的重要成员。现存的文物中,能看到这些小人儿们供奉食物、演奏乐器、为帝王们手持神圣器物,还会充当预言家和抄写员。他们拥有很高的社会地位,特别是在星象和宗教方面,几乎被视为玉米之神的代言人。传说中,在创世之初,是一个侏儒帮助玉米之神安置下了稳定宇宙的三块石头。直到今天,还是有玛雅人相信:早期的人类就是一个侏儒族群繁衍而生的,这个族群现在住在古代城市废墟地下。

【说明:以上中文文字内容,除引用部分外,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

在这儿呢。

如果你想给坚持原创和翻译的艺术君打赏,请长按或者扫描“分答”下面的二维码。两个二维码,一个是一套煎饼果子,另一个您随意。】

图片 35现存史上最大的油画《迦拿的婚礼》,就是委罗内塞的作品,目前放在卢浮宫中,里面也有一个侏儒,你能找到吗?

图片 36

Like this:

Like Loading...

 

肉店老板鲁本斯的《伯爵夫人肖像》,侏儒站在伯爵夫人旁边,衣着华丽,右手上架着一只鹰。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图片 37

侏儒系列三步曲到此结束,点击下方链接查看前两部分:

图片 38只是这个侏儒似乎更像是一只黑猩猩。是因为曼泰尼亚找不到合适的模特吗?还是有其他原因?那就不得而知了。

下面是意大利文艺复兴早期画家曼泰尼亚的《凯撒的胜利》组画的第七部分《囚犯》,位于意大利曼托亚贡扎加的总督府,完成于1481至1492年之间。画面右下角,可以看到一个侏儒。

图片 39画面中的侏儒表情严肃,衣服华美,旁边是一只体型比他还要庞大、健壮的狗。据说,红衣主教希望画家能够以同样精确的笔触,描绘这只狗、侏儒、还有他手中的权杖。

图片 40

 

波提切利不光能画维纳斯,也会描绘侏儒。请把手机横过来,看看这张《三王来拜》。

图片 41

图片 42

【说明:以上中文文字内容,除引用部分外,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如果你想给坚持原创和翻译的艺术君打赏,请长按或者扫描下面的二维码。两个二维码,一个是一套煎饼果子,另一个您随意。】

图片 43

塞巴斯蒂安·德莫拉,《权力的游戏》中“小恶魔”的原型

和我们一衣带水的日本,也有侏儒的表现。这张19世纪的浮世绘,来自歌川芳虎(Utagawa Yoshikazu),标题是《侏儒岛》。常常惊诧于浮世绘中华丽、炫目的色彩和复杂的图案,这张即是上品。前景中的两个人物,除了脸盘之外,右边那个似乎是左边人物的无极缩小,身形、衣物极其类似,甚至连鞋的高度都是其二分之一,不过你观察她的脚,脚弓高高拱起,脚趾构成陡峭的斜线,很像中国女人裹过的小脚。

图片 44威尼斯画派大师委罗内塞,在一系列《发现摩西》的作品中,表现了不同的侏儒形象。看看下面这三幅:

Share this:

  • Click to share on Twitter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Facebook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Tumblr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Google+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Pocke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email this to a friend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prin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Pinteres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LinkedIn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Reddi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WhatsApp (Opens in new window)

本文由澳门唯一金莎娱乐发布于戏剧,转载请注明出处:看上去不美的疯妇人,却更有可能伴你入梦

关键词:

当代水墨画家高泉强

高泉强先生是一位创新型的艺术家,他在淡泊、悟修中一步步地达到较高的思想境界。这一切在高泉强先生的新水墨...

详细>>

画家刘国志彩墨山水画

  何积石原创诗 刘国志,字鸿远,号若水、若水轩主人,现居北京。现为国家一级美术师、河北省美术家协会会员、...

详细>>

画画大师王涌泉新作【阿娘】满面尘拂烟火色!

奉上印学杂咏新作为十一至二十 画家的内容之一画家的源委之一画家的故事情节之一画家的内容之一画家的剧情之一...

详细>>

方长溪书法作品欣赏:中華百佛聖手、书法家、

包布和(喜鸿)作品 方长溪1969年出生,金融本科毕业,福建龙海人。历任某行总经理,深圳富时基金总经理(负责人...

详细>>